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之温瑶〕〔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天黑路不平〕〔魔武永生〕〔超凡玩家〕〔太初〕〔末世基因猎场〕〔九天仙缘〕〔大唐承包王〕〔一品修仙〕〔最强女王:早安,〕〔大魔王索隆〕〔定位寻宝系统〕〔大唐小文贼〕〔最后一个契约者〕〔不完美艺人〕〔主播女装真可爱〕〔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网游之黄昏战士〕〔我老婆是鬼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四十章 不是寻常的骗子
    小姑娘蹲在地上,眼圈红红的,哭的样子有些惨兮兮的。

    君胤看着她,总觉得很恍惚。

    是不是秦殷也会像她这样,在伤心委屈的时候就会哭泣?这样想着,君胤又觉得很好笑,那样的秦殷,那样倔强的秦殷,怎么可能会哭泣。

    可是,君胤并没有去安慰杜小南。

    有的时候,做错了事就是做错了事,不是哭一下就能够挽回的。

    若是哭有用,他宁可不要什么狗屁的男子气概,痛哭一场,大哭一场,不求多,换回秦殷就够了。

    “你为什么没有走?”杜小南问他,抽泣着,有点像个孩子。

    “你多大了。”君胤淡淡一笑,问道。

    杜小南愣了愣,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可还是扁着嘴回答,“十五。”

    “我认识一个小姑娘……或许不该这样叫她,她大概要比你年长一些。”君胤继续说道,“从饥荒中一路走过来,她用她的双手去努力,最终凭自己的本事站到了我面前——让我看到了她。你觉得,你与她,谁要更惨一点?”

    杜小南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君胤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可是,那些年的大饥荒,死了多少人,她略有耳闻。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君胤把手递了过去,杜小南不知道,这是不是要扶起她的意思,“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原来,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什么杜北道人的弟子,都是在骗他的。

    自己半真半假的谎言,说错一句,就是全错。他却不计较不追究,依旧让自己跟着。

    他没有走,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会回来——他在等她。

    杜小南喃喃问道:“我能吗?”

    “起来。”君胤道,“你就能知道自己能不能了。”

    这真是一双好看的手,白皙纤长,没有一点茧子,连指甲都磨的圆圆润润,一看就是富家少爷的手。

    杜小南看着这只手,半晌,微微颤颤的握住了。

    “我要赖着你了。”她哽咽着,又吸了吸鼻子。

    君胤一副无奈的样子,轻笑出声。

    他抬头,看着已经在头顶的初阳,眉头微微皱起。

    这一路,终是自己对不住杜小南了。

    他离宫,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看着,可是,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身边还带着一个小道士——至少,一段时间内是不会注意到的。

    一旦发现,不仅自己,连杜小南都会有危险。

    如果她不曾回来,自己或许也就这样算了,可是,杜小南回来了。

    就像秦殷,在那些危急的关头,都是在自己的身边守护着。说到底,自己还是这样无耻的利用着身边人,他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真正正的强大起来?

    再往南,就要到兆国了。

    君胤想,自己要找的人,在那儿吗?

    南兆最近是发生了一些大事的,君胤未在朝堂,未出边界,自然没有那么灵通的消息。就算是飞鸽传书给他,也不会那么快的。

    李氏在兆国的地位一直是有目共睹的,只是几大家族互相克制,叶家也不是吃醋的。

    前段时间,叶鲲推荐的少年带着南兆的诚意前往边封寨,只是铩羽而归,更加爆出他是东邑人,企图联系乱党谋害朝堂,在处理这件事情方面,叶鲲的智商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他全推给了那个东邑人棣温,得以喘息活了下来。

    也只是活了下来,识人不清,差点酿成大祸,这一点是如何也抹不去的。

    如此下去,叶家在南兆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房间里,叶鲲面前摆着一壶酒,他手握着白玉杯,似是在把玩,可是好半天也没有在转动一下。

    “棣温找到了吗?”他缓缓开口,派去找那棣温的人一波接着一波,可是这么多天下来了,连个人影都没有找到。

    “还没有。”手下回禀道,“只是在附近荒山发现了衣服残鞋,似乎是躲进了深山,被野兽吃掉了。”

    “似乎?”叶鲲慢慢地抬头,眼神阴鸷的看着手下,猛地把酒杯砸了过去,酒杯在地上碎成一片片,手下丝毫未动,“再给我说似乎,就去死好了!”

    因为这些模棱两可的答案,叶家差点就灭了!

