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俏妻宠夫无下限:〕〔隐婚契约:夜帝的〕〔漫威之召唤女主角〕〔慕平生〕〔诸天万界第一战机〕〔竹马专属宠:萌货〕〔漫威里的农药系统〕〔轮回从僵尸先生开〕〔名门婚令:吻安,〕〔回到八零当女兵〕〔女总裁的近身高手〕〔末世之小冰河〕〔将门凤华〕〔龙皇古帝〕〔诸天问武〕〔极幻之道〕〔光头武僧在都市〕〔蜜恋百分百:恶魔〕〔都市天龙至尊〕〔专属小甜心:军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五十二章 物是人非
    “……”

    江辰身形顿了顿。

    “几天前,我在山上捡了个姑娘,和你打听得那个少年长的一模一样。”李旻烨背着手,踱步到他身边,像是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到了光明之下,“只是可惜,她是个女人,名字也不是棣温,而是叫做姮乐。”

    江辰为难的,又像是自嘲的一笑,“李门主,那样的人,我并不认识。夜深,二位早些休息。”

    李旻烨没有解释一句话,侧身贴着江辰在他之前出了房间,伸手推开了隔壁房间的门,“江大人何不信我一次?若是信不过,那自己眼睛见到的,总能相信吧?”

    江辰愣了一下,却又仿佛被什么吸住了目光一般,直直看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的蜡烛并没有熄灭,昏黄的烛光,还有那一点点发白的天边,愈加靠近的那个人,变得不可思议了起来。

    记忆中瘦小的身躯只是长长了些许,仍旧是……瘦的很,惨白的脸上仿佛毫无生气一般,他小心翼翼地伸手轻探,便是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她果然……还活着。

    分明刚刚,他还觉得一切都那么的不如意不顺心,可是此刻,他却觉得,真好。

    只要她活着,就好。

    “秦殷……”他喃喃,弯起唇角,似乎是想要努力绽出一个笑容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却有些湿润了。

    真的,真的,很久不见了。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他缓缓坐到床边,怜爱的将她脸颊上的碎发拨到耳后,露出了她清瘦的脸庞,“怎么会这样,她生病了吗?”

    这么瘦,大概也是不好好吃饭的。

    这些日子,她到底是受了多少苦?

    “已经为她试了针,大概很快就会醒了。”萧七娘道,“在这里,我是最厉害的大夫。”

    说着,她一歪脑袋,对着江辰挑唇一笑,那神情,分明就是在挑衅江辰——怎么样,刚刚还看不起老娘,现在是不是想要跪着叫“大夫”?

    江辰站了起来,对着萧七娘认认真真的还礼,“多谢郡主。”

    他们真的找了秦殷太久了,萧七娘不知道,她救回来的不仅仅是一个秦殷,更多的是他们对一个人的坚持。

    “……你这样客气,我倒是得意不起来了。”萧七娘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还有,江公子以后就不要叫我郡主了,早就不是了。”

    一个人,要先有家,才能有在这个家的身份。

    可如果她的家是这个国呢?

    这么一想,江辰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从小长在宫里的娇贵郡主,现在却变成了这副山大王的模样了。

    生活无奈,谁都是被逼出来的。

    “时间不早了,江公子还是早点休息。”萧七娘道,“明天再来看她也不迟。”

    江辰却是摇了摇头,“我就在这里。”

    他哪里也不去了,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小丫头,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离开?再丢掉了,可能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她的手凉凉的,而且全是细小的伤口,还有这咯人的老茧……这不是拿笔的手,是满满的控诉。

    江辰轻轻握住秦殷的手,像是要这样一直看着她一样。

    “我们走吧。”萧七娘对李旻烨道。

    后者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看了那两人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这样的一言不发,才是真正的夜门门主。

    一切,都好像在慢慢回到正轨一样,前进,发展。

    逍遥谷的最里面有个小宅子,那是萧七娘的药房。

    里面虽然储存的药物很少,可是件件都是极品,哪一个拿出来不是能吊命的?

    知道这儿的人并不多,但说实话,也不是什么秘密的地方。

    对于现在的萧七娘来说,坦诚的对待每一个人,才是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虽然老是被湘娘吐槽,自己这样做也只是闲的没事做了。

    “若是哪一天,要我死在这里,我大概会选择这个小茅草屋子里。”萧七娘和湘娘开玩笑道。

    这会儿,他们三个人——带上了到了刚到没几天的骆丘。

    骆丘很是幽怨的看着萧七娘,这会儿的她,自己坐在椅子上,双腿翘着,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还悠闲的打了个呵欠!

    而这碾药的苦事,就一下子落到了自己和师傅身上,阿不,确切的来说,就只有自己在认真的干活,师傅也在插科打诨,时不时的吃点心又喝喝茶,这是在开茶壶大会吗?

