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我的系统有〕〔诡师卡尔〕〔老板娘的妖孽高手〕〔总裁,夫人造反了〕〔婚姻游戏:总裁,〕〔小饭馆〕〔忘川归处:带上女〕〔天降萌宝:总裁爹〕〔坏坏老公,宠不停〕〔明末小平民〕〔异世界宠物店〕〔他来自秦朝〕〔随身水灵珠之悠闲〕〔重生之御医〕〔我的超级人格〕〔龙套神帝〕〔重生八零撩人军婚〕〔崛起原始时代〕〔大医凌然〕〔重来1976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七十三章 铸她成器
    秦殷蜷缩成了一团,心里难受地让她只能紧紧地咬着下唇,唇瓣已经被她咬得一处处破皮流血,她又将那些血全部吞回肚子里。

    她想了一路都不曾想通,那个曾经想用她的君胤,为何费尽心思将她捧高,却又狠狠摔下?

    这一摔,摔得她好疼,疼得彻骨。

    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处,而他是当真不记得三年前的那个她了吗?那个被他救起,才得以活下来的小女孩。

    当初,她因为他才更加坚定了辅佐明君的夙愿。

    再次遇见他,她有着敬仰,有着畏惧,有着想站在他身侧为他分忧的想法,即便只是为了自己的前途。

    可他,却毫不留情地将她的一切都毁了。

    给了希望之后的绝望,才让人更加痛彻心扉。

    湿润的眼泪从眼角滑过,她伸手摸了摸,竟真的摸到了类似眼泪的东西。

    她从不落泪,泪水是软弱的象征,她既然要变得强大,就要摒去一切软弱的东西,可今天……她却因为君胤的背叛和伤害,落了泪。

    或许是他给她温暖的错觉,又或许是她因为三年前的事而一如既往地选择相信他,无论他说什么,要做什么,她都相信他。

    可这份相信,却似乎给错了人。

    她深深地将脸埋在膝盖间,在任何人都看不见的角落里,泪水泛滥成灾。

    ……

    东宫,明德殿。

    “江大人,您不能进去,殿下在休息……诶,江大人!”

    小奴无论如何都拦不住要硬闯的江辰,只能跟着进了内殿。

    君胤确实在休息,躺在高座上,一只手撑着额头,眉头紧锁,面色竟也显得苍白。

    “小奴,下去吧。”

    小奴看了一眼江辰,应了一声,便转身下去了。

    江辰看着高座上那人,胸臆的怒气一压再压,得知秦殷被关入天牢,便马不停蹄地往东宫赶来。

    “殿下,这是你的预谋吧。”

    君胤仍然闭着眼,长如扇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声音却平稳冷淡依旧。

    “是。”

    江辰忍不禁冷笑一声,拱手道:“恕微臣不能明白,殿下应该很是看中秦大人才是,为何要做出这等事?环环相扣,形成圈套,就等秦大人落网,殿下你的用意何在?”

    原本,太子的话,同君主的话一般,不容置疑与反驳。

    可唯独江辰,楚淮阳和肖青云不同,可以这般反问,可以不顾君臣之礼。

    “等,”君胤慢慢睁开眼,眸子似乎在看着那晶莹剔透的琉璃珠帘,其中的光芒却渐淡。“等三日后的三司会审。”

    “殿下,您又有何用意所在?”江辰完全不能理解了,他看得出秦殷并非外人口中的佞臣,也非东宫人眼中的太子宠臣。

    这顶罪帽扣得完全不在道理,为何还要等到三司会审?

    “若走不出这一步,无人能救她。”

    君胤说的很冷静,他要的可不是秦殷永远身居六品小官,永远做着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他要的是一个真正能力挽狂澜,无论从哪一方面都能帮助他的最高女官。

    现在困局已定,除了秦殷自己,无人能救她。

    “殿下,”江辰双膝跪地,重重一扣,声音沉重且悲怆,“微臣……恳请殿下,救秦大人一命。”

    江辰知道,这顶帽子扣得并不轻,蓄意惑君在先,枉顾律法在后,无论是哪一项,都足以取了她的性命,这靠自己,如何能挺得过来?

    她不过二八年华而已啊!

    君胤看了一眼阶下的江辰,放在扶手上的手慢慢收紧,脸色严峻可怖。

    他知道江辰的关心,知道他的着急。

    可他何尝不着急?何尝不担心?可他若不狠下心来,秦殷……永远无法成大器,她的想法一成不变,她的原则是最可怕的利刃,若不将她彻底磨圆,在这凶险无比的宦海中,她如何保自己周全,如何能力争上游?

    他虽想帮她,却有心无力。

    皇子相争,目标首当其冲就是他,而皇后与公子,他亦无法忽视,她若不早日强大,如何辅佐他,如何成为他最为锋利的宝剑?

    他知道,这样的想法,不禁有些可耻。

    可他却再清楚不过,即便有这三年来的学习和研究,有无数人的帮忙和周全,他仍然步履维艰,似乎就像那个阴阳八卦图,他永远只有那一半,还有一半无人填补齐全。

    直到看到秦殷,让他看到了希望。

    轻叹一口气后,君胤微微阖了眸,“你……倒是关心她的很。”

    江辰抬眸看了他一眼,咬了咬牙,还是说道:“她……微臣一直当做最亲的妹妹,妹妹出事,为兄的岂能坐看?”

    “不要轻举妄动。”君胤冷道,“这几日你好好歇息,三司会审之后,一切都会明朗起来,不要擅自行动。”

    江辰低头不语。

    他见状,眸间冷厉,“若是被本宫发现,必会派人严加看管江府,将你禁足。”

    江辰浑身一震,抬眸看他,却看不到任何一丝放松的痕迹,这一次,太子胤似乎前所未有的认真和狠绝。

    他只能重重地埋下头。

    “是。”

    直到江辰离开后,君胤都未曾被周围布满的暖炉而熏暖冰冷的双手,他保持着双目微阖的姿势,直到小奴进来添灯,都未曾睁开眼。

    “殿下,回寝宫歇着吧。”

    小奴忍不住开口道,他看着太子胤眼下的青黑,知晓这几日太子殿下都不曾好好睡过一个觉,每日保持着一个姿势可以静止许久。

    他虽不懂殿下都在沉思些什么,但定然与秦大人有关。

    “我再待一会儿。”

    君胤说完便阖上了眸,从鼻间轻叹一声,眉宇间愁容不散,一直梗于心头的那根刺仿佛在江辰来了之后越扎越深。

    可现在,他仍然什么都不能做,既是他亲手将她推到这一步,就不能有后悔的余地。

    只希望往后……她能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不要怪他。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少心头宝,夫人〕〔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霸宠甜甜圈:夜少〕〔圣女之路〕〔最强医仙混都市〕〔惊世战帝〕〔回流大时代〕〔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