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瘾黎〕〔修魔术士〕〔18世纪的亡灵帝国〕〔火影之旗木家的快〕〔冰临美漫〕〔极品小书生〕〔真武称尊〕〔三国争鼎〕〔带着公会穿越〕〔大话十八年〕〔医武兵王〕〔你当我老公好不好〕〔别吃那个鬼〕〔魔鬼游戏〕〔小娇妻,你被捕了〕〔大侠饶命〕〔冰与火之凛冬已至〕〔重生第一奸商〕〔夫人,大帅又在作〕〔倾城娇女:将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七十三章 信仰
    太子不会带着云赫军来救自己的。

    他就算知道,可是心里还是有期待。

    叹息一声,公孙明继续写着军报,希望东邑帝能够让六皇子过来支援自己。这个时候,若说还有谁能够帮到他,那只有东邑的战神了。

    公孙明还不想马革裹尸战死沙场。

    “将军!”手上的笔刚搁下,副将就匆匆忙忙的进来了。公孙明有些头痛,看见这样慌张的副将,总让他有不好的预感。

    “又怎么了。”

    “六皇子殁了。”

    “什么?”公孙明一脸的不相信,“你脑袋不要了?这样编排皇家的事。”

    “千真万确!是朝中传来的消息。”副将的声音在哆嗦,“听闻六皇子早就在边州的时候就殁了!尸首至今还未找到!”

    公孙明跌坐回椅子上,脑子里乱哄哄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东邑帝秘密传旨召六皇子君尧回京,率领三军出征,云赫军不能悉数出征,那么就让御林军和骁骑营来填上,三军所属是不同的阵营,必然有着诸多矛盾,那么带领的主帅,除了君尧,没有别的人选。

    那是整个东邑军人的信仰,军魂一样的存在,难道还镇压不住这三军?

    只是君尧迟迟未归,东邑帝等来的是君尧自年后就消失

    了的消息,他是亲入虎穴,想要探查到点什么消息,然而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只怕是已经折在了边州了。

    东邑帝不知道君尧在边州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震惊,这样大的事情,居然没有一个人来告诉他,是不敢说,还是有人刻意隐瞒而为之?

    这样,也太胆大了。

    也足够有胆子。

    这外面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或者说,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东邑帝长久的沉默了,神色默然,竟也看不出其他的意味来了。

    他的儿子又少了一个,真好。

    坐在龙椅上的他,身子忽然颤抖了一下,但是他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帝王家没有所谓的亲情,哪一个皇子不是在兄弟之间厮杀之下活下来才能继承这个枯骨累累的皇位的?

    他现在只是在苦恼,要是君尧死了,谁还能代替他统领三军,出征呢?

    人活着是为了一个信仰。

    什么样子的信仰,这两个字对于东邑帝来说,并不能很好的体会,或许年轻的时候还有,可是现在,真的不知道了。

    遗忘了太久,记不起来了。

    放眼望去,整个东邑国,还会有人比他更尊贵?

    他是真龙天子,就该是整个国家的信仰。

    可他知道,君尧才是东邑**人的信仰。

    其实六皇子君尧早就死了——听到这样的消息,有谁会垮掉?

    没有永远的秘密,更何况有些人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很快的,六皇子战亡的消息就像是插上了翅膀,飞得满城风雨,比东宫中有个半死不活的太子还要来的劲爆。

    最震惊的还是肖青云,他是一个军人。

    他刚刚从江辰他们嘴里得知东邑帝秘密召回君尧,怎么人就死了?其实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要秘密召回,然后再放出这样一个消息?

    “陛下大概是想出其不意。”江辰解释道。

    偷偷的召回,再给南兆国一个出其不意,让君尧领兵出征,打的他们没有还手之力,一扬国威。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江辰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

    只恐怕现在,明王和安阳王那两兄弟要名正言顺的夺取兵权了。

    得快一点想个对策才行。

    这个消息是在京中先传开的,镇守边疆的将军进京了,代替本该回来的君尧,身上还系着白条,然后六皇子殁于边州的消息就莫名其妙的传出来了。

    对于这些,东邑帝一时之间还没有任何表示。

    肖青云本来是来找江辰喝酒解闷的,他三句话里两句不离君尧如何骁勇善战用兵如神,说着数着堂堂大男人居然抹起眼泪来。

    然后江辰就郁闷了,他有些不理解的想,为什么自己成了树洞,还要来做开解心结的知心大妈了?

    “你干嘛不去找楚大人?”江辰道,“我以为你们两个相处的更好一点。”

    肖青云哭丧着脸,抹了抹眼角道:“你说什么?”

