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有场恋爱谈〕〔农门辣妻:猎户相〕〔独家蜜宠,老公请〕〔兵临都市护女神〕〔天命大改造〕〔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武者诸天〕〔地球穿越时代〕〔土豪修仙系统〕〔清尘系列之黑骨〕〔网游之反派!〕〔天地星尊〕〔正义的拳头〕〔甜蜜婚令:首长的〕〔春野小农民〕〔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个将门不一般〕〔成为仙兽师的小民〕〔我从天界归来〕〔狼性总裁,超会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五十八章 死不了
    杜北道人在哪?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就算是他的弟子,肖青云也不能掌握他的行踪,只是依稀能够判断,在这个时候,杜北道人一定会回山里来。

    君胤全凭着心来,能不能遇上,也看运气,总不能派人把整座山都封起来,那样,非但不会遇到他,反而会把自己的行踪给暴露出去。

    所以,君胤把算在这里住上,用最笨的方法,守株待兔,等着他回来。

    只是没想到,才一天,就见到了,运气不可谓不好。

    “谌大哥,你抓住他,他吃了我的肉还赖皮!”

    杜北道人哈哈一笑,那一声前辈透露的信息太多了,他不可能察觉不到。况且,眼前人虽然着装普通,行为里却有一种名为规与矩的东西束缚与支撑着,这是哪家的公子哥,来山里游玩不成?

    “烤得很好吃。”杜北道人拍了拍君胤的肩膀,轻轻两下,却让他觉得如有千斤重,“只是份量太轻了,经过瀑流的冲涮,才能担得起重任呀。”

    留下这么一句话,杜北道人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君胤站在原地,听不见杜小南在咋咋呼呼,只是轻喃一声,“瀑……流?”

    那是什么?

    ……

    杜北道人特别怕热。

    因而一到将热不热的时节,他就会回来避暑。

    所谓的避暑,其实也很简单,山上有着一处瀑布,平日里山下百姓吃的水也大多数是在这里挑的,瀑布流下来,很快就积累了一谭冰泉一般的深潭。

    听说,杜北道人就住在瀑布附近,他还挺喜欢扮成孤苦老人,经常往来山上挑水的百姓骗吃骗喝。吃喝完就在潭水边乘风纳凉,好不惬意。

    然而,没有人能认出来,这位看似好吃又孤苦的老人和大名鼎鼎的杜北道人联系起来,更没有人在知道他的身份后还能再见到他。

    因为,他住在瀑布的另一边。想要穿过瀑布见到他?那简直不可能!

    谁知道那个瀑布到底有多宽,后面是不是全是水?弄丢了性命可就不划算了。

    “你说。”杜小南趴在深潭边,清澈见底的深潭倒映着她清秀的脸庞,“那个老头儿如果喜欢在这里洗澡乘凉,那山下的人喝的水,不就都是他的洗澡水嘛?”

    原本没怎么留意过这周边的君胤,此时倒是留心瞧着这山崖,杜北道人的确会选地方,这位置得天独厚,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

    “谌大哥,你怎么又不说话了?”杜小南一晃一晃的,君胤真担心她会直接掉进潭水里,“你每次都不说话,搞得我好像话特别多似的。”

    君胤倚着一旁的树干,懒懒地扫了杜小南一眼,“难道不是?”

    杜小南说了半天总算听到一个回音,然而却并不是什么好话,瞧见君胤盯着那水潭发呆,嘴巴就又闲不下来了。

    “你要去那里游水吗?虽然还没有到很热的时节,噗哈,那这样说起来,岂不是大家都喝的你们的洗澡水?”

    “你这样说,大家会伤心的,水是活水,这些问题都不会存在的。”君胤将手上的绳子扎紧,然后对着杜小南微微笑道,“你就留在这里吧,好好看着家,帮我照顾追月。”

    “你真的要去?”

    君胤淡笑道:“已经走了九十九步了,最后一步近在眼前,怎能放弃?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懂得道理但是,做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杜小南总有一种,他这是把自己给丢下了,前往另一个自己并不知道的世界了,她一阵心慌,也不管君胤叮嘱自己的话了,提着去裙摆往腰间一塞,就追了上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君胤走得太快了一点,明明只走了一会儿,可是就好像是再也追不上了,杜小南赶紧回去,把追月牵了出来,一阵焦急的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总是心神不宁,你就当帮帮……帮帮谌大哥,带我去追他好吗?”

    追月的鼻息猛的喷出,却还是扭过了脑袋不愿意。

    “我、我总觉得,会发生点什么。”杜小南一抹眼睛,把还没一机会流出来的眼泪给毙了下去,恶狠狠的瞪着追月道:“你这畜生,你去不去!”

