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明夜/若爱已成伤〕〔残存者游戏〕〔中古全战〕〔网游之近战牧师〕〔修行的年代〕〔纳米降临〕〔我不是翻唱女王〕〔捡了块穿越石〕〔重生支配者〕〔巫师再临〕〔山海乾坤界〕〔仙界大爆料〕〔我的客户来自诸天〕〔天选者游戏〕〔钢铁之序〕〔地狱诡事禁言录〕〔武魔培训计划〕〔重启飞扬年代〕〔魔法之苏醒之界〕〔魔欲仙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九十一章 香邑公主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听出来他的声音。

    然后他喊了自己的名字。

    她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有人再喊自己的名字。

    在这里会有谁认识自己并且还能够喊出自己的名字?大概是夜门派过来接自己的人。可是,又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怎么会接应的人正好在这里等着自己的呢?

    她转过头去,动作有些迟缓,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像是在做梦,像是产生了幻觉,像是……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是——殿下?

    她张了张嘴,想说,若这是幻觉,眨眨眼就好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也舍不得眨眼。

    若这是幻觉、若这是幻觉……就让它在长久一点吧。

    然后干干脆脆的破碎,化成碎片,变为粉末,随风飘散的一干二净。

    肖青云为君胤割断了绑着的绳子,他们有能力反抗,但是被称为大哥的男人依旧只是这样的看着,没有打算要去阻止他们,手底下的人懂眼色,互相看了一眼,没上前去。

    君胤活动了一下有些麻木的手腕,然后站了起来。

    房间里的灰尘有些大了,他抬手咳了一声,很轻的一声,然后才抬起头来凝视着秦殷,抿着的唇一点一点的弯起,像是春风拂面而过,他自在逍遥,举手之间的点点笑意,都透着难以言喻的贵气。

    可是再看看自己,几乎是半跪在这男人的面前,被他愤怒的抓着头发,穿的破破烂烂宛如乞丐,真是要多糟糕就要多糟糕。

    秦殷一把扭过脸去,白净的脸上烧的一片绯红。

    这个样子,她还不如期盼是一场梦一场幻觉呢。

    “老子是这山寨的大哥。”男人说道,“你似乎是被误绑进来的,有什么目的不如就直说,免得待会儿动起手来了,就来不及说了。”

    君胤抬了抬手,做出文人的儒雅模样,先礼。

    “在下肖青云,阁下如何称呼?”

    一旁的肖青云微微抽了抽嘴角,主子卖他卖的一点也不带犹豫的。

    “大哥!”男人扔下了秦殷,匪里匪气的笑,“就这么叫老子。”

    君胤径直走向秦殷,对旁的人视若无睹,肖青云看的心惊,赶紧护在一侧,生怕他出点什么事,自己这大将军的一世英明就这么毁于一旦。

    “起得来吗?”他把手递到了秦殷的面前,从前白皙修长的手上有了不曾见过的老茧,这是贵养于深宫的太子不该有的,可是,却难以抑制的让秦殷想到了很久以前。

    那时候,太子在破庙中向她伸过来了援助的手,也是很好看的手,手心里有着老茧,那是握剑时留下的老茧。

    他就这样直接的在敌人的面前低下了头颅,只为了去扶一个一身狼狈的女人。

    站在一旁的三爷猛的就举起了手里的大刀,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样劈向了低着头的君胤,那位一同绑来的小姐情不自禁的大叫起来,“小心!”

    未等到肖青云有所动作,秦殷化掌为拳,对着三爷的脸就是一拳,三爷哀嚎一声,直接翻倒在地,秦殷顺势站了起来,没有理会君胤还伸着的那只手。

    君胤的嘴角缓缓扬起。

    总算还好,肯动手救他。

    小姑娘家家的脾气,君胤如今也有些能够明白了,尤其是和杜小南相处过后,再刁蛮的情况他都觉得是没什么大问题,况且秦殷不是杜小南,她懂事的让人心疼。

    可也正是如此,君胤才会担心秦殷生自己的气,杜小南还能哄哄,若是秦殷,不高兴了就是不高兴了,再哄,不愿意原谅,说什么都是白搭。

    她的脾气不是臭,是实在倔强。

    那大哥眼神亮了,“好身手!不如留在老子身边,吃香的喝辣的,男人女人,保管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秦殷道:“多谢寨主的厚爱了,我不需要投靠到一个不知百姓疾苦的人身边。”

    况且,这位寨主本来就是想对一个小流民恩威并施一下,好让他出去了散播流言,让他们投靠自己,为他们卖命。

    道不同,不相为谋。

    寨主大哥也不着急,把目光转向君胤他们,“你呢,又是因何缘故,‘落魄’到我的小寨子?”