    骆丘强烈怀疑,这两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个男人看待着,当自己是小弟,随意使唤呢。

    敲门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萧七娘和湘娘对视了一眼,湘娘会心一笑,草草收拾了一番,对骆丘道:“小丘,我们去熬药吧,还有客人要等着我们照顾呢。”

    “这谷里还有其他的病人?”骆丘下意识的问道。

    他还以为,自己要照顾的病秧子,就只有他们那个天天只穿一件黑衣服的门主大人呢。

    湘娘但笑不语,一开门,门口站着的人果然是李旻烨。

    只是骆丘吓了一跳,刚刚看见李旻烨的瞬间,他还以为自己腹诽他是病秧子的事被他听见了呢!

    那样……就太神奇了。

    “门主。”

    “恩。”李旻烨扫了一眼湘娘手上抱着的东西,淡淡道,“有劳湘娘照顾了。”

    他说的是谁,恐怕在场的只有骆丘一个人不知道。

    就像这个小茅草屋子,纵然知道它的人不在少数,可是,敢来敲门的,却不是人人都有资格。

    “我先走了,七娘在屋子里休息,你好好劝劝她,莫要再惹她生气了。”

    李旻烨点点头,却也不甚在意,这萧七娘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但凡见着他的日子里,总是生着气的。

    直到走远了,骆丘才问道:“门主为什么要惹那个疯……恩,萧谷主生气?”

    湘娘笑道:“气他装傻充愣,你也不要整日里打听这些,去把药煎了,要等它熬成一碗,在端上来送到客房里。”

    骆丘连忙应下。

    如果他没有记错,客房里现在住着的人,是一个姓江的贵家公子,果然是生病了,才会来逍遥谷,不然谁愿意来找这个疯女人?

    ……有一个人主动来找萧七娘,他就是此刻站在萧七娘面前的李旻烨。

    主动说话的还是萧七娘,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尴尬的气氛,淡淡的,宛如多年的好友在相处,“你告诉江辰,这样一来江辰就欠着你的人情了,你要他怎么还?”

    “你也说他欠着我人情了。”李旻烨坐了下来,正好坐到萧七娘的对面,他看着一旁矮桌子上放着的小碗,里面还有好几块没吃完的霜花糕,默默地抿了抿唇,

    ……现在的姑娘们,怎么都这么喜欢吃些甜腻的糕点?

    “江辰是个人才,他日后会有用的。”萧七娘用手戳了戳软乎乎的霜花糕,凉了,已经不好吃了。

    李旻烨深深地望着萧七娘,似乎想要看出来她到底在想些什么,“这样真的好吗?江大人可是你们旧国的人。”

    旧国啊……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他现在,不是东邑国的大学士吗?”

    这话说的酸溜溜的,倒像是在说着嘲讽的反话。

    李旻烨笑了起来,“你这会儿,倒是像个撒娇的小姑娘了。”

    “小姑娘?我这年纪了。”她拍了拍手,“走了,去看看贵客们。”

    都睡了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有醒呢?

    难道还要在扎一次银针?

    “不如去看看你的小药园?”李旻烨忽然道。

    “诶?”萧七娘惊讶的回头看他,“你又发烧了?”

    “……”李旻烨抖了抖眉毛,“不看也罢。”

    说着,便起身要走,衣袖却被萧七娘拽住。

    “你上哪儿去?”萧七娘看着李旻烨的背影,恨得牙痒痒,“不是说去看药园的吗?”

    这男人,就是能让她坚定的心一次次软下来,她这萧国郡主的尊严,在夜门门主面前,向来都是一文不值。

    因为江辰暂时落脚在了这里,于是这两天,总是有传信的白鸽飞来飞去。

    骆丘正好端着药去客房,看见又一只白鸽飞过,他不禁咋舌,“真是的,这还真是个大忙人。”

    敲了好久的房门,里面都没有回应,骆丘皱着眉头想,“该不会是晕倒在里面了吧?”

    “我进来了!”骆丘立刻大喊了一声,直接就推门进去了。

    房间里没有什么姓江的贵公子,只有一个躺在床上的瘦丫头。

    骆丘眨巴眨巴眼,“还真是晕倒了?”

    可是,这人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

    骆丘走近跟前一看,差点吓得一个踉跄。

    这……这……这不是……棣温?

    纵然是瘦了不少,看着更加清秀了,可是,他不会认错人的,这就是棣温!

    “喂,棣温兄?”骆丘赶紧把药碗一放,“你怎么了?”

    可是秦殷没有一点回应,她还没有醒过来,像是沉迷在一个美梦当中,难以自拔。

    骆丘下意识的搭住秦殷的手腕,一个大夫的本能就这样被激发了出来,看见病人,总是想要先号脉看看到底是哪儿出了毛病。

    脉象平稳,虽然很虚弱,可是不像是大病之向。

    那么究竟是因为什么,还没有醒呢?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