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小能手:神秘〕〔住手!这是你师弟〕〔重生之王牌千金血〕〔基因进化战场〕〔楚先生的甜宠娇妻〕〔我有一座炼妖塔〕〔重生之我要上头条〕〔高举大剑斩妖魔〕〔海贼王之海军雷神〕〔符霸异世〕〔天朝女国师〕〔我在美漫开超市〕〔超凡神厨〕〔吟游刺杀录〕〔小春日和〕〔大唐不良人〕〔龙刺兵王〕〔呆萌小财妃〕〔腹黑老公坏透了〕〔傅先生,偏偏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一十五章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见她喝茶竟并非如东邑夫子一般浅尝而止,而是如南兆人一般,一饮而尽,男子甚是满意地颔首,回了一盏茶,才开口道:“公良既来赴约,也应当可以想到是所为何事吧。”

    秦殷笑笑,“上次在醉柳阁同魏大人说的,恐怕魏大人也同大人说了,若非大人无甚想法,又怎会约小辈在此地品茶呢?”

    打太极,她早已在京城官场里学了个七七八八。

    只是不曾想,原来南兆的官腔也都是这么打的,既已将她定位成谋士,那她便也遂了他们的意。

    男子鼻间轻哼一声,听不出喜乐,“收复……是么?”

    秦殷心头一震,面上却带着浅笑,“没错,只是鄙人的一点粗略见识,或许也经不起推敲,大人不必太过挂心。”

    明明是有意的,为何还要装作不屑的模样,一如那日的魏长青,明明对她的说法是动心的,却仍旧很生气不认可的模样。

    或许……这就是兆国人所谓的傲气。

    正是这股傲气横亘在中间,让她行走的有些吃力。

    男子半晌不言语,秦殷因摸不清脾性,也不敢冒然开口,直到那老公公前来为二人续茶,伸出手的衣袖边绣着很别致的纹样。

    像是一条游龙,但却没有龙的爪子。

    这纹样看着眼熟得紧……

    秦殷脑中飞跃无数图案,最后停留在了方才刚看过的《南兆百史录》里,这纹样正是南兆三大家中叶家的独有纹样,而叶家在南兆更是世代为将,所以眼前这个男子……

    难道是兆国长卫军总督叶鲲?

    “若叶大人真的是约鄙人品茶的,那今日便不言其他,今后鄙人也不会再叨扰叶大人与魏大人了,所以叶大人也不必拘谨如斯,我二人都放开些,岂不痛快?”

    叶鲲定眸看了秦殷半晌,朗朗笑了两声,“诶,何必这么武断?若叶某没猜错的话,公良从前在东邑怕是为官过吧,又或许是无法施展抱负,才选择去别国。”

    秦殷挑了挑眉,没点头也没摇头。

    叶鲲便以为自己猜对了,接着又道:“所以公良说话故意浓墨重彩了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公良不妨详细说说……关于收复一事。”

    秦殷垂眸又饮了一盏茶,心中对叶鲲所想再明了不过。

    虽说这叶鲲对收复一事有所心动,或者说与她想法相重,但却又不敢擅用东邑人,对她更是持有些许偏见,认为谋士不过凭借一张嘴而已,能够将黑的说成白的,并无几番真本事,想要知道方法,便听她说了后再行斟酌,只是在这之后,她便再无用武之地。

    人说过河之卒,便为弃子。

    而她若真将这所谓收复的法子说了,便连弃子都不算了。

    “凡事有利便有弊,但鄙人不敢轻言这收复之事具体可带来哪些利弊,这些全凭叶大人斟酌,至于如何做……鄙人想着,这对叶家来说应该并非什么难题,只是叶大人一直顾虑的无非是陛下对叶家越来越不愿下拨银两扩张军力而已。”

    听这公良忽然说的如此直白明了,叶鲲面色一滞,略显尴尬,但又看了看对面人的神色,丝毫看不出任何试探之意,显然这公良是做足了准备而来。

    魏长青似乎真的有点小瞧这位棣温公良了。

    原本他的来意,也不过是套出所谓收复的办法而已,但是如今这么看来,这位棣温公良的确不简单。

    秦殷见到叶鲲面色渐沉,就知道这股独属于南兆人傲气又上来了。

    “你一界东邑夫子,能够对南兆之事指手画脚,已经是叶某能容忍的最大的尺度,只是希望无论何时,公良都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分。”

    叶鲲横眉冷挑,就连胡须都有些微微上扬了,显然是被戳中要处了,“长青怕是年纪轻,才会被你的几句话给糊弄了,你既知道叶家,便应该知道叶家在南兆之所以久立不倒是有缘由的……”

    “久立不倒……叶大人是否话说得太早了些?”秦殷放下手中茶盏,抬眸对上叶鲲炯炯如烛火的双眼,心中微怵,只是轻笑掩饰了下心中微变的动静。

    “叶家是出了名的将相世家,但南兆早已歇战近五十年,这五十年间,兵马乏力,多少兵卒皆辞去兵职回乡种地或留京从商,叶大人心中定然比鄙人清楚,就连叶家自己人恐怕也是从商的居多,但偏偏南兆皆是小民生意,连互市都少得可怜,如今的南兆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不需东邑,邯国这等大国出手,恐怕就连敖昂齐周联手,都可将如今的南兆轻松摧垮……”

    “你!”

