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麟侠录〕〔网游之反派!〕〔神级明星系统〕〔圣母是如何炼成的〕〔都市小世界〕〔穿越到1931〕〔一睡十万年〕〔极品修仙神豪〕〔极品狂医〕〔异能述〕〔美漫里的小邪神〕〔美不胜收〕〔曼奇战记〕〔绝世兵王〕〔不如长生〕〔九转神龙诀〕〔魅色撩人〕〔我穿越回来了〕〔99亿闪婚:豪门总〕〔黑巫秘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一百九十四章 幽会
    楚家嫡出的小姐只有一个,那便是和楚淮阳一母同胞的妹妹楚予萩。

    楚小姐美名在外,端庄贤惠,且又知书达理,自及笄之后,每天上门来说亲的媒婆都快要吧楚家的门槛给踏烂了,只是楚大人不舍的女儿,以年幼为理由,拒了所有人家的提亲。

    可如今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楚大人要拒绝他人的提亲了——昨日里,也不知道是宫中哪里传出来的消息,听说皇后娘娘中意楚小姐,有意选她入宫为妃嫁给太子!

    这天下的男子再尊贵显赫,还能显赫过太子?那般的容貌与气度,不要说男人见了,便是女人见了都会自惭形秽。

    楚予萩看不上别人那是正常的。

    对于这个传言,并没有谁出来说句话,所以谁也不知道消息是真是假,为此抓心挠肺的人更是不少,最难受的就是楚淮阳。

    别人为什么效忠君胤他不知道,以前或许是因为君臣伦理,但自从他知道了君胤的身份秘密之后,他便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离开君胤了,要么是背叛,要么就是死。只是这两者的下场没有什么区别。

    他和别人还有一点不一样,他有一个妹妹。

    后宫是个什么样子的地方?他怎么可能把亲妹妹送到那样的地方去受罪?他宁愿楚予萩这辈子只嫁个普通的男人,也不愿意她去做个没有自由的人。

    为此,他求了君胤,用自己的忠心,跪在了地上,恳求了君胤。

    或许那一拜对于太子殿下来说只是很常见的跪拜,但是,那是楚淮阳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想要为他献上自己的一生,来换取妹妹的幸福。

    但是现在、但是现在——要召她入宫是什么意思!

    太子!殿下!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楚淮阳心里分外焦急,可是太子他不见客!

    ——他觉得,这时间宝贵,连一刻都耽误不得。

    闯进江府的那一刻,楚淮阳的心里是那样想的,然后人被香萝巴着不肯给他进屋,“楚大人、诶诶,你干什么啊?”

    楚淮阳往屋子里张望,“江大人在哪,我要见他,我说你拉着我做什么?”

    能不拉住吗?香萝心里嘀咕,这两位见着面就拌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什么时候还能见到楚大人主动来找自家公子?还火急火燎的!不拉住,吵起来怎么办?

    楚淮阳终于着觉到不对劲了,他皱起了眉头,然后问到:“我来的不是时候……大学士在和女人幽会不成?”

    香萝:“……”

    楚淮阳挑眉:“真在和女人幽会?”

    香萝道:“您这样,我家公子你恐怕是更加见不到了。”

    楚淮阳:“……”

    通传了之后,香萝领着楚淮阳去后院了。

    江大学士平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不爱逛勾栏院,也不爱去喝花酒,若是没事,也就只是在自家的书房后院凉亭房顶……一切能待人的地方看看书。

    所以当楚淮阳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干脆的愣在了原地——江辰他,真的在见女人啊!还有说有笑的!

    香萝回头看他,“楚大人,您怎么不动了?”

    “女、女人……”楚淮阳的神情有些古怪。

    坐在凉亭里两个人听见了动静,回头看了过去,坐着的女人站了起来,嘴角化开,是一抹勾人的笑,“听说楚大人来了,小女子便赖着留了下来想和楚大人打个招呼,楚大人不会介意吧?”

    楚淮阳一愣,这才看清原来是沈乔。

    虽说是不熟,但好歹是认识的,况且这个女人有本事,短短几月,能在京城立住了脚跟,还把酒楼经营得有声有色,楚淮阳承认她是个人才。

    只是往日里见到沈乔,她俱是一身火红,看着像是有使不尽的精力,总是能够感染到人。今天她却换了一身藕粉色的长裙,青丝只挽了一个小髻就柔柔顺顺的披在了身后,这一笑,仿佛是浓墨滴在了水里,晕染开来,忽如其来的淡,别有一番滋味。

    “沈老板。”楚淮阳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沈乔有自知之明,打过招呼之后就走了,楚淮阳面带微笑,目送着她离开,才坐到江辰对面,开门见山道:“我有事和你说。”

    他一点都不问沈乔来这里做什么,而且一点也不客气,想来他也是急了。

    江辰挑眉:“楚大人还真是自来熟。”

    楚淮阳眉头紧皱:“殿下又去哪儿了?”

