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一十四章 棣温公良
    各位大人对于兄弟俩的日常早已心照不宣,虽然大都偏向于君祁继承皇位,但安阳王早已显露不争之心,全心全意辅佐明王,便也只能统统依附于明王了。

    “各位大人先回去吧,本王和四弟商讨一番,今日必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君祁笑容和睦如春,大人们纷纷点头告辞,直到人都走空,君彻才见状挥了挥手,示意侍妾们都散了,偌大的大殿内只余二人。

    君彻惬意地躺在榻上,舒展了一会儿才缓缓道:“可真是累死本王了,一个个打午时起便在这大殿里守着,这都两三个时辰过去了也不嫌累,直勾勾地盯着本王,本王连个水果都没法儿好好吃。”

    君祁笑笑,伸手倒茶,手臂高扬,茶水缓缓顺着弧度倾泻而出,瞬间倒满了两茶杯,他伸手将其中一杯递给君彻,却半晌无人接,他也不以为意,将茶放下便道,“所以,我这不是来了吗?”

    四下都无人,唯独君彻仍觉着自己和君祁之间隔着一层看不见摸不到的轻纱,这是让他一直很不情愿与君祁正面沟通的原因。

    “嗯……水患之事就靠你了。”

    话音落下,眼眸便阖了起来。

    “张府尹其实早有主意,你只需稍作提问,便能得到答复。”君祁把玩着手上的茶盏,只觉着他手里的这个茶盏上的花纹倒是挺别致,只是材质太过注重细节,反而易碎。

    君彻眼眸微睁,“既有主意,为何不早说?还在本王这儿耗着做样子,虚伪至极。”

    “他不过怕抢了你的功劳,”君祁放下茶盏,“只不过他的主意并非完美无缺的,甚至有一个很大的漏洞,不过你只需要在其中安排一个人便好,他可以弥补这个缺陷。”

    “哦?”君彻挑了挑眉头,“三哥不愧是三哥,一来便解决了问题,好在三哥不与我争,若真要争,我怕是争不过三哥的。”

    君祁端起茶盏,拿起茶杯停在嘴边,眼眸在明光中闪着耀眼的光芒,“我自是不会与四弟相争,单凭那暗影侍卫,恐怕当今连太子胤都得避让三分。”

    君彻面色微僵,倏而展笑,有几分淡淡的嘲讽意味,“啊,暗影啊,那帮人并不是只听我指挥,若太子胤真有心,暗影自然也可为他做事,只是三哥你若真好奇那暗影,直接问我便是了,何苦还去寻那蛛丝马迹?”

    “蛛丝马迹?四弟怕是想多了,这不过是母妃同我提起过这么一句而已,对于我,四弟你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只是在秦大人这件事上,四弟为免太过性急了些。”君祁眼眸垂下,只能见到他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不出是何心思。

    君彻看了半晌,有些失笑,“三哥这是就我所做之事在质疑不成?难不成我做任何事都得同三哥说一声?秦殷就算不死在我手上,公孙氏也自然不会放过她,掉进山崖这种死法,她应当感谢我了。”

    “越是心急的事,便越是容易露出马脚,今日发现的是我,那明日呢?”君祁面色凝重,已然不见笑意在脸上,“四弟不比公孙氏,暗影之人只怕就算供出你也不会供出公孙氏,你又可曾想过如若哪一日秦殷再次出现,你该如何自处?”

    君彻也渐渐敛了笑意,沉吟半晌只是冷笑一声,“让她彻底死了,不就无从查起了?……更何况,不是还有三哥你吗?”

    君祁笑笑,沉吟一声,仿佛默认一般,只是眼底仍是那抹熟悉的薄凉意。

    自知每次自己鲁莽后的烂摊子都由君祁收拾,君彻有些不自然地清咳了两声,“放心吧三哥,纵使真有人查到了暗影头上,第一个中招的一定不会是本王。”

    君祁凝眸一转,定在君彻的脸上,“这是何意?”

    若非除了君彻和公孙皇后,还有其他人想要置秦殷于死地?

    君彻笑着摇了摇头,“他们的目标可不是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官,我只是猜,或许是和太子胤的过去有关。”

    君祁起身,却带翻了茶盏,茶杯滚到桌边落下,清脆一声响,地面上的茶杯早已四分五裂。

    这一声响仿佛也把君彻从混沌中惊醒了,他蓦地坐直了起来。

    君祁却是看了一眼地上残渣,轻声一笑,“茶杯再好看,也得是经过炉火烧制而成的,不然……丝毫经不起摔打。”

    君彻还在怔忪间,那抹白色身影早已不在殿内了。

    ……

    作为夜门唯一一个有些医术的人,骆丘常常奔走每个屋子,无论男女,好在小病倒也难不倒他,但每每经过棣温的屋子前,永远看到的都是紧闭的房门。

    这天偶然见着门虚掩着,便忍不住伸手敲了敲,无人应,再拉开门,才见棣温盘腿坐在榻上,头低垂,看着手中书卷,甚是认真。

    “棣温兄,你每日都是这样待在房间里面?”

