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个淘宝来种田-心〕〔天降赋予师〕〔明末山贼〕〔名门婚令:吻安,〕〔异魔天降〕〔警察攻略〕〔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都市之至尊狂兵〕〔冥婚夜嫁:邪魅鬼〕〔狼性总裁,超会宠〕〔凰倾天下:腹黑尊〕〔帝都傅少,请指教〕〔空之梦幻想曲〕〔重生八零:小军嫂〕〔神医狂妻:国师大〕〔病娇权王撩妃成瘾〕〔幸孕女王:陆少,〕〔神话之我是传奇〕〔九零军婚有点甜〕〔打工小子修仙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零二章 蹊跷
    君祁渐渐敛了笑容,“少卿娘子不过是一步棋子罢了,更好地掩饰了藏在暗处的行动,若到时候真要查,便只能查到那马匹上动的手脚,你……便自然而然成为了他人的替罪羊。”

    谷梁芷闻言,脸色煞白如纸,手指渐渐变得冰凉。

    “王爷,此事……当如何解决?我于秦殷并无恶意啊,不过只是争强好胜了些,并不曾想过置她于死地,又更何况是做他人棋子呢?”

    “你无需担心。”君祁垂眸看着屋内右侧那忽明忽暗的香烛,“此事查不下来,就算查下来,先做替罪羊的人,也不会是你,你且安心回府,有任何急事,都可随时来我府上寻我。”

    莫名的,谷梁芷松了一口气。

    她看着那在晦暗未明的光影中都温暖如斯面庞,心中就安定了。

    “那……覃先谢过了。”

    待谷梁芷彻底走出大殿后,君祁才渐渐褪去脸上的,手轻轻一挥。

    “搜查的如何了。”

    一道黑影从烛光后现身,垂首禀报。

    “山崖下方有很大一滩血迹,但却不见人影,太子那边也派人日日夜夜地搜寻着,似乎也没有任何下落。”

    君祁的眸光变得迷离了几分,“长离,你说,那丫头可还活着吗?”

    长离没料到主上会突然问话,楞了一下才垂首答道,“属下认为存活的可能性不大,单凭那滩血迹来看,不是被山下猛兽叼走,就是被人抛尸荒野了,如果活着就必有足迹,可属下查遍了四周,也找不到除了搜寻士兵们以外的足迹。”

    深眸中的一点光,骤然熄灭。

    “倒真是可惜了。”

    君祁再次一挥手,长离如出现时一般,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秦殷啊秦殷,你是真的死了吗?

    到底是谁,如此想取你性命?

    若说是为了救太子而坠崖的,这话旁人听听也就罢了,他自是不信的,只是如今,浑水摸鱼,鱼死了,他只能抽手出来,不再惹上一手腥气了。

    一介小小女官,消失在皇家狩猎日的消息,不日便传遍了整个京城。

    这女官不是别人,正是因破了鸣才观飞贼一案而获得当今圣上青眼相加的辰内府秦詹士。

    得知此事的江辰,也从府上赶来了东宫。

    还未入殿,便见一白衣女子,长跪在殿外不起。

    这个时节还未到立春,天仍有些凉,冷风带起青丝飘在白色裙衫上,显得有些孤寂和冷清。

    江辰不过匆匆看了一眼,便从她身侧走过,径直由小奴带去了殿内。

    因好奇而问上一句,“殿外那女子长跪不起所为何事?”

    小奴只是摇头叹气,送至殿前才轻声道,“为的也是那秦大人的事,这位沈姑娘已经跪了四个时辰了。”

    江辰闻言便又回头看了一眼,遥遥一眼只能看到女子倔强挺立的身影和随风飞舞的长发。

    秦殷竟也有如斯挚友?

    小奴又轻声嘱咐了一次,“大人说话也需小心着些,殿下这几日情绪反复无常,就连小奴我也不敢触怒。”

    大门紧闭着,江辰伸手推开,却看不见殿内一丝光亮。

    站在殿前良久,江辰竟感觉到了一丝绝望的气息,默默地,他回身找小奴要了一个打火石,便将门又合上了。

    将离自己最近的一盏火烛点亮,才能隐约看清殿内,好在自己还算熟悉这大殿环境,一下子便看到了那高座,可高座上,没有君胤的身影。

    “殿下。”

    “先别过来……”君胤嘶哑地低低说。

    江辰停下脚步,循声看到了君胤所在。

    他一身素衣,没有平日里华丽的装饰,褪去了沉重的太子冠帽,靠在高座旁,席地而坐,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看不到神情。

    黑色的大殿内,微弱的烛光下,一身素衣的太子殿下。

    江辰心头有些触动,却找不到任何可以在此时说出口的言语。

    秦殷的消失,殿下一定很自责。

    “作为太子,我似乎,一直很失败。”

    君胤的声音亮了点,但仍旧低哑,他慢慢从臂弯里抬起头,靠在扶手上微微仰着,看不清眉宇,只有高挺的鼻梁可以微微看清一点。

    “需要做的事,永远做不好,想要保护的人,永远保护不了。”

    江辰轻轻踱步靠近,压低了声音道,“当年皇后娘娘说过,坐上这个位置,需要舍弃绝大多数的人和事,殿下亦是想清了才稳坐此位。”

    “稳吗?如果稳的话,为何连我辰内府的人,都时时面临危机?上次,我以为他们的目标,是我,可这一次我才知道,他们只是想拔掉羽翼,让我即便身处储君之位,也如同傀儡。”

    声音渐轻,疲态顿显。

    江辰有些明白为何不让点灯不让靠近了,因为这般狼狈模样的储君,怎么会让人亲眼看到他的难堪之处。

    但他愿意说,也不过是将他当兄友。

    可他与他,又有何区别,都不过是当年,皇后娘娘捡来的傀儡罢了。

    不同只是在与,他身上没有这些沉重的枷锁。

    “我知道,今日你来,也是兴师问罪来了,殿外也有一个。”

    君胤似是许久没有说这么多话了,他感觉到江辰的靠近,心底嘲笑自己的幼稚,许多事,或许身为局外人的江辰反而看得更清楚些。

    “门外的女子是……”

    “秦殷在凉州相识的挚友,沈乔。”

    江辰眉梢轻挑,“周廊坊一事……”

    “正是秦殷为其声张的。”君胤忽而停住了,每每念及此名,都会心口一窒,难受得紧。

    “也难怪了。”江辰了然,他走到君胤身侧的软垫,跪坐下来,“殿下,秦殷坠崖一事,必有蹊跷。”

    君胤没有回应。

    江辰又道,“肖将军与微臣说过了,是暗影刺客的追杀逼的秦殷坠崖,而那暗影刺客,又岂是寻常人能左右得了的?”

    烛光忽明又暗,君胤长睫沉下来,挡住了晦明莫测的眸光。

    ——“殿下,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在他高高扬起手中苍芒剑,只为救下被围困住的秦殷时,这句话,让他深深震惊的同时,却又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苍芒。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