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工冷妃:绝情王〕〔农门妻色可餐〕〔全民娇宠〕〔幽灵契约〕〔你好,长善〕〔花剑男神是女生〕〔都市无敌修仙〕〔灭仙神帝〕〔别吃那个鬼〕〔重生西游之证道诸〕〔盛世为凰:暴君的〕〔位面复制大师〕〔亿万宠妻:入骨相〕〔锦绣良田:山里汉〕〔无限升级系统〕〔星卡大师(重生)〕〔婚心萌动〕〔杀破狼奇侠传〕〔修道红尘间〕〔自古红楼出才子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三十二章 婆婆
    风雨中,秦殷也很绝望,她拉住了缰绳,可马儿怎么也不走,不肯回到刚刚的地方。

    “别怕。”她抱住马儿的脖子,一下一下的安抚着它,“我们听话,好不好。”

    声音轻轻的,带着独特的安抚气息,一直轻抚着它的耳后。

    这是君胤教她的,马儿都喜欢被刷毛,每当这个时候它们都是安静的。

    “跟我一起去找君尧好不好?”

    马儿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只是打了个喷嚏,秦殷忍不住笑了,翻身上马,一抖缰绳,“我们走吧。”

    可是话音刚落,一声虎啸响彻整个山间。

    刚刚才被安抚下来的马儿立刻跳了起来,像是要把秦殷给摔下去,秦殷紧咬着牙,死也不肯放手,可是,马儿转身就往反方向跑去。

    秦殷在这一刻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只是想着一定要回去,越是想着便越是勒紧马的脖子,不安到极点的马儿左蹦右跳的,秦殷抓着它的鬃毛,直接被甩了下去,在地上滚了几滚,脑袋撞到树干上,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她还真是,什么都做不好。

    为了活下去,可是为什么每时每刻都活得这么艰难?

    这个世上,真的没有谁希望她活下去吗?

    一场大雨过后,整个荒山都像是被洗刷过了,芳草混着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带着独特的清新,在一瞬间钻进了秦殷的意识里。

    她缓缓的睁开眼,有一瞬间的迷糊。

    脑子昏昏沉沉的,身上也湿湿嗒嗒的,实在是难受。

    她,在哪?

    她是在找谁……君尧!

    秦殷猛地站了起来,天已经大亮了,可是没有站稳,又一下子摔倒在地了。

    不行,她要去找君尧,谁知道君尧是不是和她一样,也晕倒了?

    沿着会去的路,秦殷走的跌跌撞撞,可是地上没有血迹,斑驳的树叶之中,连一点痕迹也没有,仿佛昨晚的事一点也没有发生。

    可是,君尧不见了啊!

    秦殷扶着树缓缓坐了下去,眼前忽然一亮,是衣服的残角,那颜色不就是她给君尧找的猎户的衣服吗?

    他果然是在这里过,可是现在人去哪了?

    要去找他。

    秦殷咬着唇,积蓄着力气站了起来,可是脑袋像是被重物砸过一样,她恍惚了一下,眼前的景色都变成重影了。

    紧紧的攥紧手上的残角,秦殷靠着树干大口喘着气,已经没有力气了,眼皮重的很,怎么也睁不开了。

    闭上眼的那一刻,秦殷看见一个身影缓缓向她走来,穿着一身的绛紫色,是她此刻最想看到的颜色。

    她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到那个人,那人也向她伸出了手,握住了她随时可能失去力气的手,那一刻,又温暖传了过来,秦殷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委屈。

    她有千般的话想要诉说给他听,想告诉他,自己过的是有多么痛苦与艰辛,是有多么的想念在他身边的日子,那些和他们一起商讨的每一个瞬间……

    可是最后,所有话语都像是堵在了嗓子眼,只化成一句情绪不明的呢喃,“殿下……”

    山间的清风徐徐吹来,她还坐在马上,只是这一次,身边的人换成了君胤,他带着自己来过的山顶,看过的景色,那一花一草,此刻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可她还是清醒的,她知道这里不是一起走过的那个山顶,她把他的弟弟弄丢了。

    即使如此,她还是愿意把此情此景当做就是真的,她的好友们都在,她侍奉君主也在,一切恍如昨日。

    “你会怪我吗?”她问。

    眼前的君胤似乎是摇了摇头,他的眉眼有些模糊,只是依稀能看得清那微微上扬的嘴角,接着,他抬手拍了拍秦殷的头,轻轻的声音像是在呢语,“傻丫头。”

    只是,那尾音也随着风而散去了,不留一丝痕迹。

    眼角的泪水终于是滚落了,很快就将枕头给染湿了,秦殷缓缓睁开眼,还不愿立刻醒过来一般。可是紧接着,她条地坐了起来。

    ——她在哪儿!

    入眼,是破旧的墙壁,泥土糊成的墙面已经脱落了许多,破破落落的,墙上还挂着不少物什,仔细一看,似乎是一些嗮干的储粮,还有一些枯草一样的东西。

    她身下躺着的这张床只是一张简单搭起来的竹床,盖着的被子几乎就是一张兽皮,还很破旧,她难道是被山上的猎户给救了?

