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明夜/若爱已成伤〕〔残存者游戏〕〔中古全战〕〔网游之近战牧师〕〔修行的年代〕〔纳米降临〕〔我不是翻唱女王〕〔捡了块穿越石〕〔重生支配者〕〔巫师再临〕〔山海乾坤界〕〔仙界大爆料〕〔我的客户来自诸天〕〔天选者游戏〕〔钢铁之序〕〔地狱诡事禁言录〕〔武魔培训计划〕〔重启飞扬年代〕〔魔法之苏醒之界〕〔魔欲仙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太子非太子
    回去时,君彻一路上都很不满意,他忍不住抱怨道:“怎么还像是赶我们走一样!”

    对于明王的沉不住气,君祁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不要胡言乱语。”

    君彻继续道:“这么见不得人,分明就是有些什么!”

    君祁:“……”

    他快要气死了,他这个弟弟,刚刚是没听见自己说的话是不是?怎么老是口无遮掩!隔墙有耳不知道吗?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江辰这才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他心里寻思着,明王可能不知道什么,但是,安阳王心里一定是知道的。

    那位病重的太子,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竟然能够瞒得住这么多人?

    “江辰!”连喊了几声,江辰都像是聋了一般,盯着墙看得出神,楚淮阳本来就很不待见他,干脆放大了声音,直呼其名了,“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聋啦?”

    “……”江辰无奈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我都听得见,楚大人。”

    楚淮阳一张老脸都憋红了,“……”

    江辰无心逗他,恰好看到肖青云过来了,赶紧说道:“肖将军出来了。”

    那不远处耷拉着脑袋正缓缓走过来的,可不就是肖青云。

    两人一左一右,上前就夹住了肖青云,招呼道:“让我们好等呀,肖将军。”

    “嗯……嗯?”肖青云左右看了看,一脸的莫名其妙,“我没有让你们等我呀……喂喂,你们干什么!”

    肖青云被直接带上了马车,三人一同前往了江府。

    只是,肖青云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很丢人,他堂堂一个将军,被两个书生给“抓”了,怎么想都觉得很丢人。

    其实,他多多少少都能够猜到,这两个人找自己是怎么回事,可是,这件事就好像是架在脖子上的一把刀,什么时候落下谁也不知道。

    不知者无罪,无知,才是最安全的。

    究竟要不要告诉他们,肖青云也在犹豫着。他们就好像是太子幕僚中的铁三角,一直不离不弃,有什么事也不会瞒着彼此。

    唯独这一件事,例外。

    “说吧。”茶已经上齐,江辰看着肖青云,叹了一口气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肖青云还想着装傻充愣,支支吾吾掩饰道:“什、什么怎么回事……”

    江辰打断他,“东宫,太子。”

    两个人四双眼睛,就这样直直的看着自己,肖将军只觉得自己要冒冷汗了,面对自己的朋友,比面对皇后娘娘还要难。

    “我希望你完完整整的告诉我们。”江辰道,“这样,即使有什么事,我们也能迅速做出对策来。”

    沉吟许久,肖青云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

    “你说的没错。”他道,“东宫是出事了,殿下失踪了。”

    楚淮阳瞪大了眼睛,他有些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他们不是要来说太子的病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怎么……殿下失踪了?

    “那现在东宫中的是谁。”江辰接着问。

    “是太子。”肖青云道。

    嗯?楚淮阳的眉毛扭了起来,现在,这里唯一一个听不懂的人就只有他了吗?

    江辰看着肖青云不说话,因为,肖青云的话还没有讲完。

    似乎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他才闭着眼睛,一鼓作气般说了出来,“ 太子的身体一直都不好,数年前,皇后娘娘找到了一个人,他和太子的模样几乎一模一样,于是娘娘便把他带进宫了……”

    后面的话不用说,江辰已经明白了,他以为东宫中的是君胤的替身,可怎么也没有想到事实却是相反的。

    “等等!”楚淮阳跳了起来,“你们在说些什么啊,什么太子东宫的,你们说殿下是……假的吗?”

    说到后面,他也不自觉的放低了声音,生怕被别人听见。

    肖青云:“……”

    江辰:“……”

    楚淮阳急了,“说话呀你们!”

