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时光〕〔重生空间:首席神〕〔神奇宝贝之最强养〕〔新婚1001夜:吻安〕〔神医弃女〕〔甜婚蜜宠:季太子〕〔时光和你都很美〕〔萌宝驾到:国民影〕〔总裁爹地蜜蜜宠〕〔六十年代小军嫂〕〔乡村极品小仙医〕〔这个系统有点黑〕〔我老婆的秘密〕〔七公子④:韩少来〕〔帝妃惊天〕〔重生八零致富记〕〔剑逆诸天〕〔我的校贷那些年〕〔特种猛龙在都市〕〔误入狼室:老公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五十七章 羞耻
    “般若有辱使命,办事不力,请主上责罚。”

    室内一片寂静,暗红朱漆的陈设却被明黄的烛火映照地亮堂了起来,沉沉帷幕后落下暗影,只能看到帷幕后那人颇为怡然地与自己对弈,抬手落子之间却冷笑一声,尽是自嘲的意味。

    “要怪,只能怪事先没有做好调查,怪不得你。”

    听到主上声音,听起来似乎并无太多不悦,般若苍白无色的小脸上总算有了一丝松懈,稍稍动了动肩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好像被凌迟过了一样,忍不住冷抽出声。

    “受伤了?”

    般若忍着疼痛,摇了摇头,“还好。”

    “上前来。”

    主上同他们交流都是隔着帷幕,可此时四下无人,般若便也顺从地走过去,伸手抬起帷幕,一个抬眸就被闪了心神。

    主上虽然和太子殿下是同一个父亲,可却和太子殿下的俊逸是完全不同的,就像冬日里的雪花,猝不及防就融化成了水。

    她心神一晃,脸上却感受到了主上指尖的温热。

    “脸如何也伤了?”

    他手指温柔,就像在抚摸着一个精美的瓷器。

    般若险些落下泪来,原本……她就是个孤儿,蒙的主上赏识带回府中,可主上待她却一直很好。

    “是东宫的侍卫伤的?”他眉头微皱,不太能相信,也很不满意她精致的脸上出现这么一道疤痕,实在很煞风景。

    般若摇了摇头,跪在主上的脚边,“是秦大人伤的。”

    脸上的指尖微滞,便听他继续问道:“身上的伤也是?”

    般若虽不愿意承认,但也不得不点头,“正是……”

    被一个年仅十五的丫头片子伤的遍体鳞伤,这是她始料未及的,这样一个事实放在主上面前,她只觉得羞辱万分,便更恨不能将那秦殷手刃为快。

    “主上,请再给般若一次机会,这次般若一定算准……”

    “般若。”

    他轻声打断了她的话,轻笑着摇头,“不必了,这段时日,你且休养生息,我会派人给你送去上好的膏药,直到脸上疤痕消失不见为止,都不要轻举妄动。”

    他的声音仍旧温柔如水,可眸光却愈发高深莫测。

    般若看不懂他的算谋,但他说的话,她一定会听。

    “是,主上。”

    般若施施然退下,而他看着因为般若伸手放下而带动的帷幕,折射出波澜般涟漪的烛光,轻声呢喃道:“宠臣……秦殷……将我的爱宠伤成这样,你到底何许人也?”

    他或许从一开始,就低估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丫头。

    “来人。”

    青衣士人推门而入,拱手应声,“属下在。”

    “将我前几日准备的那份厚礼送到四弟府上,切勿让任何人发现。”

    “是。”

    ……

    经那日早朝一事,秦殷再度回到辰内府时,就已然地位不同了起来。

    章涵一大早看见她用完食膳便领她在这辰内府上转了转,虽然入府已有近一月之久,但现在才得以被人带着转转,秦殷不得不说,当时站在她身侧的那位仁兄……踢得好!

    虽然至今她都不曾再见过那位“仁兄”,也想不起那位“仁兄”的模样,但托了那位“仁兄”的福,原以为寸步难行的辰内府,因为他的“义举”而变得顺风顺水得多。

    “秦大人,典经阁的书卷和杂事,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这几日左春坊空出了一位编从,不如秦大人去左春坊任编从,典经阁的事就交由士人们办便好。”

    四下的人少了些,便听章涵说着要将她调离一事,左春坊倒也是个不错的去处,可以离当下时事更近些。

    秦殷没有多想,一口答应了下来,“也好,那就多谢章大人安排了。”

    “那典经阁也确实不需要秦大人这等人才去打理……”

    章涵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秦殷却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奉承的意味,一介詹士四品官还要向她区区六品小官奉承,无外乎也是被外面这些疯传的流言所影响了。

    “章大人,左春坊,下臣会照例前去,只是典经阁,下臣还是会抽空去整理一下的,其实不瞒章大人,从前下臣便是一介书童,整理书卷杂物已然成了习惯,还请章大人莫要见怪。”

    章涵显然不曾料到秦殷对典经阁这么执着,便只能笑了笑作罢。

    冬日的暖阳总像囊中羞涩一般,未时悄悄温暖了一下大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秦殷用完午膳出来便是阴沉沉的天,她捋了捋宽大的袖子,径直朝着左春坊走去。

    章大人的话通过这么几个时辰,应该早已兜兜转转传达到了左春坊,她也该是时候去报道了。

    还没走两步,拐角处迎来一人,青灰色的长袍,却是没有穿着官服的季羽,身形瘦削,走路如风,似乎并没有看到她。

    “季大人。”

    秦殷抬手一揖,季羽的目光这才淡淡地落在了她的身上,仍然是冰冷的打量了她一番,鼻子间轻哼一声,算是答应了。

    见季羽和自己一个方向走,秦殷不禁疑惑道:“季大人也在左春坊办事?”

    季羽停下脚步,回头看她,眉间轻蹙,似乎还不知道秦殷已经入了左春坊,听到了这个“也”字,有几分不悦,“我不与小儿和女子共事。”

    说完转身就要朝着反方向走。

    秦殷自认为脾气很好,可每每都能被这个性情孤僻乖张的季羽给激得压抑不住。

    小儿,她年方十五,也算是年纪小了。

    女子,她虽身为朝廷命官,但也是女子。

    他话里意味所在,不就是指自己不配与他共事吗?

    “那敢情好,季大人可得好生和章大人说说,为何辞了这左春坊的职位不干,若论迂腐,下官倒是觉得季大人同那官窑小生有的一比,到时若是季大人得以去了官窑作坊,莫要忘了我就是。”

    官窑小生在东邑的另一个意思便是,一本正经的说书人。

    打赏银两不多,却仍然坚持着一板一眼说教式的说书,如今已走到了穷途末路之时。

    这话不轻不重,就是反讽之意。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君少心头宝,夫人〕〔重生八零:媳妇有〕〔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凌天至尊〕〔绝世兵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