    把眼角的泪痕给擦了干净,秦殷忽然有些无力,最近的状态颇有些低糜,动不动就晕倒,或许就是在东邑为官被娇养了吧……

    秦殷调整了一下心态,走到门口问道:“有人吗?”

    这里是一个简单的小院子,竹篱笆稀稀落落的圈了起来,鸡舍里养着两只山鸡,正瞪圆着眼盯着她,整个屋子再无一人。

    她难道是被这两只山鸡给救了?

    恩……想想也不可能的吧……

    “有人吗?”她又喊了一声,依旧是没有回答。

    淋了一场雨,她整个人都有点昏沉,似乎是受了风寒,扶着门框而站,她总觉得脚踝疼得要命,她只负责逃跑了,没想到还这么惨。

    苦笑一声,秦殷一只脚跳到院子里,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支撑着,找不到主人,还是说就此告别?

    说不定此刻,君尧也在找自己,那样还是早一点和他汇合的好。

    “咕噜噜……”

    秦殷刚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好饿……

    从昨天到现在就一点吃食都没有咽下去过,饿得太久了,连手脚都无力了,这样走能走到哪儿去。

    两只山鸡忽然咕咕的大叫了起来,秦殷烦躁的甩了一下手上的棒子,“再叫,就把你们烤了吃了!”

    那两只山鸡静静地盯着秦殷,圆鼓鼓的眼睛炯炯有神,就好像在替什么人监视着她。

    在这毫无一人小院子里,这一刻的气氛似乎变得有些微妙和奇怪。

    猛地,秦殷转过头去,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老婆婆,花白头发,提着篮子佝偻着身躯,脸上有着一目了然的苍老痕迹,只是一双眼睛,虽然有些浑浊,却依旧像是含着钩子一样。

    秦殷被她看得有点发憷,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

    那老婆婆旁若无人的把篮子里的杂草喂给了山鸡,颤着声音道:“是你,要吃我的鸡?”

    秦殷:“……”

    被撞上了,这可如何是好?

    眼前正在老婆婆,像是许多人家的鳏寡老人一样,正在操持着家里牲口的吃食,没有一丝的可疑。

    莫不是她救了自己,秦殷愣了愣,还是撑着棍子走了过去,“婆婆。”

    老人家没有搭理她。

    秦殷暗暗叹了一口气,对着老婆婆鞠了一躬,“秦殷多谢婆婆救命之恩。”

    这回,老婆婆有反应了,她侧了侧脸,问道:“你姓秦?”

    秦殷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老是的回答了,“是的。”

    老婆婆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递过手上的篮子给秦殷,“过来帮我老婆子一把,你这小姑娘看着年纪不大,倒是蛮实沉的,把你弄回来,没有差点要了我老婆子的命。”

    蛮实沉的……

    秦殷不禁扯了扯嘴角。

    “婆婆一个人住在这儿吗?”让这么一个老人家把自己抬回来,实在是罪过了。

    老婆婆嗤笑一声,“还有哪个人愿意和我这个半死的老婆子住在一起?可笑。”

    这是林子里的荒居老人,那么,是不是离那儿不远?会不会也看见了君尧?

    秦殷赶紧问道:“婆婆,不知道您有没有看到一个这么高的男人,恩,稍稍的有点黑了点……就在林子里。”

    要是看见了,哪怕没有救他,自己也能去找君尧了。

    只是那老婆婆抬头瞥了她一眼,忽然抢过她手上的棍子就往秦殷身上招呼了过去,“小小年纪,不学好就想着男人!还想着找男人!看老婆子不打死你个小骚蹄子!”

    秦殷左右闪躲着,心头之觉得莫名其妙的怒火袭上来,她想着救人,咳、可这个老婆婆想什么呢!

    抬手一把抓住棍子,秦殷紧皱起眉头,“婆婆?”

    那老婆婆的怒气忽然又消失了,眯着眼笑着把棍子递还给她,“打疼了吧……快起来快起来,地上多脏啊……饿不饿,婆婆给你做饭吃!”

    秦殷怔忪了片刻,硬是把心里的一口气给憋了回去。

    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这么一个老人。

    “谢过婆婆,只是秦殷还有人要去寻,就不……”

    “让你吃口饭,怎么就这么难呢?”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婆婆打断了,她抹了抹眼角,继续道,“我可怜的孩子,怎么就不肯陪我这老婆子吃一顿饭呢?”

    是想起自己的孩子了吗?

    这么大年纪,却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过着日子,都是有原因的吧。

    “哪里的事。”秦殷抿了抿唇,“那,秦殷就却之不恭了。”

    “好,好,好!”连着三声好,老婆婆甚至还从鸡窝里摸出了两个鸡蛋,“给你煮着吃!”

    似是为了欢迎秦殷的到来,老婆婆把墙上挂着的野味都取了下来,献宝一样堆到秦殷面前,“看看,想吃哪个,婆婆做给你吃!”

    这般热情,到时让秦殷有些不好意思了。

    老人家在这生活不容易,自己哪里能不知好歹。

    “我来帮您。”

    “你歇着!”老婆婆一推她,手上还蛮有劲儿,推得秦殷往后退了一步。

    还真是个固执的老婆婆。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从姑获鸟开始〕〔武道大宗师〕〔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