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印至尊〕〔主神调查员〕〔斩魄之剑〕〔桃运邪医〕〔天脉谜踪〕〔逆天命:问梦情〕〔末世农场:黑心商〕〔演戏从超神学院开〕〔每一秒都在修炼〕〔剑逆天穹〕〔帝尊在上,医妃宠〕〔万界黑科技聊天群〕〔诡世将星〕〔纯阳第一掌教〕〔玄元立道〕〔帝妃惊天〕〔偏不入中宫〕〔系统之屠仙灭神〕〔强取豪夺:二少,〕〔都市之地狱之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六十四章 教识字
    “如何。”叶鲲问道。

    他静静的看着高坐主席上的首领,嘴角含着笑,眼神真诚。仿佛他真的是一个为了来和首领来说这件好事的一样。

    首领也在看他,只是他不像叶鲲这样从容,他紧皱着眉头。

    动一发则牵动全身,若是出兵,对于敖昂这样的部落来说,可就是劳命伤财的大事。

    “当然,我承若,边封寨缴获所得,全归首领所有。”叶鲲紧接着,像是引诱一般,又抛出了一个条件,对于部落来说,再也没有什么是比富饶的物资来的更加有诱惑力的了。

    果然,敖昂首领像是就在等他说这样的话,眉头渐渐舒展开来,露出了笑容。

    “叶将军,只是,你承诺的事情,都能兑现吗?”

    “首领似乎不是很了解,在南兆,我叶鲲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叶鲲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下来,他冷笑道,“我可是——叶鲲。”

    这件事就像是掀过了一个篇章,叶鲲在敖昂也没有呆多久,就起身回去了。

    他也怕夜长梦多,兵马需要调遣,还有对手需要提防,着实比该在此刻多费心。

    只是回去的时候,敖昂的使者也跟着一起去了,做了一次回礼,十分感激兆帝的关心,兆帝大喜,不仅赏赐了使者,更是大大赞赏了叶鲲,一时之间,那被暗云笼罩的将军府,终于又闪闪发光了一般。

    下了早朝,李丞相的马车从将军府路过,他掀起马车帘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笑着放下了车帘。

    真是聪明呀,叶鲲。

    知道从哪里下手,也知道怎么做是让他无可奈何的方法。

    只是这样,就算完了吗?

    边封寨易守难攻,若是没有敖昂从后面支援,那么,叶鲲势必需要更多的兵马来,还可能造成预计之外的伤亡,这样,即使拿下了边封寨,兆帝心里的欢喜也不一定会有多少,再加上李丞相也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纯良,落井下石一番……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事吧。

    叶鲲脑子可能不够用,但是萧伯可不蠢。他活着的年纪已经这么大了,该见识的都见识了,还能忘记这一点?

    一时之间,整个南兆国都陷入了一种慌乱之中,调兵遣将,又要与后方偷偷支援的敖昂做好对接,叶鲲实在是忙的有些头重脚轻,连坐下来歇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

    可偏生对此,李家真的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别说是李家了,就算是东邑国也没有任何动静。虽然啊动作小,但是,若是东邑国在这儿有探子,至少也开始布防了。

    只是他不知道,东邑国的兵马大元帅,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传信的信鸽这两天有些频繁,一直来来往往,飞往山谷里,只是君胤收到信笺时,并不是很在意。杜小南十分的好奇,老是凑过去,偷瞄上两眼,看见君胤看过来了,她就又假装转过头去。

    君胤好笑道:“想看就看,干什么偷偷摸摸的。”说完,他将手里的信笺撕了个粉碎。

    杜小南一撇嘴,委屈道:“你又拿我开刷,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认识字。”

    她蹲了下来,手上拿了一个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可是只是画的一些形状,隐隐约约还看得见“杜小南”三个字的形状,君胤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并没有说些什么。

    “呐……谌大哥,你教我识字好不好?”杜小南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有些犹豫,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说过的,要教我识字的……”

    她嘟嘟囔囔的,这会儿又变得像是个扭扭捏捏的小孩子了。

    君胤正在翻着书的手停了下来,可是只有片刻,他又开始翻动了起来,仿佛没有听到杜小南的话一样。

    他真的没有时间了,没有人知道那些雪花一般的信笺之中,究竟写着什么,除了他。

    南兆起兵了,正在攻打边封寨,刚刚和南兆结盟的敖昂出乎意料的派兵了。仿佛左右夹击一般,边封寨再怎么难攻,也会像是一个扇贝一样,架在了火上一个劲儿的翻烤,总有一天会受不了灼热,张开一条缝——那个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所以,他不能在浪费一点点的时间,他要变得强大,也不能什么都不管。他也不能什么都没有学成就回去,那样,自己的这一场“逃亡”般的离家出走,就会变得宛如一个笑话般的闹剧。

