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渡鬼系统〕〔冰山总裁的近身高〕〔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殿下:丞相大〕〔极品狂医〕〔霸道萌宠:边少,〕〔重生欢喜军婚〕〔末日阳山〕〔路过漫威的骑士〕〔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战狼狂兵〕〔我的冰山女总裁〕〔双姝〕〔梦醒不知爱欢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五十章 女土匪
    靠近澜江一带,这里的交易行业发展的红红火火,因而这小镇子,倒是热闹的很。

    人一多,事情就露出来了。

    比如说,家家户户的门上,都喜欢挂着一红一绿,两块板子,听说,是当年先皇非常喜欢的,所以每家每户上都要上的这两个本子,一块板子上丈夫的名字,另一块上面写着妻子的姓氏。

    湘娘已经多年没有回来了,看什么都新鲜。左摸摸右摸摸,还始终不买。

    “湘娘,人多可别走散了。”她可是个药贩子加毒贩子,轻功什么的,一点儿不会,若是和湘娘走丢了,事儿就麻烦了。

    萧七娘回头正准备拉着湘娘,忽然,一辆马车从眼前闪过,马车走得并不快,看上去也不是无话,跟路面上见到的马车,的确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她一眼就看出来了,这辆马车的主人,非富即贵。

    别的不看,就光看这辆车的体积,比别的车远远地大出了许多,里面应该是铺满了地毯,生怕坐着的人磕着碰着。

    “等等。”她上前一步,一只手拦着,像是要拦下了马车。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挑开了车帘。那只手骨节分明,虎口处有时一点点的薄茧。

    可是也只是挑开了一点点的缝隙,那车里的人,并没有出来露面。

    “怎么又停下了?还不赶紧赶路!”

    “公子,有位姑娘拦着马车呢。”

    于是车上的人沉默了——这里的民风已经如此开化了吗?大姑娘还能在大路上拦人了吗?

    “小女子没有恶意,只是有一事想要请教一下。”萧七娘直直看着那掀开一点的车帘,朗声道,“敢问车上公子,是否姓江。”

    若是普通的马车,过也就过了。

    萧七娘自认为不是眼尖的人,可那车上挂着的饰品,如今已经有得卖了,那是手工编织的,以前一些老人会编两个哄哄小孩子,便是现在的年轻人也不一定会认识。

    可这样的骗织物,宫里的老嬷嬷倒是经常编来哄她开心。

    所以才敢这么正大光明的挂在马车上?

    萧七娘只是随意一猜,若马车上的正是江辰……

    “我家公子自然姓江。”车帘掀开了,有个伶俐模样的小姑娘从车厢里钻了出来,拍了拍马车,撇嘴道,“这么大一个江字,你看见了也不稀罕。”

    果然,顺着她的手看去,马车上还真有个江字。

    这还真像是东邑国士族大夫的习俗,恨不得把一切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装饰起来,来显摆自己的权贵。

    “……”萧七娘头一回觉得自己眼瘸了,因为她真没有看见来着。

    那侍女继续问道:“姑娘,您找我们家公子做什么?”

    萧七娘道:“也不是什么大事……”

    她话还没说完,侍女就已经口齿伶俐的接过话了,“那烦您让让,我们在赶路回家呢。”

    回家?回东邑?

    分明挂着萧国的物什!

    萧七娘的心里顿时激起了一股火。今天本来就有一肚子气,想她乃是逍遥谷的谷主,平日里有谁敢招惹她?偏生今天,像是接连碰壁。

    “人走可以,东西留下。”想着,萧七娘就是一昂头,指着那挂饰,姿态说不出的高傲拔扈,“本姑娘看上了!”

    这话实在说得理直气壮,把那侍女都说愣住了。

    这世上,怎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还是个女人!

    好半天,侍女才憋出一句话来,“你是土匪,要抢劫不成?”

    “抢就抢了。”说着,萧七娘踩着车辙一个纵身,直接把挂饰给拽了下来,还颇为得意的冲侍女一个挑眉,像是在说——这般,你奈我何?

    “你!”侍女紧握着双手,已在暴发的边缘了。

    这时,车内响起一声轻唤,温温润润的,十分好听,“香萝,莫闹。”

    “公子,”香萝听到了江辰的声音,瞬间变得低眉顺眼了起来,“是这女土匪无礼在先……”

    这一行主仆三人,可不就是江辰主仆。

    他带去找秦殷的人大多数留在了边封寨附近,仍在寻找秦殷,越来越多的痕迹证明着,秦殷就在那儿!

    或者说,她在那儿生活过。

    提着半上不下的一颗心终于可以往下放一放了,她知道人还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如此,他才敢带着一老仆和香萝,赶回东邑国去。

    只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竟被一个女人拦了路。

    这世上姓江的公子不在少数,偏她一拦一问,还真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正巧拦了个姓江的?

