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有场恋爱谈〕〔农门辣妻:猎户相〕〔独家蜜宠,老公请〕〔兵临都市护女神〕〔天命大改造〕〔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武者诸天〕〔地球穿越时代〕〔土豪修仙系统〕〔清尘系列之黑骨〕〔网游之反派!〕〔天地星尊〕〔正义的拳头〕〔甜蜜婚令:首长的〕〔春野小农民〕〔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个将门不一般〕〔成为仙兽师的小民〕〔我从天界归来〕〔狼性总裁,超会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七十一章 圣怒
    接连几日盼着齐昶的传唤不来,却偏偏在腊月临近春节的时候,她接到了入宫觐见的旨意。

    不是第一次入宫面圣了,可这一次却来得比任何一次都紧张。

    今日难得的暖阳,可化雪的天气却似乎比下雪的天气更加寒冷,早早地秦殷便起来了,抱着手炉兀自坐在床榻边沉思。

    今日入宫要说的事必然是萧奴暴动的事后处理,如果按照齐昶所说,那便是将粮道改水运的方法同时呈给圣上。

    门被敲响了,秦殷以为是士人前来提醒她,便起身应道:“这便来了。”

    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大氅,披在身上,却见推开门的是季羽。

    “今日冷些,从辰内府上长邑皇宫还有些距离,穿上这个吧。”季羽从身后拿出一件长毛绒棉衣递给了秦殷。

    自从那日季羽先回来了之后,就再没同她说过话,她抬眸看了眼季羽,除了那一如既往冷冷淡淡的神情,别无其他,于是松了口气,接过棉衣。

    “谢谢季兄了。”

    季羽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准备出去,却还是折返回来。

    秦殷见他这模样,忍不禁笑了,“季兄有何事不妨直说。”

    “切记,少言多听,在圣上面前,极尽谦卑,切勿过于锋芒外露。”

    季羽说完后,仍然提着一口气,见她笑着点头,这才松了下来,抬手想要摸摸她的头,最终还是放在了她的肩头,拍了拍。

    秦殷虽然很想告诉他,自己已经单独面圣过一次,这些都已知晓,可见他仿佛比她还紧张的模样,却又不禁心底一暖。

    这仿佛就像兄长在自己临行前的絮絮叨叨,虽然话不多,但每句话都是带着关切的。

    “好。”

    她弯唇笑了笑,看季羽转身出门,将门关好,这才脱下大氅,将他给的棉衣穿在里面。

    穿上之后,她才发觉这衣料是上好的云锦,上面的针脚都是很密集的,就连里绒也触感很好,愿意为他不过拿了自己的衣服给她,可这大小刚好合适,便忍不住眼眶微热。

    季兄,秦殷定会记得你的好。

    穿上季羽送的衣服,秦殷披上大氅便出了门,寒风没有那么扑面,寒气却仿佛从脚底窜了上来,可秦殷却并不觉得冷。

    冬日即便是暖阳也是白光,打在脸上,整张小脸也仿佛泛了白。

    一路到东邑皇宫,下了车后搓了搓手,付了碎银就走向巍峨的皇宫,距离圣上的传召还有约半个时辰的时间,走在宫墙内,看着来来往往的宫人,秦殷忽而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每次入宫都是匆匆,匆匆觐见,匆匆早朝,今日却难得步履悠闲,心底却也是被皇宫的耸立的威严给震撼到。

    人,是永远不会满足的。

    她不甘于立于现在的六品次詹士,不甘于站在文武百官最后一行,更不甘于作他人的棋子。

    可理想再远大,也是需要现实的支撑,她心知肚明,目前的她,还远远达不到那个地步。

    “可是辰内府秦大人?”

    一个声音略尖的黄衣宫人前来,打断了秦殷繁杂的思绪。

    “嗯,正是。”

    “随杂家来吧。”

    跟着黄衣宫人一路,再次到了思政殿前,而殿内,早已有一身着棕红官袍的老者等候。

    “传,辰内府次詹士秦殷觐见——”

    黄衣宫人的声音尖细而悠长,直直传入殿内高座之上。

    秦殷迈过门槛时,便清楚那老者正是齐昶,脑中千头万绪都在看到齐昶的一刹那糅杂到一团,她掀起外袍跪地。

    “下臣辰内府次詹士秦殷,参见圣上。”

    “起。”

    高座上的东邑帝仍然声音不温不火,似乎方才和齐昶不过唠了会家常。

    “朕听齐卿说你对萧奴暴动一事,有了其他办法,上前来说与朕听吧。”

    秦殷脚踩在中间的厚厚地红毯上,除了鞋底与红毯的摩擦,整个大殿内听不到任何声音,途径齐昶时,仅用余光都能看到他嘴角淡淡地笑意。

    分辨不清好坏的笑意。

    她开始有几分忐忑了。

    “回圣上的话,下臣在参加科举凉州乡试时,曾有过改粮道走水路的念头,而荞州和信都恰好符合走水路的条件,加之现下荞州与信都皆因萧奴一事而劳力换食起争执,下臣认为不如将部分粮道改为水路,这样多了一些迁道夫,萧奴与当地庶民的争端也会渐消。”

    一段话说完了,秦殷埋着头,却感觉不出现在异常的气氛。

    如果按照齐昶的话来说,此时,他应该站出来为她说话,帮她完善这个方法,可时间渐渐流逝,齐昶始终不曾开口。

    “此法虽好,你可曾想过春雨泛滥时,走水路的危险,可有考虑过黎民百姓的安危?”东邑帝的声音压得很低,低沉的嗓音几乎压得秦殷抬不起头来。

    东邑帝一句话直中要害,这恰恰是她考虑了几宿都不曾考虑出究竟的问题。

    “圣上,”此时,齐昶才悠悠开口,秦殷提着的一颗心,也稍稍放了下来。

    “其实老臣以为,秦大人说的不无道理,老臣这几日也见秦大人为了此时几番求救他人,甚至连太子殿下都为秦大人出谋划策,无论行与不行,此法都是值得一试的。”

    呵——

    秦殷猛地倒抽一口冷气,齐昶为她说话是真,可为何要带上太子殿下?她就算再愚钝也知道,圣上不会容忍一个女子去左右太子的思想,即便这个女子是女官。

    况且,这纯属齐昶胡编乱造,除了典经阁那一次,她压根儿都不曾见过君胤的面,谈何出谋划策?

    她的心提的很紧,知道此刻若是自己急着辩解,难免会惹来大祸,不如静观其变……

    “太子胤……为你出谋划策?”东邑帝的声音似乎没有什么怒意,只是语调稍高,询问式的。

    秦殷依然跪在地上,沉声道:“在下臣为太子一日仆卿时,的确有将下臣对实事的某些看法说与殿下听,殿下也会与臣探讨一二,并谈不上太子殿下为下臣出谋划策。”

    事已至此,她不得不把君胤临时给她的官职给说了出来,只为了更加好的澄清事实。

    东邑帝沉吟一声,悠悠然道:“太子胤命你为仆卿的事,朕已经听说了,不过……朕看你虽有才华,却似乎不太懂得女子为官之德。”

    这话听起来很轻,却带着浓浓地压迫意味。

    秦殷头皮一紧,撑在膝盖上的双手忍不禁握成拳,后背僵直,此刻她不知该如何开口,也不知该如何辩解。

    “秦殷,你好大的胆子!”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蜜爱总裁,100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