    叶鲲一掌拍下,桌上的茶盏骤然弹起,滚落一地,檀木桌竟出现了丝丝裂痕。

    好在秦殷手快,保住了自己的茶盏,她低头继续饮茶,就仿若全未看见一般,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早已心跳如鼓锤。

    “叶大人说是与不是?”

    她话音刚落,厢房内竟唰唰出现几个手持兵器的侍卫,呈一种包围式将她围住,人人手都放在了刀柄上,仿佛她下一句话说的不对便要将脑袋交付于此地了。

    叶鲲也不开口,只是眼神寓意未明地看着她,还带着点点被揭穿后的尴尬和怒意。

    其实,凭良心说,叶鲲作为一军总督,即便穿着寻常的布衣,气势却仍在,稍一动怒,她便觉得心下瘆得慌。

    叶鲲同肖青云的感觉是全然不同的,但她却恰是若是真打仗,南兆是万万不敌东邑的,全凭这几个老将,怕也是撑不过多久,只要东邑在与南兆交战时多拖延几日,南兆便会彻底崩塌。

    但她这条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不会再轻易送出去了,所以言语间,还是需要谨慎些……

    “这般局势,若叶大人想要扭转,也并无不可。”

    她放下茶盏,身旁的侍卫们仍然是剑拔弩张之势。

    叶鲲端详了这公良良久,竟丝毫没看出惊惧之色,仿佛他早已料到他会这般行动,却也丝毫不为所动,可看这身形,却明明是个未经世事的少年郎啊。

    他挥了挥手,侍卫们见状便如来时一样,迅速撤离了,一人不留。

    而那位老公公仍旧弓腰静立在一旁,似乎发生任何事,都与他毫无干系。

    “你且说,我且听。”

    叶鲲也没有刚开始的恭敬之意,甚至都没有了隔阂之分,一只手撑着下巴,仍然用炯炯的目光看着她。

    秦殷默默松了一口气,调整了气息这才徐徐开口,“首先重整兵力,暗地招兵买马,但这个暗地只有陛下知道,为的是以防别国奸细探知情况而提前引发战火,也可让陛下明白你们一心为国的忠心,而这些兵马必须可以为你所用,也要为陛下所用才可。”

    说完这句,她便觉得叶鲲看自己的目光有些戏谑。

    嗯,别国奸细,自己恐怕目前还没这么大能耐。

    “叶家可以在重修城墙,边界除患时尽一份力,无论这份力的大小,我想以叶家的背景,恐怕传到陛下耳中,功劳也不会小,逐渐将淡出陛下视野的叶家拉回来,只有从小事开始做起,如若一开始叶家便搞大动作,难免遭对手诬陷,此时的叶家,恐怕是防不胜防。”

    叶鲲撑着下巴的手放了下来,神情渐渐专注。

    秦殷知他已经放下部分戒心,也不再那么排斥她的见解,甚至开始用心听,她勾唇一笑,却将话语停止在这里。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并非指叶家已经穷途末路了,但叶家的情况,叶大人恐怕比我更清楚,要如何做,终究还是要看叶大人的了。”

    她福身而起,将长袖一抖,行礼欲告退,“鄙人言尽于此,以鄙人此时尴尬的处境也不便多说,便先行告辞了,叶大人请便。”

    叶鲲没有再阻拦,而是在她身后沉声道,“这几日,恐怕公良就要换地方了,也要换一个不算尴尬的处境了,公良可以事先准备一下。”

    听了这句话,秦殷心下一松,面上带了些笑意,转身又行一礼,“那就麻烦叶大人了。”

    叶鲲看着那少年郎行衣而去,每一步虽轻巧但稳健,笔挺如松的后背,就如他人一般,不卑不亢,足以仗着满腹才学游走于天下间。

    这样的气度,是魏长青远远不及的。

    “萧伯,你觉得这人怎么样?”

    那位名唤“萧伯”的老公公笑了笑,伸手沾了茶水在桌上写下一个字。

    ——灵。

    叶鲲看着这个字,笑了。

    秦殷回夜门的途中,刻意寻了由头下车,从青长街的西边走到了东边,沿路走沿路花钱——酒钱,茶钱,果钱等等。

    恐怕往后若是换了地方,便每一步都有人盯着了,毕竟她在叶鲲眼里,还是一个顶着“别国奸细”办事的人。

    她不信叶鲲身边的人没有人给他提过些许建议,而她说的,不过是再基础不过的办法,但叶鲲却显然心动了。

    但无论如何,她过去之后,便是叶鲲身边的人,这条莫测难料的路,她不知还要走多长多久……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