    追月依旧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你不去算了!我自己去!反正人能跑掉,瀑布还能跑掉吗?”杜小南再也不敢耽搁,直接跑向了瀑布,反正离得也不远。

    可是……可是……怎么这么难跑到啊!

    杜小南一边粗喘着气,一边绝望的想,原来平时,君胤都是这样一次次的等着她吗?

    水流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杜小南瘫坐在地上,有一种跑断气的感觉,怎么办,明明近在眼前的,却永远都追不上,类似绝望的感觉。

    马的嘶鸣声传了过来,杜小南抬头看了过去,面前正在撅蹄子的骏马,可不就是神气飞扬的追月?

    “哈?你又跑出来干什么?”杜小南简直都要哭了,“这样还要再把你送回去,啊,你怎么这么会搞事情呀!”

    追月鄙视的看着杜小南,在地上刨了两下,仿佛在说——你这蠢货,上来!

    “诶?”杜小南瞪大了眼睛,只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你真是全天下最帅的马儿了!你等着,我一定给你好多好多的草吃!”

    追月喷着鼻息——谁稀罕你!

    瀑布落下的巨大水流声,像是平地一声的巨响,炸开了这一个小小的山谷似的,杜小南呆愣的坐在马上,似乎难以相信眼前的情景。

    实在是太壮观了!

    要穿越这样的瀑布,仅仅是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呢?

    在自然面前,在天地面,仅仅是一个毫无力量的凡人,实在是太难了。

    “我的天哪……平时那个老头子,都是用这么大的澡池子洗澡吗?”杜小南喃喃,原来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个水潭,只是冰山一角,自己以为的很靠近的声音,其实还远得很。

    只有站在正向的面前,一切才会看的真实。

    追月不耐烦的蹦跶了两下,杜小南下意识的回过神来了,对了,她是来找人的!

    他在哪儿?

    谌大哥在哪?

    四下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地上,正躺着一个黑影。

    “谌大哥!”杜小南赶紧翻身下马,跑了过去。

    君胤浑身都湿透了,他的腰上还绑着绳子,这会儿正躺在地上粗喘着大气,眼睛直直的看着天空,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些什么。

    天很蓝,云很白。

    还有鸟儿在叫,他似乎都能看得见,树叶发芽的时候,嫩叶舒卷,是生命的样子。

    原来,白天的时候,一切可以这么美丽。

    为什么以前没有好好看过呢?以前,没有和她一起去,静下心来,静静地看一下这个美丽的生命的开始……

    “谌大哥……”

    “你……你怎么来了。”君胤道,一开口,声音嘶哑的像是被撕裂了一般。

    “你怎么了?”杜小南托着他的头,眼泪扑棱棱的直往下掉,可是看着他着疲惫的样子,气又不打一出来,脱口吼了起来,“你个大傻蛋,还真的去跳瀑布呀!傻不傻!”

    少女的哭声夹杂着嘶吼声,在耳边渐渐远去,君胤眼前闪过的一幕幕画面,那个时候,她向自己伸出手来了,可是,他还没能够握住,她就落了下去,向着深渊。

    就好像眼前的这个地方,高高的,一落下,不是能看得见的水潭,是深渊。

    君胤举起手来捂住了自己的眼,就这样一个动作,他仿佛觉得自己快要累死了一样,手酸疼到无法抬起来,似乎就是在这一刻,他想要离开,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

    “喂、喂,谌大哥,你不会是要死了吧?”杜小南看着他这样子,更加担心了。

    “你的话真的很多。”君胤眉头蹙了一下,唇角微勾,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硬是将自己的身子撑了起来。

    “你再试就死了!”人怎么能够越过这样的一个瀑布呢?

    “死不了的。”君胤咳了一声,“多少次,都没有死成。”

    这世间,有多少人都在悬崖边拽着自己,不让自己死,公孙氏,公子……区区一个瀑布,又怎么会要了他的命?

    “你!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执拗不听劝呢?”杜小南急了。

    “你有没有想救一个人,却最后眼睁睁看着她离开?”君胤轻轻拍了两下的小南的肩膀,即便长久不曾打理,还是能看得清俊逸的轮廓,缓缓地靠在身后的巨石上,身上那股自东邑皇族而散发的贵气早已消散,此时的他,仿佛就是个在平凡不过的常人。

    “那个时候,我很自责,想着自己为什么不干脆一起死了算了,不是因为没救她,而是没能救她,我的怯懦,才是真正害死她的元凶。你还小,我希望有朝一日你会明白,想要去努力的心情,是即使会失败,也不能打败的。”

    虽然穿着朴素衣衫,连唇边都起了些青碴,但眉宇之间仍然清贵非常,嗓子虽沙哑,话语却像珠玉一样砸在兴头上,让杜小南心头直发堵。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帝国萌宝:奔跑吧〕〔凌天至尊〕〔君临星空〕〔蜜爱总裁,100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