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之温瑶〕〔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天黑路不平〕〔魔武永生〕〔超凡玩家〕〔太初〕〔末世基因猎场〕〔九天仙缘〕〔大唐承包王〕〔一品修仙〕〔最强女王:早安,〕〔大魔王索隆〕〔定位寻宝系统〕〔大唐小文贼〕〔最后一个契约者〕〔不完美艺人〕〔主播女装真可爱〕〔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网游之黄昏战士〕〔我老婆是鬼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九十七章 追杀
    微风徐徐拂过面庞,带来一阵凉意。

    长长地凝视间,秦殷不曾眨眼,一下也不曾动摇,明亮清澈的眸子看着君胤,不想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

    然而至始至终,他都未曾有变化。

    “我告诉你,只是因为我信你,从前的过往,你可以视为利用,我无话可说,但从你得知真相的这一刻开始,你我之间,再无利用可言。”

    他的眸光太真挚,深瞳中带着冷凝华光又太过锋利,秦殷竟无法将目光移开。

    不知道是风太凉,还是时光太静,她再一次听到了心跳的声音。

    从君胤摊牌之后,秦殷也不再纠结于他是谁这个问题了,无论他是谁,他都是目前的储君,都是她要跟随的人。

    秦殷驭着马跟在君胤身后,渐渐地路也变得狭窄陡峭了起来。

    但也因为地势的原因,秦殷连着捕获了不少或大或小的野兽,但从始至终君胤都不曾出过手,她也只当是他一门心思想让她拿得头筹罢了。

    “这么多年间,所有人都试图把我塑造成和太子胤一样的人,有的时候站在高殿之上,我真的会忘记自己是谁。”

    总算走到稍稍平坦的小路上,马儿也放慢了脚步,茂密的山林间,秦殷听他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就连话语最末的一声轻叹,也听了进去。

    为什么从刚才到现在,她不曾质疑他话中的真假,不仅是因为她信他,还是因为这几个月间,君胤给她的感觉。

    高贵而又朴实,复杂而又纯净,自相矛盾的元素在这个男子身上,却出乎意料地完美糅合起来,令人舒心也令人信服。

    记得在凉州学府曾学过,“君者,乃俯瞰众生之信仰,远且未及。”

    如今,她倒觉得,这话需要改一改了。

    为君者哪怕不那么高高在上,也一样可以拥有坐拥江山的手段和能力。

    这一切与血缘……又有多大关系?

    “尚且年幼时,我又何曾想过,自己竟走上为官这条路?那时……只不过想有朝一日,仗剑天涯,游走四方,为民除害罢了。”

    少女略显稚气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傲气与自豪。

    那时跟在叔叔身后学武时,这的确就是她的梦想。

    二人相视一笑,再多的过往只能付之笑谈中。

    秦殷唇畔笑意渐渐收起,她不觉得捏紧了手中的缰绳,这些年未曾再习武,舞文弄墨间也不再拾起旧时本事,感知竟退化至此,二人谈笑间,已然冷肃的气息她竟毫无察觉——

    不对劲。

    非常不对劲。

    这股危险的气息和突然冷凝下来的空气与那日在山上遇到的那一拨人完全不同,这是濒临死亡的肃杀之气,这帮还未出现的人是比江湖死士更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此刻,他们的处境非常可怕。

    而行于前方的男子浑然未觉,只是略带私心的希望这条路可以再长一些,若是出了这林子,便又再次归于君臣,他也再不能与她谈笑风生了。

    “殿下……”

    秦殷浅浅开口,唤住了君胤。

    君胤拉住了马匹,侧头看她,目光还未落在她身上,余光便被亮光一闪,警觉地眯起。

    下一瞬,便骤然拉起缰绳,高喝一声,“走!”

    与此同时,秦殷也狠狠一夹马肚子,两匹骏马如飞箭一般地一前一后在林中穿梭,马蹄急促地踏在小道上,周围横倒而下的树枝打在二人的身上,仍然阻挡不住二人奔驰的脚步。

    他们要逃,在这个皇家猎场里逃避刺客们的追杀。

    不知道对方为何而来,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但只知道一旦停下来,凭她赤手空拳,二人势必落网。

    不知何时,天也黑沉沉地压了下来,带着幽暗的诡谲气息,将整个山林包裹其间,一道道黑影在身侧的山林间闪现又消失,身形鬼魅到无法估算出对方究竟有多少人。

    窄窄的小道无法两匹马共进,秦殷一直御马在君胤的身后,额间的汗顺着脸颊滴落,手指崩的生疼,也不敢停下半分。

    为何这条小道又窄又长?

    为何始终都看不到尽头?

    为何连老天爷也不帮忙?

    秦殷心里焦急,却又不敢自乱阵脚,紧张到心跳如鼓,却只能抿紧唇角目光直视前方。

    终于——

    前方一片豁然开朗。

    她本以为那是希望的开始,却怎么也不曾想到,那竟是她噩梦的起源……

    身下的马儿突然仰脖一阵鸣泣,前足高高抬起,秦殷猝不及防竟险些要摔下马去,幸而及时抓住了马鞍,足尖一踏地面又稳稳地回到了马背上。

    可此时此刻,她若没有选择回到马背上,或许……还有逃离的机会。

    忽而从远方传来一阵笛声,笛声清脆入耳,仿若万壑生风,细听却能听出几丝紊乱与混杂。

    秦殷无暇细听,拽着缰绳便要赶马儿往前行,而前方的君胤静立在原地等她,她要到他那边去,或许才算安全。

    身后的风声越来越肃然,她甚至不敢回头,也不敢开口,只能拼命地拉着缰绳,一边抚摸着马儿的鬃毛想让它冷静下来……

    然而,马儿却再次仰脖嘶鸣,甩动着头在原地打转,前足也仿佛痉挛一般抽搐着无法完全落地。

    秦殷此时,才赫然察觉不对。

    这马……不正常!

    刚欲翻身下马,笛声且忽而转高,马儿顿时仿佛离弦之箭一般转身冲向了岔路口,却不是直走朝着君胤的方向。

    秦殷彻底慌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拉紧缰绳,却不料适得其反,马儿的脖子都被勒出了血印,仍然义无反顾地朝着另一个方向奔驰而去,马步很不稳,秦殷在马背上颠簸着,才发现这条路与刚才那条小道别无二致,却似乎是朝着悬崖的方向而去——

    不行,她要让它停下来。

    “吁——”

    然而身下的马却仿佛越来越兴奋,奔驰间带起一阵风,打在秦殷的脸颊上,她甚至都无法开口。

    而那边君胤发觉不对劲,却也在秦殷身后看清了那几个黑色的人影,仍旧无法识别出容貌,但这身手显然不是那日山上那拨人可以比拟的。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