    怕就怕,被人认出来了,专门在这儿等着他呢。

    江辰淡淡一笑,心里已经有了诸多计较。

    “那你便要与她一般?”

    香萝一听,差点笑了出来。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定会管理好自己的言行,以免‘误入歧途’,形如‘泼妇’。”香萝说得一字一顿,就是要故意说给萧七娘听。

    这回,两人像是调换了角色,滋滋得意的成了香萝,咬牙切齿的变成了萧七娘。

    泼妇?

    这两人一唱一和,居然说她是泼妇!

    一肚子的火气像是终于被点燃了一般,哄一下全炸开了,萧七娘敛了怒色,冷着一张脸,讥笑了一声,忽然伸手拽住了香萝的脖子死死的掐住。

    “咳!”香萝心下大惊,这女人,速度怎会如此之快!

    “是我们冒犯了。”那好听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了,这回车帘被掀开了,年轻的素衣公子神色淡淡,眉眼舒展着像不甚在意这个小丫环。

    可若真的不在意,公子怎么会出面来救一个丫头?

    笑话。

    萧七娘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人,长衫而立,气质卓群,还有几分熟悉的感觉,绝对不是什么寻常人家的公子。左右联想,她忽然挑唇一笑,道:“江公子,若是想要这个丫头的命,就跟我来吧!”

    言罢,她绝尘而去。

    江辰望着她那消失不见的背影,长长的叹了口气——这都是什么事。

    碰上女土匪劫人?

    “七娘!”这时,湘娘终于挤了上前,正巧看到萧七娘带着人走了,她手上还拎着一包霜糖饼,这会儿要也不是,扔也不是。

    “这位姑娘。”江辰笑着对湘娘鞠了一躬,“还劳烦姑娘劫持在下。”

    “哈?”湘娘目瞪口呆,这又是怎么了?

    江辰解释道:“刚刚那位姑娘……带着我的侍女往渡口去了,可在下并无船可渡。”

    湘娘捂住了脸,还以为李旻烨在逍遥谷萧七娘就会安分点,可这会儿一离了人,又开始做事让她摸不着边了,劫了人家侍女做什么呦,是看上人家姑娘了,还是人家公子了?

    这会儿湘娘才仔细打量了一番江辰,心下一跳,暗暗道,别说,这位容貌气质,倒是真比那病怏怏的李旻烨强上几分。

    “姑娘?”

    湘娘被唤得回了神,才尴尬的一笑,“公了随我来。”

    等画舫驶入湖中央,遥遥可望逍遥谷了,江辰才微微皱了皱眉,而后又似不甚在意,刻意的去忽略所见一般,只是安坐着。

    湘娘不着痕迹的观察着他,心里的满意越来越多,处变不惊,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也分得极清,是个君子。

    她不怕什么外人入谷不和规矩,一来谷也无这种规矩,二来,七娘分明就是故意引人入谷,她自有她的打算,湘娘只管配合她。

    不消片刻,江辰便在湘娘的带领下来到谷中,湘娘巧笑道:“公子觉得,我们这谷中如何?”

    江辰微微眯眼,这是寒暄?还是在试探他?

    “极好。”江大学士不愿多说,你们劫了人还试探个不停,有完没完?他也是有脾气的。

    湘娘笑笑,也不在意,“前面便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大吼给打断了,江辰瞧着什么从屋子里滚了出来,滚了两滚停在了湘娘脚下,仔细一看,原来是个男人。

    男人一看是湘娘,像是觅到了什么救星一般,连滚带爬的躲到湘娘身后,哆哆嗦嗦说话都不利索,“师师师傅,里面有个疯女人啊!”

    疯……女人?

    湘娘努力维持着笑容,道:“有客人在,小丘你这样像什么话。门主可在?”

    这小子便是骆丘,因着为李旻烨号过脉被湘娘看见了,瞧他还有几份天赋,便收在了自己手下打杂,偶尔也指点他一两招,一两二去,那小子脸皮厚的就开始叫她师傅了,时间久了,还真有几分师徒的感觉。

    只是……湘娘更愿意他叫自己姐姐呀!

    他们年纪差得又不多!

    骆丘可怜巴巴的摇摇头,“没有,门主不在,我才刚到,就被那疯女人给揍了一顿!”

    简直莫名其妙的!

    湘娘一下子就知道是谁了,这会火气最大的也没有谁,好猜的很。

    她情不自禁地捂住了额头,唉,真是一刻都不消停啊……

    “见笑了。”湘娘笑了笑,“请吧,我们谷主在里面等候了。”

    “看来前方是龙潭虎穴,我也要进去闯一下了。”江辰不以为意的一笑,他也不怕前面有什么在等着他,一撩袍脚,挺直了腰板,头也不回的踏进门槛。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