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明夜/若爱已成伤〕〔残存者游戏〕〔中古全战〕〔网游之近战牧师〕〔修行的年代〕〔纳米降临〕〔我不是翻唱女王〕〔捡了块穿越石〕〔重生支配者〕〔巫师再临〕〔山海乾坤界〕〔仙界大爆料〕〔我的客户来自诸天〕〔天选者游戏〕〔钢铁之序〕〔地狱诡事禁言录〕〔武魔培训计划〕〔重启飞扬年代〕〔魔法之苏醒之界〕〔魔欲仙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九十章 还活着,真好
    ,!

    “那是怎么回事?”君胤皱眉问道。

    肖青云挠了挠头,君胤常年在宫里,并不是很了解民间的百姓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其实每当有瘟疫亦或者战乱爆发,每个地方的难民都会有很多的,只不过不同的是,并不是每一座城池都会大开城门。

    “如今,有战乱的只有东邑国和南兆。”君胤放下帘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他并不是无知之辈,不开城门也是有道理的,若是哪个难民身上带着瘟疫,那这一城池的百姓恐怕都要遭殃。

    更何况,那些百姓恐怕还不是他们自己国家的百姓,能做到这个地步,也是不易的了。

    “殿下?”

    君胤沉默了一瞬,然后道:“绕道吧。”

    如今击溃不了的,总有一日能够做到。

    他要路无拾野,百姓以能够安居乐业,黄发垂髫,耄耋老朽,无一不欢。

    总有一日,他会开创这样的万朝圣事。

    推推攘攘的人群中,穿着乞丐模样的干瘦小子被人挤了出来。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好半天了,见没有人来打他,他爬了起来,自己一个人一瘸一拐的往外走去。只是他一抬头,就能见到这蓬乱的头发下面,一双眼睛是何等的你的犀利。

    他抬头看了看有些灰蒙蒙的天,微微的,弯起了嘴角。

    他不再耽搁,

    西邯国的确是个稀奇的地方,两面环山,另两面却是傍着水的。这样一来,就算是有心思想要侵犯的,若是不做好长期的打算,恐怕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这也就是为什么西邯国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却没有谁打他主意的原因。

    也不是多富裕的地方,犯不着去花力气侵犯。

    便是这会儿,只不过是绕个道,但是道路两边却是青山绿水,风景很好。

    他们前面也有一辆马车,家丁守着的,似乎是哪家的小姐出来游玩,他们就在后面跟着,仿佛是一起的。

    突然,前面的马车停了下来,道路狭窄,不得已,君胤他们也只好也停了下来。

    四周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不用君胤示意,肖青云已经上前去看了,知识很快就回来了。

    “公子。”肖青云有些尴尬道,“遇到土匪了,要去帮忙吗?”

    君胤摆摆手,“不必,一会不要抵抗。”

    “是。”

    没必要为了几个劫匪而暴露了身份,只不过是走一步算一步罢了。

    此时的逍遥谷内,萧七娘和李旻晔都在,吴戈站在下首为两个人传达最新的消息,“秦殷已经逃出西邯国都了,只是此时还在找她,城里贴了不少她的画像,所以属下便让她扮作流民逃出城去了。”

    萧七娘笑道:“什么样的画像,给我瞧瞧。”

    吴戈从怀里掏了掏,还真的是要出一张通缉令。只是萧七娘一看就笑了,“画成这个样子,怕是抓到明年都抓不到。”

    这浓眉大眼的,画得哪里像是个姑娘,说是个男人都没有问题。

    “呐,吴戈,我瞧着这人像你。”

    吴戈颇为无奈道:“萧谷主好眼力。”

    这下换萧七娘不可思议了,“真的是你?哈哈哈哈哈!”

    去贿赂官员的是他,于是那位画师画画像的时候,就照着吴戈来了,也算是做个凭依。对于这一点,吴戈并没有什么办法。

    反正上面说是一个女人,不是他就好。

    李旻晔皱了皱眉头,然后问道:“她一个人?”