    江辰:“……没什么。”

    其实一早的就找过楚淮阳了,就消息刚传出来那会儿,两个人一起喝酒,顺便把谎传谣言的那家伙全家都问候了一便。

    于是今天伤心轮到江辰了。

    只是,江辰并不相信,君尧就这么死了,连尸首都找不到。

    这样的情景,有一点像当初的秦殷,即使摔下了悬崖,没有找到尸首,那么就有可能还活着。

    他的手摩挲着酒杯的边缘,缓慢而又轻悄的喃喃出声,“或许,季大人这回还有什么话想要告诉我们。”

    肖青云撇着嘴,“啊?你又说什么?”

    “……”江辰眯着眼笑,“没什么。”

    于是肖青云抖着手指着江辰:“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江辰无话可说。

    正在这时,一只白鸽落了下来,正好落在肖青云面前,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鸽子活像是见了鬼。

    江辰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殿下的信鸽。”说着,肖青云也不管什么伤心不伤心了,一手抓住了信鸽,心里还在嘀咕,为什么鸽子变得这么重了。

    鸽子腿上的信桶里果然有一张纸,肖青云急忙拿出来,扫了一眼便递给了江辰。

    上面只有两个字。

    勿念。

    “……”江辰把信纸给撕了个粉碎。

    肖青云抹着头上的冷汗想,信纸那么小,真是难为他还能撕的这么碎了。

    忍了又忍,江辰还是没有忍住,铁青着脸道:“勿念是什么东西!他难道不知道现在已经乱成什么样子了?”

    肖青云估计,要是人现在在他面前,估计江大学士会不管君子动口不动手这一套,直接上手揍人。

    “应该是不知道的。”肖青云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见道这只信鸽了。”

    江辰不语,明显还是很不开心。

    “唉,我觉得这是好事。”肖青云道,“殿下如今也能找到了,我们只要想想后面该怎么做,以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的,你想开一点。”

    是呀,人只能向前看,以前的事情,再多后悔也没有用。

    江辰皱眉:“我何曾想不开了?我只是高兴我的那些信没白写,终于能找到往哪儿寄了!”

    “……”肖将军瞅了瞅嘴角,心里暗想,可是你这样子不像是高兴呀!

    数日后,雁南关失守,公孙明带领将士们败走宁城,只是受到了伏击,一下子损失过半,只好退进了终南谷。

    一连损失这么多,八百里加急的军情很快被送进了长邑皇宫,放到了东邑帝的案桌上。

    终南谷外便是长长的峡谷,这里易守难攻。

    可是想要出去也是极为困难的。

    公孙明回头看看疲倦不已的将士们,再看看所剩不多的粮草,心里绝望的想,君尧已经死了,那么还会有谁来救他们呢?

    他苦笑,至少自己死,还有这么多人陪着,也够了。

    进入夏季以来,京中就变得雨水丰沛了。

    雨势倒是不大,只是一直都下雨,湿漉漉的,任谁都会觉得烦躁。

    屋檐上的雨滴顺着落了下来,滴滴答答的,声音还能组成一首歌一般,有个俊毅的身影站在那儿,看着雨滴落下,再落下。

    是明王君祁。

    他一身的玄色,看上去有些浓重,只是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很是安然。

    “三哥。”

    君祁回头,看见来人笑了一下,“来了。”

    “嗯。”安阳王很讨厌下雨,总让他想到去年西城水患的事情,湿漉漉黏糊糊的环境,以及最后还是一个文弱书生帮他收了烂摊子的事实。

    他并不想去治什么水患,和一群什么都没有的乱民有什么好打交道的,还不如上阵杀敌来的要潇洒。

    真是一晃眼,都过了一年了。

    “三哥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君祁勾了勾唇角,淡淡笑道:“你不是要带兵出征?机会来了。”

    话音刚落,安阳王的双眼就放出了异样的光芒,他似乎是不相信,又确认了一遍,“真的?”

    “当然是真的。”君祁道,“你可以代替六弟,带领三军出征。”

    他在宫里有眼线,很多事情他总要比人早一步知道。更何况,现在是君尧战死,前方又是被南兆国连破数城,东邑帝急需要一个人来代替他稳定军心,这样的的人,除了皇子的身份,还能有谁?

    东邑帝还能御驾亲征不成?

    那么现在,才是拿到军权最好的时机。

    “好东西总是最后才被端上来的。”君彻露出了笑容,“这些天的等待果然是值得的,三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你还用我教?”君祁笑道,“跪倒父皇面前,多留几滴眼泪,表一表你壮士断腕的决心,不就够了?”

    装模作样,不就是你最擅长的?

    君彻看着自家兄长,且笑。

    于是那天的下午,安阳王求见东邑帝,只是东邑帝并不想见任何人。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寡嫂〕〔复仇的单细胞〕〔医毒绝世:帝尊的〕〔武道大宗师〕〔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