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美漫开超市〕〔商海雾霾〕〔明威天下〕〔中二道士〕〔捉鬼极品大妖王〕〔遍地都是技能树〕〔王牌渡灵人〕〔走出海贼的虐杀姬〕〔第一夫人:总统请〕〔萌宝来袭:皇叔独〕〔凰女倾世:魔王大〕〔捉鬼龙王之极品强〕〔水墨田居小日子〕〔极品快乐升天系统〕〔神矛局特勤组〕〔赤红的世界〕〔万古最强宗〕〔龙血战神〕〔重生校园:夏少,〕〔不良痞妻,束手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八十九章 提示
    不过如今看来,这三皇子不受宠,就连大臣们也都对他不冷不热的,倒也是名副其实。

    二人没走多远,便是一个凉亭,长邑皇宫内这一片算是比较清净的地方,离思政殿倒也不算远,可见君祁对皇宫内的格局很是熟悉。

    君祁行至凉亭内,温文浅笑,“坐。”

    三皇子的笑容永远如同阳春白雪一般,看着舒心养目。

    秦殷应声坐下,“殿下要同下臣说些什么要紧事呢?”

    “倒也并无什么要紧事,只是父皇对秦大人青眼相加,二皇兄对秦大人也断是特别,本王不过好奇心重了一些,便叫你来说说话。”

    敢情……只是闲聊而已。

    一阵寒风吹来,秦殷拢了拢大氅,嘴角微微抽动。

    这大冷天里在凉亭里闲聊,三皇子君祁还真是有闲情雅致之人。

    君祁理了理肩头白狐毛的衣领,笑着道,“鸣才观,萧奴暴动,周廊坊,还入了天牢,却毫发无伤地出来了,很难相信,秦大人才为官两月有余。”

    秦殷抿唇笑了笑,没有言语。

    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先缄口不言,静观其变。

    “秦大人不必紧张,本王是在夸你呢。”

    君祁仍然笑着,双眼如同两弯新月。

    秦殷终于开了口,“殿下过奖了。”

    “不过估计你也不曾料到,周廊坊一事,圣上就这么算了吧,好歹……连你的旧识在京中的前程都搭上了,才换来了这个结局,恐怕秦大人心中不甘心吧?”

    明明很刺耳的话语用他的声音说出来,却显得柔和了许多。

    可秦殷听来,仍是心惊。

    她虽已料到沈乔那封状告信未曾到京兆尹手中,其间定然经了他人之手走漏风声,可却不曾想君祁也对此事了如指掌,连沈乔同她的关系也摸得一清二楚。

    “殿下恐怕是说笑了,下臣也只是为清奸佞而略尽绵薄之力,谈何甘心不甘心。”

    场面话,秦殷不是不会说,只是有些必要的情况下,她是一定要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不论真假,至少让对方,也听不出真假来。

    君祁淡淡一笑,“秦大人只是有所不知,贺南身后势力之大,小小的赋税一事又如何撼动得了?”

    贺南身后势力?

    此话听得秦殷却是一怔,据她所知,这贺南只不过是明王提拔的行营都统,手上掌握的兵权也不算多,加之贺家也只出了他这一个官,其他都是一些碌碌无为之辈,这一个可有可的爪牙,若当真摊上了赋税一事,明王又怎会因小失大,保全他?

    想着,便问出了口,“此话怎讲?”

    君祁笑笑,“此时,本王不便多说,只是善意的提个醒,摸清此时朝中局势,才好下棋才是。”

    君祁站起身,走了两步,仿佛想起什么似的,旋身道:“对了,周廊坊一事不止你秦大人一人知情,甚至有人……更早的知道的,但却选择了知情不报,秦大人也算不上是聪明人了。”

    那抹白玉似的身影沿着小路离去,秦殷却仿佛醍醐灌顶一般,骤然想起了那日在马车上,两个妇人的言语。

    当时她该想到的,此事谷梁府也定然是知晓的,可知晓却不报,那么显然谷梁大人肯定清楚此事根本撼动不了贺南或者四皇子。

    而她,却为了帮沈乔这个忙,忽略了这么重要的问题。

    如今,想要拔除祸患的策略失败了,却反而在朝中为自己树敌不少。

    谷梁芷同尚部的女官们聊了会儿便准备追上父亲,一同回府,却一转身看到了安阳王的身影,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就疾步走了过去,恰好在安阳王转身之际叫住了他。

    “安阳王殿下。”

    君祁闻声回头,看见谷梁芷便勾唇一笑,“少卿娘子怎的还未出宫?”

    听他喊“娘子”,谷梁芷面上微红,声音轻柔如羽,“正……正准备出宫,殿下可要一起?”

    君祁看着她含羞如花般的容颜,眸间笑意一闪而过,“不了,本王要去母妃那里一趟,少卿娘子先回吧。”

    “那……殿下注意身体。”谷梁芷忍不禁抬眸看了一眼君祁俊朗如玉的容颜,好像心头跳得更厉害了,直到君祁离开,都不曾缓过来。

    好像这么多年来,他还是当年那个唤她覃的大哥哥,亲切温柔,眼睛里仿佛星辰一般……

    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谷梁芷蓦地回神,转身去看,微红的双颊顿时失去了颜色,大眼也不善了起来。

    “你在这儿偷听了多久了?”

    秦殷捏了捏发冷的指尖,颔首微微示意了一下,就打算离开,原本方才便打算离开,谁知道撞见这么一幕,便只能等到二人说完了才出来,却还是撞上了谷梁芷。

    早在扶英楼就知道,若被她缠上,一时半会儿还真脱不了身,只能装作没听见离开了。

    谷梁芷看见她视若罔闻的态度,身手拉住了她的大氅,“秦大人,果然宠佞之臣就是不一样,走路都可以昂头挺胸,目不斜视了。”

    一如既往的尖酸刻薄。

    秦殷眉头皱了皱,停下了脚步,拿过她的手,这才把自己的大氅收了回来。

    “谷梁大人,下官不过恰巧路过而已,并没有偷听,辰内府还有很多事需要打理,下官先告辞了。”

    在官位上,她比谷梁芷低上三品,便只能自称下官。

    谷梁芷看她这幅不卑不亢的模样,就心头直冒火,想起他们的新仇旧恨,便更加不可能轻易放她走。

    “本官还当是辰内府里多么必不可少的人物呢,前几日才听说,秦大人不过是个打杂的?连士人们都不打理的典经阁你却抢着干,到底是身份低微,你倒挺有自知之明的。”谷梁芷抬袖掩鼻轻笑,说不出的嘲讽之意。

    秦殷知道她也就是喜欢口头上占上风,便只是笑笑不言语。

    她如何看,不重要,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是否低微,众人看得清便是,她无需多做辩解,尤其是在一个向来都看不惯自己的女子面前。

    可这一笑,谷梁芷便以为她是在嘲笑自己,登时恼意直冲上脑门,冷笑一声道:“不过你也得意不了几天了,你知道飞上枝头的凤凰最后是怎么死的吗?”

    秦殷敛了笑意看她。

    谷梁芷倾身向前,微笑着轻声道:“摔死的……”

    走之前,谷梁芷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放心,从前我看不惯你,往后也亦然。”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