    “对不起。”江辰分外诚恳道,“我竟然以为你已经察觉到了这件事。”

    楚淮阳听了想打人。

    “……”肖青云实在说不出话来了。

    那个孩子最初进攻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代替病重的太子,若是太子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他,就是名正言顺的,且是唯一的太子殿下。

    现在,就是他发挥作用的时候,可是,他不在宫中。

    “我们要抓紧时间,先找到殿下。”想了想,江辰还是称呼他为殿下了,“在所有人之前。”

    “不行!”肖青云赶紧阻止他,“殿下现在很安全,没有人能够找到他,而且,娘娘已经派人前去了,我不认为,加派人手是件好事。”

    人越多口越杂,这样只会打草惊蛇。

    若是君胤回来了,那样现在仍旧昏迷不醒的真正的太子,又该用什么样的借口消失的无影无踪?

    君胤现在,才是最不能出现的人。

    江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还从未如此一筹莫展过。他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这件事,秦殷也知道吗?

    说实话,公孙氏也是急昏了头,她急着找到君胤,一时之间竟然忽略了一点。而这一点,几乎将他们逼入了一个死胡同般的绝境。

    就在江辰等人一筹莫展之际,率领着先锋军现行的肖保风已经顺利到达,而后面的十万大军却迟迟未到。按照道理来说,十万大军分为三路而下,在先锋军到达之后怎么也应该快来消息了,可是,现在却如此的安静。

    最初相逢的喜悦,一下子就被冲淡了。

    肖保风敏锐的感觉到了,事情似乎和他想象的那个样子有些不同。

    他没有耽搁,立刻写了信传回去。

    京都之中,下了早朝江辰等人照例是准备要去东宫看一下的,一来,他们是臣子,要关心太子的情况也是无可厚非的,二来,为了表达兄弟之间的友爱,安阳王和明王每天都会去东宫走一遭。

    以前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了,自然不能放任情况的发展。用楚淮阳的话来说,那就是“我们的守护殿下的安危,看着点那两位!”

    肖青云还在一旁附和,“楚大人,殿下有您这样的臣子,实在是太幸运了……”

    走在他们身后的江辰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想说不认识他们也来不及了。

    果然这时候过去又打了碰面,少不了要与这两位难缠的王爷说上两句,只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安阳王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致,明王倒是想继续劝劝江辰“弃暗投明”,就像是季羽那样。

    君祁有些烦躁的看了喋喋不休的君彻一眼,虽然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君彻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嘴角扯出来的讪笑在那么一瞬间显得有些讥讽。

    “如此,告退。”君祁像是走了个过场,连打招呼都是没什么感情的。

    楚淮阳和肖青云走了过来,都好奇的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谁?”

    “安阳王。”楚淮阳不高兴的搭理着江辰,“平时的时候,他向来是没什么问题的,今天他真的是一句话没说,就把明王给带走了。”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难想到的,明王可是弟弟。”肖青云道。

    “那怎么也不见他们对殿下这样彬彬有礼。”楚淮阳说着,还给了他一个白眼。

    “刚刚……”江辰的眉头皱起来,到嘴的话起个开头又不往下说出去,反而是问道,“东宫之中,难道还有别的女人?除了宫女之外。”

    肖青云仔细想了想,不记得有这么个人,现在的东宫,能找个雌性的动物,还真是不容易。

    “既然都到这儿了,不如上我那儿去喝一杯?”肖青云招呼了一声,他经常在东宫当值,也就有着一个小小的住处。

    没有这样的人吗?江辰皱眉,那么,他刚刚看到的那个人影到底是谁?

    看上去似乎还有点眼熟,毕竟那样棱角分明的长相,又是一个女美人,没道理别人会记不住。

    就好像是个外族人的长相。

    等等,外族人……那个人,是般若。

    那么,般若刚刚是见了他们中的哪一位?又递出了什么样的消息给那二位?

    也难怪安阳王会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肖将军,日后东宫的守卫还是多添加一点的好。”江辰忽然道,“有一些事情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

    “这已经是将东宫层层守卫住了。”肖青云惊道,“若是没有皇后娘娘的命令,谁都进不去的。”

    “不仅仅是要进不去。”江辰皱眉,“也要让里面的人出不来。”

    他现在的一切都还只是猜测,若是般若真的知道一些什么,又将这些不该说的告诉了安阳王,那才是大事不好。

    太子如今仍在昏迷,病情一直得不到起色,这样的情况着实让人担心。

    宫里的太医虽然医术高明,但是比起真正的高手来说,其实就如同被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观赏观赏还好,可要说是有什么真的有用的地方,江辰觉得,还真的没有。

    他深知这些道理,可是,自认为博古通今的江大学士还真的在这方面没辙,他不是什么神医。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