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总裁,强势宠〕〔盛世独宠:黑帝的〕〔婀娜多姿〕〔城市静默者〕〔法医小郡主〕〔我是绝世树仙〕〔风雪漫东州〕〔这个系统闹情绪〕〔日月天罗〕〔似锦〕〔天下为聘:重生娇〕〔天价老婆买一送一〕〔重生军婚:陆少高〕〔王牌快穿:腹黑男〕〔快穿男配:Boss心〕〔颤抖吧,渣爹〕〔BOSS生猛:席少,〕〔极品神医俏小妹〕〔重生军少辣娇妻〕〔明王首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八十五章 只能放下
    眼前的一切骤然变得开阔了起来,阴郁的天似乎放晴了些,明明郎朗地看不见一片多余的云彩,青色的地衣与明朗的天连成了一片,青天广幕之下远山层峦叠嶂,好像从画中一跃而出般的真实清晰。

    秦殷呆呆的看了一会儿,这才见小奴牵着一匹骏马走来,将缰绳交到君胤手中,“殿下。”

    君胤翻身上马,干净利索,秦殷这时才发现他并没有穿着平日里上朝的锦服,一身黑色的劲服反而衬得颀长有力。

    “会上马吗?”

    他向她伸出手,逆着光的俊颜棱角分明,明明没有阳光,秦殷却不由得眯了眯眼。

    这是在质疑她一介文官毫无身手吗?

    秦殷不过犹豫了一瞬,便抬脚踩上马镫,双手撑在马背上,轻快地落坐君胤身前,不发一语却足以感受到她的傲气。

    身后的男子自胸腔发出一声闷笑,扬鞭欲策马,秦殷却开口道:“只有一匹吗?”

    感觉到他的呼吸停滞了一瞬,秦殷才知他会错了意,便轻笑道,“从前,最喜欢骑马跟在爹爹身后,驰骋在沙场上,那好像……是最快意的事了。”

    她也不知自己为何要说这些,只是想说便说了。

    秦殷清楚既然君胤选择了带她离开东宫,而她选择了上马,就不再有什么拘束着两人了,又何须去想那些繁文缛节之事?

    他的呼吸平缓了些,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无奈,直直透入她的耳蜗,心头一阵酥麻。

    “没有备多余的马。”

    双臂有力地握紧缰绳,往后猛力一拽,“唓——”

    四只铁蹄踏着青石板而起,掀起一阵青烟,微微扬起的尘土被寒风卷席而走,清脆的马蹄声渐渐离那金殿远去,朝着宫外的天地疾驰而去。

    一路上,人烟稀少,仿佛凌云飞驰般的骏马几乎都不需要施鞭,疾驰在天地间,带着不羁地潇洒,即便马背颠簸,秦殷也不自觉地勾唇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啊,就是这样的策马纵横,就是这样地无拘无束,仿佛一匹马就可以走到山水尽头处。

    她不问他要去哪儿,他也没有勒住缰绳,就让马儿一路奔驰,风声呼啸过耳边,寒意凛凛扑面,她却觉得比那温暖如春的大殿好上许多。

    眼前的山水换了一重又一重,直到她可以听到潺潺水流声,马蹄才渐渐停了下来。

    二人下马后,秦殷才站在原地,喟叹出声。

    原来在离东宫不远处,也有这么一处绝美之地,他们站在这条小路上,而两旁全是深潭,山并不高,却灵秀十足。

    灵秀的山在江南一带倒是常见,在靠北边的京城周边却是罕见,然而已入深冬,并看不见青色,有的只是枯枝残叶,徒增了一抹萧瑟感。

    “这就让你看呆了?”

    君胤的声音唤回了她的思绪,回眸看他,不知是山水间的缘故还是为何,此时的君胤没有了高座上时的慵懒冷淡,他的眸间也闪烁着一丝兴致,语调微朗。

    秦殷见他笑笑便朝着两山之间走去,便也不曾多想,跟了上去。

    而那潺潺的流水声好像越来越大,直从天边冲入地底的气魄,丝毫不像是流水声,反而像是——

    飞瀑!

    她微微仰头,却怔愣在了原地。

    这竟然不是两座山,而是一座山,却呈包围之势,而那气势恢宏的瀑布犹如从天而落,常年的冲刷竟将这本就灵秀经不起重创的山体有一分二位的趋势。

    水柱宽如帘,咆哮着激冲下来,在山脚激起千波万浪,珠玑四溅,山谷间一片雾气燕腾,袅袅而升,竟恍若仙境。

    原来……这才是这山谷的绝妙之处。

    “揽星河于怀中。”

    她轻声道,不过是对此情此景地感慨而言,而就在她身侧的君胤却因为不断流的瀑布飞流而下巨大的声响而听不清她的话语,便侧头去看她。

    这一看,便将她的笑颜看在了眼里,干净,清澈,像个孩子。

    她是真的喜欢。

    差一点,他就忘记了这次出行的初衷。

    “放下了吗?”

    他对着她大声道,可她却沉浸在美景中,不曾听清,便“啊”了一声。

    他双手放在嘴上呈喇叭状,大声道:“为官两月之久,你放下过去的自己了吗?”

    秦殷愣了一瞬,却也学着他,双手放在嘴上大声道:“你说什么?”

    他知道,她听到了。

    况且他感同身受,想要跨过心头这一步,有多么的艰难。

    他伸手拉过她的手腕,将她带至身前,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瘦小的身躯,不许她挣扎,低头在她耳边一字一句道:“秦殷,你必须放下,你只能放下。”

    这所有的固守成规的原则,这所有困住她前进脚步的规则,她都只能放下,如果不放下,即便没有他蓄意为之,往后也必有入天牢,终日不见天日的那一天。

    他不想她,最后的结局是那样。

    飞瀑落下的声音在右耳嘈杂地响着,而他清澈干净却无比坚定地声音在她的左耳,清晰地盖过了那源源不断的水声。

    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那日在典经阁,她一入他的怀抱便心跳如鼓无法抑制,今日却在心头猛跳之外,却意外地感觉到了一丝安定。

    他在她的耳边,喊她的名字,却比喊她“丫头”时,更让她心悸。

    她的双手紧紧地抓着他腰侧的长氅,却没有给他任何回应,她清晰地记得天牢里那位太常侍大人,是为何才沦落到那般境地的,也清楚正是因为自己的求生欲,在三司会审的时候说了一句谎话。

    脱身之后,方知原不过一句话,就可以扭转自己的命运。

    可即便她知道了,又如何呢?难道当真要做那巧言令色,趋炎附势的小人吗?

    正是因为小人,才害得她全家改名换姓四处逃亡,正是因为小人,她的爹娘才会被冤入狱,直至折磨致死。

    她如何可以去做那样的人,她做不到,万万不做不到。

    君胤低头看着她紧抿的唇,恼意囤积在胸臆,却怎么也没办法发出来,她太瘦小了,她即便有着一颗可以千锤百炼的心,也仍旧是需要保护的那一个。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