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三十六章 破阵
    秦殷像是院中石缝中迎霜生长的青草,为了汲取到一点点的力量生长,即使是寒雨当头,她也要努力的去吸取水分,获得营养,不想错过一分一毫。

    更何况,这是千机阵的图谱,不是她想要看就能看懂的。

    地上全是掰断的小木棍,或横或竖,看似没有规律的摆放着,可是又好像处处都透着玄机。

    椅子早就不知道放到那个角落里去了,秦殷就这样盘腿席地而坐,手上还有这几个断枝,随手往地上摆放着,可是又觉得哪儿不对,她秀气的眉头都皱了起来,看了一眼图谱,上面的路线错综复杂,实在难以辨认。

    “难道,应该放在这儿?”秦殷自言自语了一声,又把刚刚放下的枯枝捡了起来。

    若是乐婆婆以这小破屋为中心,直接布下千机陈——那么,阵有千机,她所布下的又是哪一种呢?自己又该怎么看才能知道乐婆婆的意图呢?

    秦殷忽然有些丧气,被困在这个地方,没有吃的喝的,总有一天会困死在这儿,可是自己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通并且全部能够验算明白?

    “婆婆啊。”秦殷双手撑在地上,往后仰去,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苦笑,“你这是要我死在这里啊……”

    不知不觉,夕阳都已经跌落到山头了,而这一天虽然过得不知不觉,可是秦殷只有早上啃了点凉饭,别说吃了,就是喝水都没有顾得上一口。

    此时,精神在这一刻松懈下来,饥肠辘辘的不适感一下子袭了过来。

    是熟悉的感觉。

    无论自己经历过什么,可是那当荒民逃难的日子,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日子,她总是不会忘记的。

    大不了,啃树皮好了,反正这林间,最不缺的,就是树了。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秦殷站了起来,一阵眩晕袭来,她踉跄了两下才站稳了,脸上没有了自嘲的苦笑,她平静的等待这眩晕感过去,仿佛那受苦受累还挨饿的人并不是她。

    又或者,她根本不在乎这些所谓的苦难。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喃喃轻语脱口而出,秦殷咬了咬下嘴唇,没有看地上的一片狼藉,把千机阵图谱抱进了怀里,进了屋子。

    只是一进屋,看着明明早上还空无一物的桌子,秦殷微微愣住了。

    那破旧的,甚至还断腿的木头桌子上,正放着一碗鸡汤,还冒着热气,显然是刚放到这儿没有多久。

    秦殷的心像是越到了谷底,这下又从谷底钻了上来一样,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捧起碗,轻轻的抿了一口,汤面还漂浮着一层厚厚的鸡油,黄灿灿的分外好看,更是将那热气给封在了碗里,浓郁的香气在这一瞬间扑面而来,秦殷忍不住笑了,“真是……好烫。”

    可也是真的温暖。

    怀里的千机阵图谱已经沾染了她的体温,秦殷没有迟疑,拿出来一边吃一边看。

    她现在可以肯定,乐婆婆并不是真的离开了,她一定在哪儿看着自己,然而自己要走出去的方法还是没有变,只有破除了这个千机阵,她才能真的出去。

    这个疯婆子啊……

    碗壁的温度传到掌心,秦殷垂眸笑了笑。

    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怎么样了,君尧去了哪里,敖昂是不是还在找她,东邑那边是不是也在找她……

    油灯渐渐燃尽,秦殷就这样捧着图谱,缓缓进入了梦乡,这一天,她实在是想的太多了,就这么停下来一会会儿,她都疲倦的能睡着。

    直到第二天,她才猛地惊醒——昨晚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果不其然,桌子上放着馒头,秦殷迷糊了一会儿,终于清醒过来了。

    乐婆婆果然在暗处看着自己,她不会给自己太多的时间,必须要快一点。

    稍稍洗漱,秦殷把四周整理了一下,那本《莫项兵策》被烧坏了一角,秦殷习惯性的把它藏到被子里,她一直这样坐着,为的就是不让人发现这本**。

    可是,怎么算,都算不出千机阵的阵眼在哪儿。

    她找不到。

    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无力了,面对困难的时候,不管如何秦殷都能想办法度过,哪怕是失去为官的资格甚至摔下悬崖她都没有觉得想要真的放弃,可是此刻,她却觉得十分的束手无策。

