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甜心万亿宠〕〔我有一本地狱书〕〔疯狂的直播〕〔这个游戏不简单〕〔我真的不想当救世〕〔祖宗显灵啦〕〔贫道要写书〕〔我的成就有点多〕〔带条锦鲤打篮球〕〔系统的末世体验馆〕〔回到八零当女兵〕〔影视空间侠客行〕〔绝命枭雄〕〔明朝当官那些年〕〔重生之我要回农村〕〔重生之隐身富豪〕〔点石成魔〕〔网游之霸血三国〕〔最强边防兵〕〔重生九零之一程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章 坠崖
    那把苍芒剑拯救她于水火之中,给了她第二次生命,这一次,还会救下她吗?

    她眼中的光芒随着那把慢慢落下的剑身而消失,被身前的刀尖逼的再次后推,这一次,她彻底踩空了——

    脚底踩空的那一刹,她的心也空了。

    她会死吗?会死的吧。

    身子仿佛被数千双手往下拉拽一般,无法控制,她只能看见悬崖边的那颗石头离自己越来越远,她慢慢闭上了眼睛,一滴晶莹从眼角滑落。

    爹爹,娘亲,我恐怕……来不及实现那个遥不可及的抱负了。

    ……

    女子带血的身影从眼前消失,三个暗影面面相觑,是跟下去搜寻,还是就此撤退?

    而君胤的手在看到她的身影消失时,也彻底松开了,苍芒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重的嗡鸣声。

    肖青云第一次,在他的眼中看到这么悲怆无助的情愫,面无表情的俊颜仿佛失去了生机。

    沉默为空气加重了浸透悲哀的重量,一点一点,一丝一丝,像是要把心脏重重裹住,慢慢地压得透不过一丝气来。

    暗影们像是早已商量好了一般,迅速消失了。

    而此时,压抑许久的暴雨,也终于下下来了。

    初春的雨点,如一根根冰针,扎在身上,冰冷彻骨,带着席卷尘土般的狂风,就像是为方才眨眼睛发生的一切,进行一个最后的祭奠。

    “殿下,雨太大了,我们走吧。”

    肖青云站起身来,用身上的大氅为君胤遮风挡雨,自己却暴露在雨中,瞬间便湿遍全身,但他无暇去顾及,因为他摸不准,殿下此时此刻,到底是何心态,他必须尽全力稳住殿下,不让他再出差池。

    “她是被你们逼下去的。”

    他终于开口了,声音很低,带着鲜少听见的浑厚,仿佛只是为了抑制话语间的颤抖。

    肖青云沉默,他无可反驳。

    “给我找,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把她找回来!就算……”君胤闭上了眼睛,长而密的睫毛颤抖的厉害,“就算找回来的,只是一具……尸骨。”

    肖青云埋头沉声应下,“是!”

    随后,他便在暴雨中静立良久,看着太子殿下站在悬崖边,不知在思索些什么,雨太大,他也已分辨不出,殿下脸上的,是冰冷的雨水,还是悔恨的泪水。

    他这个一向直来直去的脑子,在这一刻却明白了一件事。

    殿下亦是有血有肉有情之人,从不曾拔除苍芒剑,却甘愿为了救秦大人,而拔剑相对,秦大人之于殿下,必定是个特别的存在。

    皇后娘娘这样逼迫他,逼着他去成为一个储君,逼着他忘掉所有的本性,最后,只能是两个结果,两个完全对立相反的结果。

    狩猎结束,已经是傍晚时分,因突如其来的暴雨,增加了狩猎的难度,回来的人手里的猎物都不算上佳。

    明王和几位皇亲贵胄都陆续回到了营地,只有太子殿下还迟迟未到,不免会有些人议论纷纷,但又不得不看座上皇后娘娘的脸色。

    “今日却是天公不作美,让诸卿失望了。”

    东邑帝一开口,谁还忙着议论去了,只是纷纷作答,“圣上多虑了,这雨中射猎,自有一番趣味,只是……怎么还不见太子殿下?莫不是收获颇丰不舍回来了?”

    “刘大人怕是说笑了,本王只怕是因着这天气,二哥找不着回来的路罢,”君彻回身便是一揖,“父皇,不如派些人手去寻,就算是接应接应也好啊。”

    “不必了,彻儿未免也太小瞧你二哥了,胤儿岂会是被这点小事难到的人?”公孙皇后仍然柔柔的笑着,眼底却蕴藏着淡淡地紧张,扶在一侧的手都不由得收紧,长长的甲寇戳进了肉里也不自知。

    无论如何,那孩子不能有事。

    东邑帝淡淡看了公孙皇后一眼,拍了拍她紧绷的手背,“朕瞧着这少卿娘子也收获不少,区区女官怕是要把你们的面子都驳了去。”

    谷梁芷早已换下了一身劲服,此时一袭长裙的她面带娇羞之色,“圣上过奖了,这些只是微臣在雨落下之前捕猎的,落雨后,微臣便折返回来了。”

    这话语间,还是抑制不住的炫耀与自豪。

    东邑帝却只是笑笑,不与她计较。

    此时,来人通报,“太子殿下到。”

    闻此言,君彻眉间一抖,却是看了一眼对面一直默默品茶不语的君祁,而座上的公孙皇后紧紧提着的一口气,也松了下来。

    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狼狈的太子殿下。

    一身劲服早已看不清原本的颜色,墨色长发披散在肩,泥水顺着长靴滴落在地上,耷拉的眉眼看不清神情,只能感觉到无端的萧瑟蔓延开来。

    “胤儿?”

    公孙氏身子前倾,想要看清楚一点,甚至在辨认着本人,直到看到那腰间的貔貅,才定下心神来。

    肖青云随后入帐内,膝盖跪地,拱手道:“属下护驾不周,让殿下淋了雨,请圣上责罚。”

    东邑帝只是皱眉看着一言不发的君胤,在他身上没有看到箭筒,肖青云的手中也没有捕猎的成果,如此狼狈之相,让他顿觉不悦。

    “怎么?今日的狩猎不太顺利?”

    长长的睫毛,闻声颤动了一下,苍白的脸上就连薄唇都泛着白色,“父皇,儿臣的……”

    “辰内府从詹士秦殷秦大人,为救殿下,坠崖了。”

    肖青云抢断君胤的话,在场大部分人心中,都惊起了不小的波澜。

    而在皇家围场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发生的悄无声息,着实让人人心惶惶。

    “怎么回事?”东邑帝的脸色沉了下来,整个营帐内都陷入了沉寂,诡谲的安静渗透着让人可怕的气息,人人都在猜测着事实真相,神色各异地陷入自己的利弊之间。

    肖青云仍旧埋着头,一字一句禀报,“殿下的追月在暴雨时受惊,直冲山崖,秦大人为救下殿下,拦下殿下的追月,也……也因此坠落悬崖,属下已派人前往山崖下搜寻秦大人。”

    东邑帝脸色稍霁,侧头看君胤,“是这样的吗?”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霸宠甜甜圈:夜少〕〔圣女之路〕〔惊世战帝〕〔回流大时代〕〔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