    一点意义都没有。

    明明就听见了,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杜小南不是傻子,她已经明白,在君胤的心里,恐怕一本书都比自己还要重要。

    说不委屈,那都是假的。

    可是自己为什么还是犯贱呢?就要非跟着他的身边,像个丫鬟一样照顾他呢?这么任劳任怨,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是因为什么。

    真是作贱自己。

    偏偏还甘之如饴。

    “小南。”君胤忽然抬头,他把这别别扭扭的小丫头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忽然就于心不忍了起来,他拾起地上被扔在一旁的树枝,在地上写下了四个字。

    杜小南立刻乐滋滋的凑了过去,一看,这笔画真多,比自己的名字要多得多了,“这念什么呀,好难写。”

    “生灵涂炭。”君胤道。

    “生灵涂炭?什么意思,要把炭灰倒在地上涂起来的意思吗?”

    “不是。”君胤摇了摇头,“是……战火的意思,战火的悲剧。”

    杜小南睁大了眼睛,许久,才跟着他喃喃了一句,“战……火。”

    “有很多的人需要上战场,和他们的家人告别,从此生死不论。”君胤坐了下来,面对着急湍而下的瀑布,他的神色淡淡,“百姓流离失所,遭受着饥饿,慌乱,还有无时不刻的死亡威胁……”

    他解释的声音很轻,可是,杜小南却听得入迷,他不是在讲一个故事,却比故事更加真实,杜小南的脑海里简直就浮现了那一幕幕场景,百姓迁徙,尸横遍野,乌鸦乱飞——那就是战场呀。

    战火纷纷,被前后夹击的边封寨宛如被人架在了火上生烤着,除了关紧大门,没有一丁点的办法。

    “山两侧已经埋伏好了,要是南兆那群狗杂种敢攻进来,就要他们有去无回!”是手下在说话,明骁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两天,盘旋在山谷里的乌鸦特别多,他们一直在盘旋,饿了只要落下来啄食尸体就行了。天气渐渐的热了起来,那些腐烂的尸体,散发着恶臭,闻久了居然会觉得习惯了,粮食越来越少,可是需要吃的士兵也越来越少了……这,就是他在考虑的事情。

    他不说话,就没有人再敢说话了。

    安静,真的很安静,也太异样了,这样的安静。

    他有一种预感,今晚……要出事。

    “都回去吧。”明骁道,“你们也累了很久了,回去看看老人孩子。”

    说完,他像是泄气一般,又好像松了一口气,他走出了出去,大帐外面,夜晚还很清寒,只是明月一轮,高高的悬挂在空中,四周没有星星,也能将整个大地照的很亮。

    大帐里的人陆陆续续都跟了出来,他们好不明白,为什么在这样危急的时刻,明骁还能说出回去,这样的话。

    他们的首领,被逼入死地一般的明骁,正抬着头望向夜空,明月,有什么好看的?

    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抬起了头,然后,眼睛越瞪越大。

    在没有星星的夜晚,为什么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星火一般的东西?而且,那些东西越来越靠近,正以高速飞了过来!

    “敌袭……”有人喃喃了起来,“是敌袭啊!”

    燃了火的箭矢宛如流星一般从天而降,越过了他们早已布置好了的山谷,直接向着他们的大本营飞了过来。

    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意识到这是一场夜袭了。四下环顾,都很慌乱的看着彼此,只有明骁,一个人飞身跑向了战鼓,使力的捶了下去,咚咚咚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营地。

    “起来!不要愣着!都给老子动起来!”明骁嘶吼着,他们的身后,是需要守护的家园,绝不能在这里再退一步了。

    要是……要是有更多的人就好了,这样,他们至少不会陷入这样被动的局面,至少,他们能够背水一战,变守为攻。

    可是来不及了,一场肃清,他还没有带领着边封寨走向繁荣,就已经等来了战乱。

    火箭落到了帐顶,落到了粮草之上,火势蔓延了。

    这是一场来不及作准备的夜袭,当火箭落下,一直埋伏着的南兆士兵就冲进了山谷,有厮杀声传来,明骁没有一点犹豫,带着还守在营里的人就杀了出去。

    “将军。”而另一边,叶鲲骑着战马呆在山谷外面,身后只留数千精兵,副将有些担心的问他,“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万一边封寨的人出来就不好了……”

    “他们不会有机会了。”叶鲲冷冷道。

    他也觉得,今晚的一切都很美好,布置的很好,偷袭的也很好,再等一会儿就可以收网了。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医毒绝世:帝尊的〕〔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凌天至尊〕〔从姑获鸟开始〕〔武道大宗师〕〔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