    还是习惯性地环顾四周,骆丘觉着有些惊讶,毕竟一介男子,在无人伺候的情况下还能这么长时间保持房间干净整洁的,倒还真是挺难见到的。

    秦殷知是骆丘,头也没抬,轻声“嗯”了下,仍在看手中《南兆百史录》,这几日倒是难得清闲,可以好生研究下南兆的情况,只是出不去有些可惜罢了。

    “不该呀,烨老大没有找你了?”几日下来,骆丘改口都改的很顺溜了。

    秦殷抬眸看了他一眼,掐指一算时间,勾唇一笑,“应该差不多就是今日了,你来的挺是时候。”

    “嗯?”骆丘又陷入了蒙怔中,见棣温又继续埋头看书,倒有些替他急不过,“你倒是在这儿清闲,你不记得烨老大说过夜门不养闲人的吗?你这都闲了多少天了,上次那魏长青的事难不成是你给做黄了?”

    秦殷眉头稍挑,没有言语。

    骆丘见状,记得在屋内直来回跺脚,只因为他心里清楚,他和棣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当然不能他飞黄腾达了,棣温还原地不动。

    更何况……在这种组织里,他一个只会医术的如何飞黄腾达的起来?

    敲门声如期而至。

    “棣温公良,魏大人约您在茗合茶栈一叙。”

    这称呼,惊得骆丘一个激灵。

    公良,在东邑相当于公子一类尊称,而且说此话的人是向来对他们冷眼相待不欲多言的李豪。

    秦殷心下也有些惊,虽然态度的转变在意料之中,但身份陡转直上却是让她未曾料到的。

    她合上了书卷,颔首应,“好,待我换身衣服便前去。”

    李豪半倾身子,“是。”话音落下转身离去前,竟直勾勾地盯着骆丘,“骆大夫不打算离开吗?”

    骆丘回头就对上一双不善的眸子,默默吞了口口水,认怂地一同出门去,直到门关上后,他还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心中万般不解都化作服气。

    每每到困境绝境之时,棣温总能化险为夷,即便每每的法子都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几乎是无形之中便化解了危机,甚至足以将一次次危机化为转机。

    棣温兄的道,他参不透啊参不透。

    其实,秦殷哪里有换的衣服,只是将自己的外形稍作调整,长发束起,画了平直的剑眉,才显得这张愈见冷艳的脸略带英气。

    好在自己年岁还不到能够被人一眼分辨出男女的阶段,装扮成少年模样倒也轻易,只是过一两年怕就行不通了。

    茗合茶栈。

    秦殷深知这次见面的重要性,也早已预料到与自己见面的并非是魏长青,只可惜,自己足不出户,对兆国人脉所知都来源于史书实记,于是见到面前这个身着青灰长衫便衣的年纪稍大的男子,她并不知该如何称呼。

    雅静的厢房里,浓郁的茶香缭绕,矮桌就在窗边,一眼明净开阔。

    “棣温公良?”

    男子先开口,粗豪的嗓音一如他稍显魁梧的身躯。

    男子身侧的老公公上前一步拉出蒲垫,供她上座。

    秦殷先行双臂交叠行礼,每每见到李豪给李旻烨行礼都是这般,便也学了来,总不会错。“让大人久等了。”

    男子挥了挥手,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快些坐吧,这里的茶是极好的,特意命长青找了此处,想着东邑来的谋士,定然很是喜爱品茶的。”

    秦殷轻轻垫脚上座,跪坐在男子面前,这才能够看清男子样貌,端茶杯的手上却有些老茧,皮肤也有些黝黑,再从他话语间来看,应该是年岁比魏长青大一些,并且资历尚老一些,八成是将军一挂的。

    只是谋士这一称呼……

    秦殷扬了扬唇角,还不赖。

    “魏大人谬赞了,谈不上谋士,只是在某些事情上略有见解罢了,让大人见笑了。”

    不曾想男子闻言竟朗声大笑,“不愧是东邑人,说话都文绉绉得,公良不必多拘束,在吾等粗人面前,尽管放开了些。”

    果然是将军。

    秦殷端起茶杯,“那棣温先敬大人一杯了。”一盏茶下肚,唇齿留香,的确是好茶。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