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之温瑶〕〔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天黑路不平〕〔魔武永生〕〔超凡玩家〕〔太初〕〔末世基因猎场〕〔九天仙缘〕〔大唐承包王〕〔一品修仙〕〔最强女王:早安,〕〔大魔王索隆〕〔定位寻宝系统〕〔大唐小文贼〕〔最后一个契约者〕〔不完美艺人〕〔主播女装真可爱〕〔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网游之黄昏战士〕〔我老婆是鬼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二十八章 神奇的女子
    “小姐,小姐!”翠芳跑了过来,“楼下大堂闹了起来了!”

    沈乔重重的放下手中的水壶,理了理衣衫,一身红衣衬得她眉眼简直惊艳。

    她的心里有一团火,要是再不撒出来,只是浇浇花看看书压下去的火气,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灭下去呢。

    大堂里,三五个男人围在一桌,正在为难店小二。

    “这是什么菜?里面居然有蟑螂!”

    “还有这酒,是人喝的吗?掺了水吧!”

    店小二不住地弯腰道歉,“客官,您消消气,消消气……“

    也不知是谁,在这时忽然喊了一声,“既然是假的,不如都砸了?”

    借着酒劲,几个男人站了起来,直接把板凳砸向了一旁堆着的酒坛,哐哐几声,上好的陈酿瞬间流了一地,残渣碎的更是触目惊心,四周周的客人都放下了碗筷,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翠芳。”沈乔站在楼梯上,直直的看着大堂里闹事的几个男人,冷冷道,“给本小姐——放狗。”

    翠芳一愣,“诶?”

    放狗?

    哪里有狗啊,我的大小姐!

    沈乔冷笑,“这楼下狗这么多只,放哪个都一样,都是狗咬狗。”

    “哎哟,老板娘来了!”为首男人大笑着拍手,“老板娘,在你这吃坏了肚子事小,要是吃死了人可就事大了!”

    “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沈乔冷笑着上前,提起裙摆,似乎是很讨厌地上的酒水污渍,踮着脚尖走了过去,对着那几个人道,“门在那儿,诸位没有喝醉,就自己走出去吧。”

    男人笑着凑过去,“吃坏了,您得赔偿呀——老板娘!”

    沈乔直接拿起桌上的酒坛就朝男人砸了过去,男人下意识的躲了过去,楞了一下立刻大喊了起来,“杀人啦!遥月楼的老板娘杀人了!”

    风头正热的遥月楼,老板娘居然在杀人?

    一时间,遥月楼的门口围满了人,都在看着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围堵,连马车都不得不停下来了。

    季羽等了许久,都不见马车行走,不禁无奈的一撩马车帘子,问道:“怎么回事,还不走?”

    “大人。”车夫一指前面,“打起来了。”

    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季羽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不远处的遥月楼门口,沈乔那是在……揍人?

    一个女子,却能揍得几个大男人包头乱窜,着实是让人吃惊。

    “吃食本小姐就给你省了钱请你们了,可这满地的酒水,谁砸的!”沈乔一脚踩在男人身上,猛地拔高声音,“知道收集到那些陈酿,本小姐付出了多大的时间和精力吗!”

    一时之间,看的季羽都愣了。

    这沈乔,还真是个神奇的女子啊……

    远远地,一队穿着御林军盔甲的人马整跑了过来,围观的人们立刻哄散开来,谁也不想撞上军爷的枪口,可又不想就这么走,就这么稀稀拉拉的围着,等着看热闹。

    地上躺着的男人幸灾乐祸,“老板娘,可不能被你白打哎哟……”

    沈乔又用力踩了一脚。

    “怎么回事?”骑马的队长一翻身从马上下来,流氓似的几个男人立刻哭哭啼啼七嘴八舌的告状,队长一挥手,面若寒霜,“当我是你们亲娘吗?吵死了,都给我抓起来!”

    “……诶?”这下几个人傻眼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你们几个大男人,还打不过一个弱女子?明显是在信口雌黄,都给我带走。”那队长鄙夷了一声,这才对着沈乔拱了拱手,“沈姑娘,多有叨扰了,。”

    沈乔回礼,“多谢大人了。”

    “哪里的话,江大人吩咐的照料,我等不敢怠慢。”

    原是江辰的关照。

    一看有军爷撑腰,谁还敢再在遥月楼闹事?

    这一打,沈乔算是出名了。

    正使唤着人收拾残局,忽然有人走到自己眼前,沈乔以为还有谁要来闹事,不禁烦闷,“怎么,还没挨够拳头?”