    君胤也不说话,只是含笑看着秦殷,这笑意没有直达眼底,有着别人说不明看不清的情愫,不止是欢喜,更多的,是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感情。

    “我们公子既是路过。”肖青云代为回答了,“那么,就不叨扰了,只是眼见了有人落难不能不帮,这位大哥,人,我们能带走?”

    “那些人?”

    肖青云扫了一眼四周,然后伸手指道;“就,这个这个,那个。”指了一圈,把三爷绑回来的那些人都指了个遍,也不看那一帮子人什么表情,自顾自的忙活,指挥着人去给小姐丫鬟的松绑,然后还转过头来笑笑,起的那三爷脸都绿了。

    当然,最重要的那个人,自然是秦殷。

    但是这话他不能说,秦殷的一切,都该有殿下来折腾。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秦大人怎么和殿下一样板着脸?好不容易见着面了,不开心吗?

    君胤知道此时不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然而他有千般话想要对秦殷说,你这些日子在哪里过的?过得好不好?为什么会变成流民的样子……可是很多话到了嘴边,却如何也说不出。

    因为秦殷现在的一切,都是他害的。

    君胤想要带秦殷先离开,这时候,寨主大哥忽然就伸出手来,直接抓住了秦殷的肩膀想要留下她,然而秦殷弯腰转了一个圈,借着巧劲儿挣脱开来,又是抬脚,对着他就踢了过去,寨主险险的避开了这一脚,看着秦殷的眼神更加有赏识了。

    倒是肖大将军有些难堪的扯了扯嘴角,从前便知道秦殷手脚厉害,这些日子没见,更加灵活了——这让他们武官的脸往哪儿搁?

    等这一脚踹出去了,秦殷才反应过来,她以为这人是要伤害君胤的,所以下意识的下手也狠了点。

    她低着头,紧紧咬着内唇,心里酸涩的难受。

    君胤冷眼看了肖青云一眼,这般磨蹭,还要不要离开了!

    可眼下,这哥山寨明显是不肯放人的。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柴门被一下子推开了,“大哥,山下来了好多官兵!”

    几个人下意识的就看向君胤,只有他在这里最显摆……君胤不动神色,怎么可能是他的人,倒是旁边的这些丫鬟小厮的一个个喜形于色,怕是他们的关系吧。

    端坐着的小姐色厉内荏,冰冷的目光直朝这里看过来,连一点胆怯都没有,大气的样子让人不由的对她刮目相看。

    “抓住她。”寨主大哥一指那端坐着的小姐,“有她在手上,害怕什么!”

    没等他手下的人反应过来,秦殷已经蹿出去,抓住了小姐的手,一脚踹开窗户,往外就是一带,等反应过来,那两人已经逃到外面去了。

    寨主大哥气的直咬牙切齿,“给老子追!”

    肖青云挡在了窗户口,刚刚还嘻嘻哈哈的样子全然不见了,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架势,君胤弯着唇笑了一下,秦殷总是为别人着想,他已经翻过窗户了,也不管屋子里是什么个情形,几个暗卫自后跟着他,怕他出了什么事。

    “你要带我去哪儿?”小姐皱着眉头问。

    秦殷还是一副小流民的打扮,而且还是个男人的装束,男女授受不亲,即便是救了自己,也不能一直拉着手啊!

    “我送你到前面去。”秦殷回头,正好看到后面跟来的君胤,她的兴致便再也提不起来了,“交到官兵的手里就走。”

    “我不回去。”小姐道,“那些人不是来接我的,他们和这些贼子没有什么两样,都是想要挟持我。”

    这是什么样的小姐,居然会被人挟持?

    秦殷停了下来,皱着眉头在想主意。

    “跟我走吧。”君胤上前来道,“从后山离开。”

    秦殷更加不愿意了。

    那小姐忽然挑唇一笑,“你们问都不问我是什么人,就要带我走,不怕招来杀身之祸?”

    君胤道:“香邑公主美名在外,举国上下稍微留点心的人,还怕不认识?”

    这位“小姐”便是西邯国太子一母同胞的妹妹香邑,这位公主不是养在深宫中的,她打小喜欢兵法,常年都是要去军营看的,甚至还上过战场,闺名远洋,谁家没有听过?

    君胤是听说她出来巡视了,才想着要碰碰运气。

    西邯国王室式微,多数都是居于安逸不想要打仗的,这位公主在太子和皇帝面前都说得上话,若她有这帮忙的心思,是再好不过了。

    他这么闲闲的一句话,就点明了香邑公主的身份,仍谁看不出来他是有备而来?一时之间,香邑就提防起君胤,这般气度,怎么可能是随便路过的富家公子?难不成是特意跟着她过来的?

    君胤一点也不介意别人的打量,只是认真的看着秦殷,语态亲昵:“你、愿意回去了?”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