    千机阵似乎就这样将她困住了。

    她甚至想不出乐婆婆用千机阵困住她的缘由,若说是想确认她是否是莫家的后人也早已确认过了,难不成……

    秦殷侧卧在床上,脑海里千机阵几乎变换了千种模样,却永远是万变不离其宗。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了,桌上依旧摆放着一碗鸡汤。

    第二天,第二只。

    秦殷没有任何食欲,她只有苦恼。

    她从枕头下掏出《莫项兵策》,每每当她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都是只有这本书一直支撑着自己。

    每一页,每一行,写着什么,她都记得的清清楚楚,随手乱翻了几页,她记得,这中间那有一章上说……

    忽然,秦殷坐了起来,飞快的翻看着,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她怎么就从来没有想过呢,书,有的时候,也是可以从后往前看的。

    千机阵上所记载的那些看不懂的地方,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了,原来是要这个样子!莫项兵策也并不是一本完完全全的兵书,它还是一本,机关图。

    秦殷缓缓扬起了嘴角,再不肯浪费一点时间,对照着千机阵的图谱慢慢看了起来。

    烛火摇曳了一下,在微风的轻拂下戛然尔灭,秦殷一时间还没来得及习惯黑夜,直到光明消失才想起来,已经是深夜了,再过几个时辰,天就大亮了。

    乐婆婆只会在她睡着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下去,估计乐婆婆要来不了了。

    这可不行,第三只鸡……还没出现呢。

    ……

    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秦殷没有注意桌子上到底放着的是什么,胡乱咬了两口,她有些嫌弃的甩了甩手。

    链子十分的碍事。

    床底下有一只簪子,是秦殷在最初的时候的藏在下面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她要去解开这破屋子四周的机关了,若是被铁链子束手束脚的,那可不好。

    “婆婆,我这就破了这千机阵。”无人的空地上,秦殷大声喊了一声。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可是,外面似乎有着什么动静,是风吗?还是说乐婆婆就在外面?

    现在,秦殷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要静下心来,文字在脑海里一阵一阵的闪过,两本书的内容互相交织着,秦殷一撩脚袍,缓缓蹲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久的秦殷觉得好像是过了一整天一般疲倦。

    衣衫被汗水浸湿了,又在旭阳的焦烤下给蒸干了,风一阵一阵的吹来,让秦殷从舒爽变得开始感觉有些凉快了。

    就在这个时候,秦殷站了起来。

    “婆婆,现在,你还不准备出来吗?”她的眼里,有着解决完难题的雀跃,还有着战胜了困难的欣喜。

    依旧无人回答。

    “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在这儿告辞了,多谢婆婆救命之恩。”秦殷鞠了一躬,缓缓道,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等,总归是要离开的,“还有,鸡汤很好喝,但是下回少放点盐巴,咸了。”

    话音刚落,院门忽然被大力的撞开,秦殷转头看去,瞳孔猛地收缩,几乎是下意识的向房子跑去。

    “不要放过罪人,抓住她!”

    简单扫视了几眼,发现他们穿着扮相,都像是萧国的习俗,难道是萧国旧人?他们守在着门外,等的是乐婆婆吗?

    可是他们说的罪人,又是什么意思呢?乐婆婆,是萧国的罪人吗?

    守在外面的人实在太多,秦殷又措手不及,她没想过能够真的跑开,只是总要那个东西防身。

    随手拿了一个棍子挡在身前,对着迎上来的人就是一棍子,只是棍子哪里经得住刀砍,秦殷看着被砍成两半的棍子,真想骂人。

    最无奈的事莫过于敌人在眼前,手中却没有一件趁手的武器。

    “你们不是萧国的人。”秦殷将两截棍子抵在胸前,冷睨着围拢过来的几人。

    几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仿佛是抓错了人一般看着秦殷。

    “你是谁?”

    秦殷冷静地站在原地,不后退也不前进,但凡问出这句话的人,都是被识破了的人。

    这些人的招数她还是有点印象的,是边封寨的招数,之前在那里的时候看他们演练的时候,一招一式就是如此。

    更何况,伪装还伪装的不是很像,这衣服上,还有着边封寨的花纹!

    “来找我,就没有想过回不去吗?”扫视着这些人,秦殷冷冷的勾起了嘴角,“真当我是吃软饭的吗?”

    秦殷话音未落,一剑又是迎面劈来。

    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眼前这个人能够看出他们的伪装,又在乐绫这里待了这么久,今日好不容易等到千机阵破,可不能放走任何一个人!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寡嫂〕〔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