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竹马碗里来〕〔暴力丹尊〕〔百炼求仙〕〔从中武世界开始〕〔神帝归来〕〔星际剑神〕〔土豪修仙系统〕〔金融弑猎者〕〔荣誉之路〕〔晚钟教会〕〔最强灵异大师〕〔世上最乱混穿〕〔极品修仙神豪〕〔我的无限修改器〕〔重生甜蜜蜜:总裁〕〔史上第一升级〕〔这大侠我不养成了〕〔超级工业霸主〕〔重生野性时代〕〔神荒魔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八十四章 东宫后门
    或许是第一次入殿,沈乔略微有些紧张,长睫微微颤抖,手指也不安分地摩挲着。

    “哦?不知沈姑娘所状告的为何事?”京兆尹认真地看着沈乔问着。

    秦殷的目光从他脸上滑过,转而对沈乔点了点头,仿佛在给她信心一般,虽然她不再如从前一般傻乎乎地信任着高座上那人,但要想解决此事,仍然只能依靠他。

    更何况此事若解决了,对太子胤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沈乔的声音稳了些许,“民女所状告之事,便是右扶风范大人私吞商税,至周廊坊的铺子于不顾,尤其是如民女一般新入京城想要安定下来的商户,赋税更是变本加厉,周廊坊的商户都因此事而三天两头闹事,所管辖周廊坊的范大人却睁只眼闭只眼,只管收银两,民女只想问问,王法何在?”

    话音落下,沈乔却抑制不住激动,身子微微颤抖着,而身旁的秦殷却轻轻将手放在她交叠的双手上,仿佛在默默安慰着她。

    京兆尹大惊,“确有此事?”

    沈乔抬眸看他,见他好像并不知情,便点了点头,“确有此事,民女愿以身家性命担保。”

    京兆尹定了定神,又问,“沈姑娘既这般笃定,可有证据在手?”

    “自然是有的。”沈乔转而又面向君胤,“铺子里近一个月的税收单就是物证,而民女我就是人证。”

    君胤终于坐起身来,眉头微挑,其实周廊坊一带的事情,他倒也略知一二,却不曾想秦殷这丫头竟然不甘心一日闲着,竟主动往自己身上揽事。

    好像仍然还是印象中那个爱管闲事的面冷心热的丫头。

    秦殷自然而然地抬眸看他的反应,却不料他也正看着她,视线相对,她张了张嘴,声音仿佛不是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一般。

    “还请……殿下定夺。”

    君胤轻笑一声,不知是在笑她方才略显尴尬的反应,还是在笑这件事情。

    秦殷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不再多说。

    毕竟此事站在她的立场上来说,不适合多言,在太子胤眼前说多了,难免会惹来非议,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敛眸,手肘轻轻撑在一旁的鎏金扶手上,声音压得很低,“范义,胆子竟然这么大了……”

    京兆尹的手心莫名就出了一层汗,埋着头一言不发。

    “京兆尹……有何看法?”

    话锋忽而就转向了京兆尹,沈乔也抬头看他,只能看到他发髻旁,微微的薄汗。

    “这个……恕微臣直言,光是右扶风大人一人,并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做这种事,此事一定另有联系。”

    他淡淡扫了京兆尹一眼,声音微凉,“你以为……本宫不知?”

    语气似问似讽,听不出生气却让人无端胆寒。

    京兆尹双膝一软,顿时就想到了罢免凉州知府一事,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殿下,臣……”

    沈乔没想到站在旁边的京兆尹一下子就跪了下来,吓得倒抽一口冷气,愣是将惊呼吞进了肚子里。

    她慢慢地抬起长睫,方才一直阻挡视线的睫毛上扬,这才清晰地看到了太子胤的真容。

    看清后便恍惚了神情。

    太子胤真的如传闻所说那般,容貌惊人,举世无双,皇家子弟都有着别无二致的俊颜,可几位皇子中,唯独太子胤的容貌更加让人过目不忘。

    “好了,此时就由你全权调查了,一丝蛛丝马迹都不可放过,转交给坤广寺前,先递与本宫看。”

    君胤察觉到了沈乔的目光,微微勾唇,却目光放在了一旁面无表情地秦殷身上。

    她虽然一句话未说,但她定然有很多话想说。

    京兆尹惊魂未定,听了这句话忙点头应下,“是,微臣定会认真查,还周廊坊一片安宁。”

    见君胤没有别的吩咐,京兆尹忙又道:“那微臣就先告退了。”

    京兆尹转身后,不禁抬袖擦了把汗,生怕自己刚才一个言行不对就被削了官职,要知道他们这个性情不定的太子殿下,平和起来几乎感觉不到君臣距离,若当真动了怒,恐怕这京城的地都要抖三抖。

    沈乔只觉得开心,早知道找太子殿下就能解决问题,就不用耽搁这么长时间了,只是她也并非大大咧咧之人,从一踏入这个殿内,她就察觉出了异样。

    她下意识地看了眼秦殷。

    “那……微臣也告退了。”

    秦殷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总觉得他的目光让她心中所想无处遁藏。

    “你留下。”

    言简意赅,就连目光也不曾躲闪,直直的望向她。

    沈乔忽然间就明白了些什么,立刻会意地颔首,“今日之事,沈乔谢殿下为民女做主,那民女先退下了。”

    君胤轻轻应了一声,直到沈乔离开大殿内,一旁候着的小奴也察言观色地退下了,整个大殿内,再次剩下她和他两人。

    沉默如同瘟疫一般蔓延着,除了彼此微弱的呼吸声,再也听不见其他声音,静谧地有些可怕。

    “殿下找下臣……还有何事?”

    她最先扛不住,到底还是生生开了口,却不曾想座上那人竟然站了起来,朝着她徐徐走下玉石阶梯。

    “那天在巷子里的理直气壮呢?去哪儿了?”

    他的声音隐忍着笑意,秦殷却笑不出来,有的时候总觉得好像这天下事,他都不曾看在眼里,有的时候却又认真异常,一丝蛛丝马迹都不曾逃过他的眼。

    就好比现在,他深知提及那日之事会让她不知如何自处,一双精致的丹凤眼就这么淡淡看着她,眸间的戏谑让她徒生恼意。

    她仍然压着恼意,不平不淡道:“殿下,究竟有何事。”

    他微微倾下身子,视线同她齐平,她却仍然垂眸看着地面,敛下所有能够泄露内心的神情,他忽而拉过她的手腕。

    “跟我去个地方。”

    秦殷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带着疾步朝高座后走去,他脚步很大,她几乎快要跟不上,只能小跑着,一路竟跑出了明德殿,这……竟然是一处后门。

    而这个后门……似乎直通宫外。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