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竹马碗里来〕〔暴力丹尊〕〔百炼求仙〕〔从中武世界开始〕〔神帝归来〕〔星际剑神〕〔土豪修仙系统〕〔金融弑猎者〕〔荣誉之路〕〔晚钟教会〕〔最强灵异大师〕〔世上最乱混穿〕〔极品修仙神豪〕〔我的无限修改器〕〔重生甜蜜蜜:总裁〕〔史上第一升级〕〔这大侠我不养成了〕〔超级工业霸主〕〔重生野性时代〕〔神荒魔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君似离笼
    还有,这分明是个女人啊!

    他的棣温兄弟,怎么变成女人了?!

    骆丘看着眼前的棣温,久久都不能回神,但认清棣温的女儿身之后,以往那些交集全都在脑海里浮了上来,再忆起那一颦一笑,虽然棣温在极力掩盖,但放在女子身上却也是毫不违和的啊!

    这现实性的冲击和棣温长久的沉睡,让这位被棣温一手带到夜门的骆丘兄弟坐在床边是五味陈杂。

    天上飞来飞去的白鸽,每一只都是在催着他回去的信件,江辰也知道,自己不该再这样逗留,只是现在的他,就好像是找到了许久没找到的执着,满足的心情充斥着他的心。

    他哪里都不想去。

    “公子。”香萝道,“如今秦大人也找到了,我们……要回京都吗?”

    “要回去的。”江辰抬头,倏尔低喃,“总觉得,这是找到了一个,又丢了另一个。”

    那最后一只飞来的白鸽带来的信笺上,寥寥几笔,写的却是个能令东邑动荡一番的消息——君似离笼。

    能让他称得上为一声“君”的,眼下也就只有君胤一个人了。

    君胤不在宫里?

    这样的消息如今还没有得到证实,只是越是捂得严严实实,越让人觉得奇怪。

    长邑皇宫那座黄金的樊笼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那奴婢这就去准备。”香萝的步子踏的欢快,虽然不是没有和公子一起出门的时候,但这趟出门,她总是觉得心头不安,不论是遇到了这个状似女土匪的故国郡主,还是那病怏怏的夜门门主。

    这不像郡主的郡主就好似一个血淋淋的事实,一直在提醒她,故国早就亡了。

    “等等。”江辰制止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至少要看着秦殷醒过来。

    不然哪里放的下心去做别的事情,他此番的目的虽是找到秦殷,但现在秦殷这样的状况,还真不能判定是死是活了。

    “公子。”香萝拉了拉江辰的衣袖,“是夜门门主,朝着这儿走来了。”

    果然,不远处正走过来的两个人正是从小药园散步到这儿的李旻烨和萧七娘两人。

    这一提醒,双方都注意到了彼此,萧七娘停下了脚步,朝着江辰点了点头,然后又对李旻烨说了什么,就离开了,并没有主动上前去和江辰说话。

    有点主动避开的感觉。

    总有些时候,因为意志不同,本该是最亲近的人却偏生要变成陌路,江辰想,他和萧七娘大概就是这样一种人,他欣赏不了她的豪迈,她也喜欢不了他的温润。

    这样也好,免得尴尬。

    倒是李旻烨,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我以为江大人会守在姮乐身边一步也不肯离开的。”

    江辰笑了笑,不知道怎么的,听见李旻烨这样称呼秦殷,江辰的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心知这定是秦殷游荡在外用的其他别名,例如“棣温”,但仍旧有些膈应得慌。

    “总不能吃喝拉撒都在那儿。”江辰道,“更何况,李门主不是有些话想要单独对我说吗?”

    “我想知道姮乐的身份。”李旻烨毫不掩饰自己的内心,开门见山道,“而且,我帮了江大人的大忙,江大人要怎么报答我呢?”

    “你还真是不客气。”江辰沉默了一下,淡淡道:“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找她,至于她是谁,这种问题,你应该去问她本人。”

    手上的信笺捂得有点热乎,江辰就慢慢的把它撕掉了,当着李旻烨的面,把它变成了碎片,随风扬去。

    “江某不是什么厉害的人,我能做到的,相信李门主也差不到哪儿去。”他道,“常言道大恩不言谢,日后,有用得到江某的地方,豁出性命,江某也会为李门主赴汤蹈火。”

    男人不轻易许诺,可他的诺言今次却有些重了。

    为了一个救过他命的女子,就许下这么重的誓言?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还真是赚到了。”两人对视许久,就仿佛有一场看不见的火花在两人的视线中间闪过,骇人的很。

    “救了一个女子,能赚江大人一个许诺,够了。只是你这样,反而呢……让我更好奇,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子了。”