    他没什么心思开玩笑,战事越来越长,像是要变成拉锯战,如此这南兆国内的消耗可想而知,他虽然不从仕,但也是南兆的子民,何况这是一个掌控南兆经济大权的好时机,只要握住了经济的命脉,以后便没有人敢小看他,乃至是他的夜门。

    所以,他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若是秦殷安全了,他也该回去了。

    “约了在山上的庙里见面,很快就有人去接她回来。”

    李旻晔急促的咳了几声,萧七娘连忙把桌子上的蜂蜜水递过去,“你急什么。”

    摆摆手,他顺下了气,然后皱眉道:“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也就准备回去了,吴戈,你把秦殷安全的带回来就行了。”

    萧七娘张了张嘴,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

    她想问,连着这么多天的奔波,难道就不累吗?可是她问了又能怎样,反正李旻晔不会听她的任何话语。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各人有各人的命,病死了也没有办法。

    她这样想着,双手紧紧的攥紧了。

    ……

    这座山上本来有一个小庙,但是荒废已久,没有多久就被落草为寇的土匪给占领了,逐渐壮大变成了如今的山寨,但是秦殷并不知道,她身上破破烂烂的就是个小流民的样子,只是看见眼前的状况,怎么也不像是个小破庙。

    她犹豫了一下,只是在门口晃了晃,并没有进去。

    门口守着的小土匪见了他,只是伸手挥了挥,“快滚快滚——哎哟!三爷回来了,收获颇丰啊!”

    秦殷就看见两辆马车被挟持了上来,她慌忙闪到了一边,可仍是被山寨的三爷看见了,那笑的流里流气的三爷朝着她勾勾手指头,“哟,有个小家伙,快给三爷我带进来!”

    “什么……”秦殷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拖了进去了,她想要反抗,可是又不知道会不会在这里暴露了,引来了官府的人反而不好,不如静观其变。

    她头上被套上了麻袋,捆了个结实,扔到了柴房,和几个绑来的人困在了一起。

    从马车后面被赶出来的君胤抬头望着这山寨的门,挑了挑眉,“这就是传说中的第一山寨?”

    三爷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剑指着君胤,“少说两句话,不然爷要你活不过今天!”这把剑还是抢的肖青云的,大将军的佩剑有些古朴,但是是个好货,锋利的很,尤其是削人脑袋的时候。

    本来君胤想着,能在国都附近占山为王,必定不是什么一般的小山寨,然而每一个占山为王的人,总是有他的理由的,若不是大奸大恶之辈,那多数都是有无尽委屈和无奈的人。

    他想见见这些人,若是奸人,不如去除了吧。

    这狭小的柴房中,男人女人关在了一起,君胤靠在墙上闭目养神,肖青云他们几个有意无意的围住了他,守着,女人们在哭着,那被绑住的大小姐高昂着头,骂道:“哭什么哭!丢人!父亲一定会来救我的!”

    被麻袋给困住的秦殷扭了两下,就听见门外有人说着话,声音不大也不小,也没有故意瞒着。

    “三爷带着个小流民回来,恐怕是给大哥做准备的。”

    “只要煽动了流民,有了他们的支持,咱们人也就多了,我就不信闯不进知府的大门!”

    “等这些大老爷都下马了,再没有谁敢逼迫我们了,就算当个城主也不是问题,哈哈哈……”

    官逼民反的世界里,都分不清谁对谁错。

    柴门被大力地推开了,三爷领着男人进来了,“大哥,给你抓了个小流民。”男人阴骘的双眼扫过所有人,谁都不敢喘口大气,女人们连哭都是小声的。

    “把他揪出来。”

    三爷应了一声,把麻袋掀开,揪着秦殷的头发提到大哥的面前,“大哥!”

    出乎意料的,是个面目清秀的姑娘,虽然穿的破破烂烂,但是脸上却清清秀秀的,连脏灰都没有多少。

    一时之间,他有些愣住了。

    “放手。”秦殷道,眼神中闪烁着冰冷的光。

    固然,官逼民反是不对的,可是如何都不该拿那些饱经风霜的人开玩笑,逼着他们抑或是骗着他们出了力送了命,却从未想过要从真正意义上的为他们着想过。

    只想着利用的人,无论如何,秦殷都不承认。

    从寒冬到暮春,也不知道是过了多少个日夜过去了,只是日日思,夜夜念,就这样的看到了,总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墙角靠着的君胤已经睁开了眼睛,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忽然扬起了嘴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的表情,他问肖青云,“如今,三个月过去了吗?”

    肖青云惊讶的长大了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了。

    他也这般惊讶吗?

    君胤苦笑,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一直颤抖的双手。

    她啊,她啊,她啊!

    还活着,真好。

    “秦、秦、秦啊!”肖青云都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只好一直拿肩膀拱着示意君胤看过去,可是君胤的眼神像是深邃的大海,温柔的都要渗出来了。

    殿下,一直都看在眼里啊。

    肖青云激动的心情渐渐的平复下来,向四周看去,并没有多少人守着,恐怕是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匕首从袖子里抽了出来,生字已经隔断了,现在只要君胤一声令下,暗中藏着的暗卫便会直接出来。

    只是君胤一直没有下令,他静静地看着秦殷,看着她和土匪们据理力争,脸上的苦涩竟然一点点化开了。

    还活着,能见着,就够了。

    “秦殷。”他轻声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