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美漫开超市〕〔商海雾霾〕〔明威天下〕〔中二道士〕〔捉鬼极品大妖王〕〔遍地都是技能树〕〔王牌渡灵人〕〔走出海贼的虐杀姬〕〔第一夫人:总统请〕〔萌宝来袭:皇叔独〕〔凰女倾世:魔王大〕〔捉鬼龙王之极品强〕〔水墨田居小日子〕〔极品快乐升天系统〕〔神矛局特勤组〕〔赤红的世界〕〔万古最强宗〕〔龙血战神〕〔重生校园:夏少,〕〔不良痞妻,束手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五十一章 遇刺
    躺下之前她还记着吩咐女婢,“记得将门窗关紧,我畏寒。”

    “好的大人。”

    女婢声音婉转动听如黄鹂,可秦殷眼角却撇过一丝异样,这女婢腰间好像没有宫牌!

    “等等。”

    随着门合上的声音,那女婢的脚步也被隔在了门外。

    秦殷慢慢将头枕在软枕上,脑海中那个画面却又好像变得有些模糊了,难道……是她看错了?

    东宫虽然不比长邑皇宫巍峨浩大,但也是京都中不得令者不能随意进出的地方,宫牌就是东宫里的人象征自己身份地位的东西。

    不会有哪个女婢和宫奴如此大意吧。

    很快,秦殷抵不上突然袭来的睡意,连外衣也没来得及脱下,就合上被子闭眼入睡了。

    秦殷早已在被流放时养成了一种习惯,即便睡觉也不会陷入深眠,一直会处于浅眠中,风吹草动都能让她迷糊醒来,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得以在凉州刘府上,以书童的身份待了如此之久的时间。

    而秦殷此次惊醒,却是被突如其来灌入的冷风吹醒。

    意识清醒的,眼睛却不曾睁开,仍然是熟睡的模样。

    怎么回事,她记得,临睡之前,房门窗户都已吩咐女婢关好,这风又是从哪里来的?

    早些年跟随父亲行军打仗,她的听力异于常人,很快便听到了脚步声,朝着她的床边走来,而刚才的冷风,应该就是被推开的门所吹进来的。

    感觉一阵微风从面上拂过,秦殷抬手便抓住了那人的手腕,手腕纤细,不像是男人的手腕,她蓦地睁开眼,却看到一张有些惊慌失措的脸。

    这不正是刚才给她关好门窗之后离开的女婢吗?

    目光再次落在她空荡的腰间,秦殷蹙眉低声问,“你到底是谁?”

    眼前事情败露,那女婢抬起另一只手臂,一把带着寒光的匕首突现,秦殷顺势掀起被子将女婢一裹,另一只手抬起重重的打在她的手腕上,匕首应声而落。

    “来人!”

    她一声呼喊下,门外当值的宫奴便匆匆推门进来,看到此情景,吓得脸色苍白。

    “来……来……来人啊!”

    秦殷一直一手抓着她刚才拿匕首的手,一手死死地抓着被子的开合处,那女婢本就受惊的情况下,更是难以呼吸,直在被子里挣扎。

    当明霞阁的宫奴和女婢都纷纷来到这寝宫之中时,秦殷才松开了她的手,两手抓着被子的一边往外一甩,那女婢就跟冰尜一样滚了出去。

    秦殷再次坐回到床边,抬手指了指滚得晕头转向还想逃跑的女婢,“把她抓住。”

    两个宫奴立刻将她压制住,其余宫奴和女婢皆是满脸震惊,随后便是大难临头的神情。

    东宫人人皆知太子殿下将秦大人留宿明霞阁,也足够可以看出太子殿下有多么重视秦大人,可如今秦大人却在明霞阁险些遇刺,这让他们如何不后怕。

    秦殷看着死死低垂着头的女婢,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到底有谁想害她,而且竟然光明正大潜入东宫来害她。

    这世上无外乎两种谋杀,一种情杀,一种仇杀。

    太子至今未娶,一个侧妃都没有,情杀几乎不可能,至于仇杀……她在朝中还未站稳脚跟,准确来说,她连一次早朝都不曾去过,有谁会眼红她而下此黑手?

    “你叫什么,谁派你来的?”

    她走到那女婢身前,俯身去问,奈何那女婢死活不肯抬起头来,声音更小如蝇声,“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秦殷却蓦地笑了,她觉得有些恼火,又有些冤屈。

    她非本意留宿明霞阁,来了东宫也不曾到处走动就是为了少引人侧目一些,可她千躲万躲,暗箭难防,连想好好地睡个觉都难。

    秦殷伸手扼住女婢的下颌,用力往上抬,这才看清了她的长相。

    肤若凝脂,杏眸欲语还休,唇不点儿红,如果她刚才仔细瞧了一遍,定然会发现这女子根本不是为人奴的模样。

    居然还派个美人来杀她,是太看得起她了,还是太过小瞧她了?

    虽然她不善于对女人动手,但如果让她恼火的是个女人,她也一定不会放过,尤其是在这个关头,她的示弱会让众人都看在眼里。

    太子君胤也说,改变世人的想法何其之难,若能加以利用,又焉知不是福?

    这么想着,手里便更是下力了几分。

    那女子忍不住喊叫出来,眼泪从美目中落下,犹是可怜的模样,连一旁押着她的宫奴都听到了骨头摩擦的声音,忍不住同情这美人。

    秦殷松开了手,那女子的头也蓦地放松下来,连连喘了几口气。

    她蹲了下来,与女子的美眸平视。

    “你可是看在我年纪还小,便单枪匹马杀进来解决我?”

    般若怎会想到应该很好解决的一个人变得如此麻烦,而且她看自己的眼神,丝毫不像是一个十五岁的丫头,还有刚才下手的力道……

    她完全能够相信,眼前这个十五岁的孩子,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将匕首刺入她的胸口中。

    这么想着,般若便摇了摇头。

    “那我和你可有结仇?”

    秦殷的眼神很是纯洁无暇,她的每一个问题,也是目的很明确很直接。

    般若又摇了摇头。

    “那你为何要置我于死地?”秦殷走到了床边,将地上的匕首拿起来看了看。

    这把匕首很锋利,但很新,显然是新打出来的一把匕首,而且这匕首上的花纹也很别致。

    她拿着匕首走到了般若面前,用匕首薄薄的表面轻轻拍打着般若的脸蛋,好像是在试这把匕首的质量。

    般若的心一颤一颤的,她的目光也停留在秦殷手上的匕首上,樱唇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这个丫头每句话,都让自己觉得无比害怕呢……可她明明只有十五岁啊!

    “让我猜猜看,你是谁派来的人……”

    “秦大人。”

    一声清朗如霁月的声音从门口响起,秦殷的手无意一滑,匕首就顺着般若的脸颊掉在了地上,可锋利无比的刀刃还是在她美丽的脸蛋上留下了一道血印。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