    往后,或许会有用到东邑人的时候,保不齐那时候,一切又都不一样了,一如他从一开始就没看清楚过的棣温亦或……姮乐。

    李旻烨如是想。

    与李旻烨短暂谈了一会儿后,江辰又回到了秦殷的房间,看着几日不吃不喝昏迷不醒的秦殷,竟显得更消瘦了。

    他轻叹了口气,又坐在了床榻旁边,拿了本书看,却怎么也平复不了繁杂的头绪。

    心中有事的江辰自然是没有发现屋外有个鬼鬼祟祟的脑袋正在往里探视着。

    鬼祟打探的那人心中的疑惑是最多的。

    不对。

    这情况有些奇怪。

    骆丘扒着门往屋子里探头探脑的看过去,似乎想用他那闪亮的大眼发现点什么,可是,屋子里的人只是静静地坐着,手上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这是在看什么藏宝图吗?都舍不得丢开去喝一口水。

    而且,看了这么长时间了,他居然连翻一页都没有。

    房间是棣温的房间,她还躺在床上毫无知觉,可是,屋子里坐着的那男人,却是骆丘所不认识的。

    若是以前见过这样气质卓群的男人,他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早在一看见这貌似棣温的女子的时候,骆丘就跑去询问了,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这就是他的小兄弟棣温——那只是小姑娘在外行走借用的兄长的名字,她真正的名字,是姮乐。

    她……原来是个女人。

    骆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再回去,房间里已经坐了一个男人了,是江辰回来了,可惜的是骆丘并不认识。

    只好这样趴在门边偷看着,好有什么情况就赶紧跑进去,他和棣温……不对,应该是姮乐,他俩可是兄弟来着!

    “你在看些什么?”

    耳边的声音轻轻的,似乎是为了配合他现在偷看的行为,还特意压低了声音在耳边说的。

    骆丘吓了一跳,捂着耳朵跌坐在地上,脸都红了,回头一看,竟是小凌。

    这人,怎么贴到别人耳边这么近!

    “小丘……”

    “嘘——”骆丘赶紧一把捂住小凌的嘴,“轻点声音,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骆大夫。”小凌身后还跟着一个人,身形高大,和李旻烨一样穿着一件黑衣,只是脸庞要比李旻烨要来的更加硬朗一些。

    那人便是李旻烨身边的另一个人,吴戈。

    吴戈拎着小凌的衣领,把人从骆丘的手上解救了出来,无可奈何的看着这两个人,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胡闹的来胡闹的去。

    “吴大哥!”骆丘笑了笑,“你也来了。”

    “恩。”吴戈淡淡道,又不放心的回头嘱咐道,“你们两个不要再胡闹了,要是惹恼了门主,有的你们罪受。”

    一般说这样的话,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又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发生了,急需要李旻烨自己亲自动手去解决,这个时候要是惹到李旻烨,那肯定会下场很惨……

    “呃……”骆丘撇嘴,记起自己第一次惹到李旻烨,天不怕地不怕的,也不知道那句话惹到了李旻烨,于是那一天,骆丘过得异常悲惨,甚至那之后好久想起来都觉的十分的可怕。

    而小凌,他更是从小到大,被李旻烨都训练出来了。

    “快走吧,你怎么能偷看呢,一会儿主人生气了就不好了。”小凌拽住骆丘的衣角就往外拖,骆丘挣扎了有好半天,最后还是被他给拽走了。

    “话说回来,小凌,你可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呀?”

    “男人?你说的是房间的男人?”小凌抬眸,看了一眼房间的方向,“你不认识?他可是鼎鼎有名的大学士江辰。”

    大学士江辰?!

    骆丘捂着嘴,棣温还认识这样的人吗?

    像他这种在边城小镇上苦读书的穷书生,都听过大学士的鼎鼎大名,却也不曾想有朝一日能亲眼一见这大学士啊!

    骆丘一下子兴奋了,够着身子往里瞧,却怎么也看不真切低头认真看书的男子全貌。

    “只不过是东邑国的大学士。”小凌耸耸肩,纵然江辰再厉害,于他来讲也仅仅是个厉害的人。在他心里,李旻烨才是他的主人。

    “走吧。”小凌抓住骆丘的衣领,“不要在这里了,打扰了人家多不好。”

    打扰?

    骆丘一愣。

    的确,能这样倾心守护着,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不简单,姮乐她莫不是……他的侍妾?

    越想越觉得,这样的事才叫正常,不然,门主这么神出鬼没的人,怎么会亲自去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还亲自带到逍遥谷来为她医治,若是大贵族的家眷侍妾,这道理也就说得通了。

    “诶,听闻你也是东邑人,见着东邑的大学士恐怕像见着亲人似的吧?”

    二人走远了,小凌才琢磨着问了句。

    对呢,他也是东邑人,这一点好像到了夜门就渐渐被模糊了,亲人……又是多久没听到过的词了,他在这夜门里呆长了,都忘记要回家了。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帝国萌宝:奔跑吧〕〔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君临星空〕〔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