    淡薄微凉的声音传来,“沈大小姐脾气见长啊……”

    这下,轮到沈乔傻眼了,“季……大人,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踩着人的时候。”季羽看着沈乔,眉梢轻轻扬起,“还唤我季大人?。”

    沈乔拍了拍额头,脸颊微微的红了,“嗬……瞧我这记性。”

    忽而又想到方才季羽那句淡淡的嘲讽,也不甚客气地回道,“方才我不过是管教管教野狗,在这天子脚下开酒楼这么几个月,我若还学不会察言观色,便是白当了这掌柜的。”

    看见什么不好,偏生看见自己凑人了。

    沈乔虽然心中忐忑,但嘴上仍是要强。

    “嗯……”季羽沉吟一声,话中有话道,“往后若是再有野狗来犯,掌柜的大可亮出江大学士的名头来,这京城内,怕是不会再有人敢来犯了。”

    听着这话,沈乔的手,缓缓握紧了,面上闪过一阵难堪,这江大人和季大人同是秦殷旧识,怎的区别如此之大?

    “这就不劳季大人费心了。”

    沈乔话音还未落,便见季羽已然转身离开,气得她原地跳脚。

    “小姐,方才你砸的那坛……是咱们酒楼唯一一坛‘云中天’了。”

    偏偏这时,翠芳还在一旁说了句堵心窝子的话,沈乔转身怒骂,“要你多嘴!好好把这里给收拾了,不许稍一个酒坛子一双筷子!”

    突然就被沈大小姐的怒火波及的翠芳看着红衣消失在楼梯转角处,半晌没回过神来。

    方才……她好像看到季大人来了?

    大小姐……似乎每次看到季大人都是这副模样呢……

    处理完闹事的,沈乔拍拍手,准备回去收拾残局,却没想到那“碍眼”的季大人还在原地杵着,这让沈乔刚下去的火气又一下子窜了上来。

    “季大人怎的今日如此闲得慌?”

    “你一个女子,若是有什么事,大可以派人去喊我。”季羽想了想,又觉得不合适,“去官府也行,不必自己动手。”

    沈乔本身都准备离开了,听了这话,又转过身来,嘴角扬起一抹讥笑,“怎么,你看不惯?”

    可不就是看不惯?

    看得惯也不会说这话了。

    “我是女子,秦殷就不是了?”沈乔双手环胸,好笑的看着季羽,“我打不得,秦殷就打得?”

    季羽倒是莫名其妙,“这又关秦殷什么事?”

    “你不知道?”沈乔好笑道,“秦殷可就是这般救了江大学士的。”

    那已经是在凉州的旧事了,若不是秦殷在那里救了江辰,也不会入京的事了。

    季羽苦笑一声,所以如今,你沈乔是要学着秦殷以暴制暴?

    这可真是……意料之外。

    秦殷救过江辰,所以此时,要换成江辰去找秦殷了。

    马车向着边州前进,一路几乎没有过停歇,如此江辰还是嫌慢。

    传信过来,已说是月余前的事了,如今秦殷还在不在谁也不能保证了。

    “公子,边州已到,我们要住在客栈吗?”

    “不住。”江辰连一刻犹豫都没有,直接说道,“去找夜门。”

    既然到了别人的地头上,总要去拜访一下主人的,不然被咬了就不好了。

    不用多说,马车已经知道了要驶向何处。

    江辰坐在马车里,等着主人来请自己。

    此时的他,不是东邑国的大学士,而是江辰这个身份。

    即使在边州,他的人也能早一步找到秦殷的踪迹,从某种情况下来说,江辰情报这方面要比太子都要更快更准。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江辰一直在看书,只是一页纸都没有翻过。

    有人隔着车厢敲了三下,低沉的声音传来,“江公子,有兴趣去茶楼坐一坐?”

    江辰头也不抬,直接说道:“去。”

    话音刚落,马车又开始缓缓前行,只是这回掉了个头,向着不远处的茶楼而去。

    难得,在边州还能见到这么风雅的茶楼,江辰还是抚了抚桌面,似乎是很嫌弃,面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

    “江公子不坐?”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微微一笑,转动着手上的扳指,“嫌弃李某的地方脏?”

    “没有的事。”江辰面无表情的坐了下来,“我是该怎么称呼你呢,李公子。”

    坐在他对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旻烨,也是夜门的烨老大。

    可是别人不知道,江辰不可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李家失踪已久的小公子,竟然会变成夜门的主人,倒也是令人惊奇。

    可此刻江辰不关心这些,他只关心秦殷在哪。

    “那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江大人?”李旻烨笑了笑,可一看江辰面无表情的样子,又觉得自己笑的尴尬,只好咳了一声,好掩饰自己。

    “开门见山的说吧。”江辰看着眼前的茶杯,茶叶沉浮,一上一下宛如他的心情,“我想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说着,将一张画像放到李旻烨面前。

    是秦殷着男装的样子,他画的匆忙,可是一颦一笑,却栩栩如生,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谁。

    李旻烨的眼睛微眯起,张嘴正想胡说八道,可一对上江辰的眼睛,到嘴的胡话又咽了回去。

    在聪明人面前,该说什么话,他知道。

    “见过。”李旻烨道,“只是,该怎么说呢,江大人要拿什么来换呢,我的情报可不是白拿的。”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