刚刚更新: 〔带个淘宝来种田-心〕〔天降赋予师〕〔明末山贼〕〔名门婚令:吻安,〕〔异魔天降〕〔警察攻略〕〔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都市之至尊狂兵〕〔冥婚夜嫁:邪魅鬼〕〔狼性总裁,超会宠〕〔凰倾天下:腹黑尊〕〔帝都傅少,请指教〕〔空之梦幻想曲〕〔重生八零:小军嫂〕〔神医狂妻:国师大〕〔病娇权王撩妃成瘾〕〔幸孕女王:陆少,〕〔神话之我是传奇〕〔九零军婚有点甜〕〔打工小子修仙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四十九章 认主
    君胤觉得他好像有些小瞧了这个十五岁少女,曾以为她什么都懂,可收到她的折子又以为那什么都懂的模样不过表象,可方才她那句话,却又让他听完后不禁莞尔。

    她倒像是清楚地很一般,不惊诧也不恼怒。

    “我看了你这谏言,虽然字字意指四皇子,可并未直接指出,便已知晓你的意思。”

    只做警示,不做参考。

    秦殷便是如此想的。

    只是刚才君胤的话却是提醒了她,辰内府的大人们拿她当出头鸟,如若殿下想要掩盖事情,便会对她落下不好的印象,如若被她话语打动想要声讨四皇子,首当其冲的人呢,就必然是她。

    左右,她都不是人。

    “殿下既已知下臣的意思,又何故召见下臣。”

    君胤沉吟一声,问,“为何在辰内府自愿去典经阁?”

    秦殷怔愣了一瞬,长睫微微颤抖,直直掩下眸间的情绪,“其余都无空位,只有典经阁长久无人打扫清理,恐怕有不少……好藏书被埋没,下臣不过有些可惜罢了。”

    “有心人。”

    君胤丢下这三个字,便起身下了高殿,长而阔的金袭带起一阵风,吹乱她鬓边的碎发。

    “随我来。”

    秦殷本以为问完话便可回到辰内府,她给自己揽下了这脏累活儿,自然也不能怠慢了,但君胤让她跟着,她更不能怠慢。

    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今日,你便在东宫内为一日仆卿,明日与我一同前去早朝后,再回辰内府。”

    秦殷闻言,停下了脚步。

    怔怔的看着几步开外的君胤,两个黄衣宫人一左一右把他金袭的衣角抬起,落雪之后的天泛起异常的白,也衬得他周身如同镀了金边一样,气度非凡。

    “殿下。”

    君胤也停了下来,侧首看她。

    他本就长了一张精雕细琢的脸,剑眉凤眼,挺鼻薄唇,每一处都能让人为之惊叹,可偏偏那双眸,永远淡若止水,他的笑意,冷意,怒意,全都在唇角之间,而不会牵动他亘古不变的眼神一丝一毫。

    他这么看着她,就已经让她心口一窒。

    她恍惚觉得眼前的君胤,比起三年前,更加俊美,也更加摸不透看不穿。

    “下臣认为……此举不妥。”

    君胤看了她一会儿,扬唇笑了,江辰说她不聪明,在这方面,她的确不怎么聪明,甚至还不如绝大多数在此年纪的少女。

    “有何不妥?”

    东宫内偶尔有几个宫奴和婢女经过,看到此场景通通行李后便仓促避开,不敢抬眼看一眼。

    “殿下,下臣虽为辰内府的人,但也是女官,所以臣认为这仆卿,唯臣不可当。”

    她的话语间,意思很明了,就是最为简单不过的……男女授受不亲。

    然而君胤却转过身去,“走。”

    便接着朝太子阁走去,秦殷虽无奈,但也不得不跟上。

    为何江大人如此,君胤也是如此?

    她已将话说的这般明朗,可他们却偏偏选择装傻不知,以为这样,便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就能阻止旁人口中的闲话吗?

    满腹无奈地跟着君胤的脚步走进太子阁,偏偏刚前脚踏进阁内,后脚那黄衣宫人便将太子阁大门关上,顿时,偌大的太子阁内,又只余她和他二人。

    这样的场景,何其眼熟。

    她转身便要将门打开,且不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说这沿途异样的眼神,就足可将她吞没。

    明人不做暗事,打开天窗才能说亮话。

    她秦殷没什么需要遮遮掩掩的,更不愿当人们口中的以宠为臣。

    “寒冬已至,将大门敞开,你是想谋害我也不必这么光明正大。”

    君胤微凉的声音带了几丝笑意,他背对着秦殷站在案桌前,但也能想象到她不动声色但是眉头轻皱的模样。

    果不其然,凌冽的风吹了进来,自从初雪之后,就没有几日晴天,每日的温度只有日渐下降,即便太子阁里有四方暖炉供暖,也抵不住这冰冷凉风的侵袭。

    秦殷只能认命地将门合上,将冷风隔绝在门之外。

    转身便见君胤披着的金袭被放在了一旁,秦殷只觉得有些奇怪,便出声道:“殿下身边的婢女为何不在?”

    君胤伸手松了松衣襟,不答反问,“仆卿在太子身侧需做何事?”

    秦殷沉吟一声,便像背文章一般缓缓道来,“太子仆卿,将太子殿下每日政事与学论进行整理,并梳理同太子探讨,必要之时……太子近侍不在身边,亦需代理。”

    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很轻,听起来,也不是很情愿。

    君胤张开了双臂,比秦殷高足足一个头的颀长身形足够将秦殷瘦小的身躯笼罩进阴影里,因着方才松开了衣襟,秦殷一个抬眸便见他的里衣,以及里衣里若隐若现的精瘦肌肤。

    蓦地脸颊微红。

    但她仍然保持着以不变应万变的神情,上前为他宽衣。

    为他宽衣时,秦殷完全心无杂念,因为皇家的衣物,她似乎不是很懂得怎么解开,单单一个腰带,就让她犯了难。

    她鲜少穿女装,即便穿也只是穿样式简单方便的罗裙,腰带也不过随手一系,男装更是如此,眼前太子的衣服,却一层又一层,虽然材质极好,但每每遇到绳结的地方,就尤为复杂。

    君胤由上至下看她,光洁的额头下就是颤抖的长睫,遮掩住了她眸间的焦急和无措。

    他早已看出,这个丫头,即便再慌再乱,也绝不外露,她留给世人的一面,都是淡定自若,不显山水的。

    只是她明明不知道解开的方法,却也不问,一直用双手在和那腰结作斗争。

    固执地可爱。

    秦殷感觉自己额间都要被君胤盯出汗来了,最终她决定放手投降,这腰结似乎在她的挣扎下越来越紧了。

    她松开了手,抬头看着君胤,嘴角扯出一个自以为很甜美的笑。

    “这个腰带……恐怕认主。”

    腰带……还能认主?

    这说辞,让君胤听得忍俊不禁。

    他伸手拉住腰带的一角,轻轻一拉,腰带便听话的落地。

    秦殷又扯了扯嘴角,看着地上的腰带,“看吧,我就说……它认主。”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