    “去找,给我把地方翻遍了了也要找到,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门外站着一个老人,他敲了敲门,然后走的进来,叶鲲见是他,站了起来。

    ??“萧伯。”他这样称呼。

    “您似乎并不准备处理棣温。”老人看着他的双眼,这样问道。

    对于萧伯来说,叶鲲的年纪并不算大,甚至还只是个孩子。他这样优柔寡断,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既如此,做为一个老人,一个家臣,就该提点着他。

    叶鲲皱了皱眉,许久才道,“萧伯,那是个人才,若能为我所用……”

    “他不能。”萧伯沉声打断,“难道您忘了他带来了什么样的灾难?”

    为了维系一个大家族,叶鲲这些年都是这么狠过来的,只有那么一丝丝的犹豫,因为初见时秦殷对他的不计较……就像那双眼睛。

    当他用审时度势的目光看向秦殷时,她却很坚定的告诉他,“我是棣温,出使这件事,我能为大人您解决。”

    气度决不是寻常骗子能有的。

    事实上,就算是骗人,这位棣温就一直比一般的骗子要来得更勇猛些。

    东邑……

    想起这儿,叶鲲的眼神暗了暗,他冷声开口,再说出口的话却多了几分冷冽,“去找到他,死要见尸——活,也要见尸!”

    萧伯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两人谈话的内容也从棣温这个将死之人到了如今的朝堂。

    “前些日子,皇上派了李相全权处理,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李家得到重用,受到威胁最大的自然是叶家。

    对此叶鲲只是笑了笑,语气不屑道:“边封寨就是一块难啃的肉骨头,谁都想要咬上一口,可却不是谁都能咬到这么一口。李相既然这么有信心,不如就让他去碰碰钉子好了。”

    他料准了,自己做不成的事凭什么他李相这个糟老头就能做到?他仿佛就看到之后在朝堂相遇自己嘲笑她的眼神了。

    与边封寨的结盟如今迫在眉睫,可叶鲲还不当回事儿,萧伯看着他猖狂大笑的模样,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

    “不可大意呀!”

    “我自有分寸。”叶鲲不再多言,今天他肯听萧伯的话痛下杀手,是个很了不起的决定了。

    虽说是有隐患留不得,可那般有灵气的人才实在难找。

    说到底,还是可惜了。

    君胤所不曾听到的消息,便是那之后数日发生的。

    敖昂与南兆国结为了秦晋之好,此后数十年,都要手拉着手一致对外了,这对周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都不是一个好消息,对叶家,更是。

    他叶鲲心心念念着做不成的事情别人做到了,本想要的嘲讽却变成了被别人嘲讽。

    更可怕的是,日后在南兆,好处便不再是几大家族分食易之了,他们的头顶上,终于出现了一个累似于领导者一样的存在。

    李家在南兆……地位已不同日而语。

    这一点叶鲲再怎么后悔也没有挽回的办法了,只能让人加快速度去寻找秦殷,对他的恨意已经超过了对人才的怜惜了。

    现在,叶鲲只想把秦殷扒皮抽筋,措骨扬灰!

    ……

    长邑皇宫中,景象却不是那般萧糜。

    春日将尽,万物复苏,宫人们准备着用物,要在各宫换上新装。

    下了早朝,楚淮阳和肖青云并肩而行,这几日,太子告假,连江辰也告假,同是一党,楚淮阳自然多少是要关照一下肖青云的。

    “肖将军,这乍暖还寒的时候最容易生病了,你可别像江大学士,和那个病秧子一样,受了风寒。”

    肖青云只得苦兮兮的应着,难不成他也要和楚淮阳一样叫江辰病秧子?

    两人又闲扯了几句,肖青云便道:“且在此别过,我今日还得在东宫当值。”

    “一起去吧。”楚淮阳忽然道,“殿下也病了好久了,我这当臣子的也不曾去拜见,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说着脚下步伐改了一个方向,就要往东宫而去。

    肖青云顿时惊起一身冷汗——他的大舅姥爷喂!可不能这样吓他。

    连忙拉住楚淮阳,肖将军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紧张过,“这样不好吧……”

    “嗯?”楚淮阳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有什么不好的,以前也不是没求见过。”

    肖青云脑袋瓜子转得极快,“殿下这几日带了高烧,白日里睡得时日长了些,我也是几日都没说上话了,这不是怕你白跑一趟。”

    楚淮阳将信将疑,也没有再多坚持什么。

    他想着,反正无事,要不干脆江辰府上探望探望?

    想法一冒出来他就打了个哆嗦,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两人嘻嘻哈哈说了一会话,谁也没有注意在他们身后的轿子里,君彻的嘴角微微的弯起——原来,太子病得这般严重啊,那他这个当兄弟的,怎能不关怀关怀?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