    江辰怔愣了一下,然后道:“殿下离开前没有通知你吗?”

    “离开?”楚淮阳瞪大了眼,“什么时候的事啊!还有宫里传来的那些消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是为了妹妹,这样一想,江辰也就明白为什么楚淮阳这样的失了分寸了。只是君胤离开前是让肖青云告诉了他们的,肖将军在这些方面一直比较粗心,恐怕只是忘了告诉楚淮阳,但是楚淮阳却是心思细腻的人,恐怕为了这件事,会多想吧。

    只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江辰只是喝着茶,没有提点几句楚淮阳。

    “你少安毋躁,殿下不日便会回来。”江辰淡淡道,“况且那些空穴来风的传言,楚大人稍微动脑子想一想便知道是不可能的。”

    楚淮阳烦躁的挠了挠头,“要是这样,予萩还不如嫁给你呢!”

    江辰:“……”

    楚家的小姐,被那么多人惯着长大的,真的会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江辰想想,自己还是不要娶这样的千金了,万一有个不顺心就往娘家跑,他可受不住。

    妻子。

    这两个字若是不张开嘴,便念不出来,舌尖抵着双齿发出的呢语,是这世上最微妙的语言。

    那是要相伴一生的人才会拥有的称号,既然是要相伴一生的那个人,若是连话都说不上,又怎么称为妻子呢?又怎么能够有办法忍受一生呢?

    那么他的将来,会娶什么样的一个人成为妻子呢?

    江辰把茶杯搁在了桌子上,不着痕迹的叹了一口气,或许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找到这样的人,就算是遇到了,也不一定能够相伴一生,缘分这样的事,谁也料不准。

    楚淮阳道:“空穴不会来风,这样的消息不会随便传出来,只有予萩,我不能让她受这样的罪。我向来不求你,但是江大人,你若是有什么办法,还请帮帮我,舍妹……真的不是那种能在深宫生活下去的人。”

    江辰想了想,然后道:“若是太子妃有人选了,那么这样的事情便不会落到楚小姐的头上了。”

    “你的意思是……让人代替舍妹?”

    “这便看你这个当哥哥的有没有办法了。”江辰撑着下巴,嘴角微微上扬。

    他会找到什么样的人,又会做什么样的事?江辰自内心的觉得很期待。

    ……

    路过小镇的成衣店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尽管秦殷有些不愿意,还是顺着君胤的意思和他一起进去了。

    “你不会就想着一直穿着这样的衣服?”

    秦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破衣服,还有不少地方破了洞,怪不得她感觉凉飕飕的……

    秦殷的脸登时就有一些红了,她赌气的往成衣店里就跑去,君胤笑着摇了摇头,竟然也跟得上她的速度,这让秦殷有些吃惊,只是这些情绪都没有表现出来。

    她停在那件绯红的长裙面前,微微的有些失神。

    故人里,有个小姐脾气特别大的家伙,就喜欢穿这样的红裙子,然后回眸对着她挑眉一笑,语气总是骄傲到不行的,“秦殷,你过来。”

    她所说的那些故人,究竟哪些才是自己真正怀念的?

    “挑件淡色的吧。”君胤站在了她的身后,“这条裙子这样的艳丽,不太适合你。”

    秦殷点了点头,依旧不算事搭理君胤。她抬手揉了揉脖子,那被打过的地方还有些酸痛,君胤下手也是意外的狠。

    动作落在君胤的眼里,他的眼神暗了暗。

    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好挑的,秦殷随手拿了衣裳就去换好了,竹青色的罗裙,只是在裙摆上有些许的花色点缀,并不是多么亮丽的花式,但是却意外的素雅好看。秦殷把长发盘起,包在了发巾里面,这样子也不会被多余的头发弄的行动不便,也不必像个男人一样。

    君胤看了她一眼,然后飞快的转过了头。

    秦殷看见他的动作,抿着唇,握紧了手。

    他是嫌弃自己不好看?秦殷闷声道:“走吧。”

    “等一下。”君胤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两步,将自己束发用的青木冠摘了下来,束好的发髻散成一束垂落肩头,那是少年郎惯束的发式,达官贵人家重视外表自然是不会这样束发的。

    只是这样一来,君胤看着就像是一个十七八的少年郎,带着点青涩的稚气,微微一笑,便勾人心弦。

    他将木冠上的玉簪拿了下来,顺手插到秦殷的头上,还理了理,仔细的打量一番,他才抿唇一笑,似乎是十分的满意。

    “这样就好看多了。”他笑道,“你便该就是这样的好看。”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第一强者〕〔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