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俏妻宠夫无下限:〕〔隐婚契约:夜帝的〕〔漫威之召唤女主角〕〔慕平生〕〔诸天万界第一战机〕〔竹马专属宠:萌货〕〔漫威里的农药系统〕〔轮回从僵尸先生开〕〔名门婚令:吻安,〕〔回到八零当女兵〕〔女总裁的近身高手〕〔末世之小冰河〕〔将门凤华〕〔龙皇古帝〕〔诸天问武〕〔极幻之道〕〔光头武僧在都市〕〔蜜恋百分百:恶魔〕〔都市天龙至尊〕〔专属小甜心:军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二百零一章 我欢喜的姑娘
    不管是什么样子的情况,君胤认为,秦殷这句话有些伤人了。但是他转念一想,或许正是因为是有心人,所以才会伤心。

    君胤有自己的难处,他不是真的太子,住在这深宫中并不是世人想的那样舒服,他如履薄冰,每一步都走得战战兢兢。

    所以,他并不是嘴上说的那样子,能够满足秦殷所有的想法,只是,他想要这样做。

    世人本就是为了自己的惊鸿一瞥,而倾其所有。

    对于君胤来说,秦殷就是自己的惊鸿一瞥——或者说,已经成为这一眼了。他想要改变,总要找一个理由的,秦殷的存在就是他的理由。

    宫门前有一阵骚动,是肖青云来了,肖将军看见院子里又秦殷在,便没有进去,站在门口喊了一声:“殿下。”

    君胤看向他,微微的皱了皱眉。

    “我送你出宫。”君胤道。

    秦殷直接问道:“殿下要出宫?”难怪连衣服都换好了。

    “嗯。”君胤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有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好。”

    “您希望我和您一起去?”

    君胤这回没有直接应下了,他想不想呢?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他想要和秦殷多相处一会儿,然后,再多的不愿意,也要把秦殷送到江辰府上,这样想着,君胤心里难以自抑的不舒服起来。

    他看着秦殷,很认真的问道:“要不要我赏你一座宅子?这样你以后就能住处来了,我想想要安在哪儿——文国府上旁边如何?”

    文国公主是太子的妹妹,亦是东邑帝最欢喜的女儿,早早的嫁了出去,常年随着驸马在北地生活,已经三年没有回来过了,京中只有一座公主府。文国公主喜好清净,她的府宅四周最没有人造次,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住到那条街上去的。

    秦殷有些不解,他们不是在讨论出宫的事情么,怎么又扯到这上面来了?

    只是,在这上面的好心,秦殷感受的很深,她微微低头,弯了弯嘴角,心里有些欢喜。

    于是,两人也没有提这“愿不愿意”的话题,相处的也很相安无事,直到到了肖青云的外宅,君胤才想起来,他把秦殷带来了。

    君胤:“……”

    肖青云也很为难的挠了挠头,早前路过沈老板那儿的时候,他已经让马车听了一会儿了,但是,车里的两个人谁也没有下来的意思,他还能怎么办,只好回来了。

    “臣去喊她来。”肖青云先跑了。

    这会儿,秦殷也发觉了,君胤莫不是来见什么人的?她有些尴尬的说道:“臣先退下了……”

    “在外面就不要这个样子了。”君胤一把捉住她的手,拉住她不让她离开。

    事实上,自这次秦殷回来之后,君胤在她面前更多的是以一种朋友平等的称呼方式称呼着彼此,嗯……生气的时候还是会摆架子的,像个孩子似的。

    “那……”秦殷无奈,不称他殿下,难道和皇后娘娘一样,喊他胤儿?恐怕那样,君胤要先生气一番了。

    君胤想了想,道:“我行二,便唤我二哥哥?”

    他想起往年的时候,文国都喜欢抱着他的手臂,一口一个二哥哥的喊着,黏腻的声音,听上去感觉却还不错。

    秦殷愣了一下,脸颊一点一点的红了,她紧抿着双唇,局促无比,看的君胤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逗你呢。”他笑道,“傻丫头。”

    “二公子。”秦殷唤道,然后用更小的声音说道,“幼时也承蒙父亲厚爱,娶了小字。”

    君胤听得见,他知道秦殷为何会这样,他也配合着放轻声音问道:“是哪两个字?”

    “姮乐。”秦殷道。

    君胤道:“阿姮。”

    从来没有人这样喊过她,秦殷只感觉心都像是被羽毛划过了一样,难以自抑的躁动了起来,她赶紧撇过头去,不再看君胤。

    这会儿肖青云也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小身影,待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个小姑娘半蜷着身子,难怪会看上去很小。

    那个小姑娘看到君胤,先是一愣,然后就噘起了嘴,哽咽一声,差点哭了出来,“谌大哥!”她喊着,一下子扑倒君胤的怀里。

    君胤往后踉跄了两步,才站稳,他扶着怀里的人,有些无奈道:“小南,站好。”

    杜小南哪还肯,一个劲儿的哭着,“我不,我不要。”

    君胤只好叹了口气,等她情绪平静下来。只是一抬头,就看到了秦殷正冷着一张脸看过来,他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把杜小南拉开了。

    那孩子是真的吃了不少苦头,瘦了不少,脸上也没有什么精神,抽抽嗒嗒的样子很是让人心疼。

    “小南,忍一忍。”君胤皱眉,“你也不想一见到我就哭个不停吧?”

    杜小南忍住了,她还意识到这里还有别人在,不仅仅是肖青云,还有一个女人,穿着朝服的女人。

    女人能够做官?

    那一定需要很大的勇气,还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这一刻,杜小南的心里是敬畏的,她觉得这人很厉害,但是厉害的人向来心狠。

    然而再看下,总觉得眼熟。

    在西邯国的某个小乡集上,她和君胤走了失散了,那时候,有个女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帮她,哦,对了,她还买了一个面具。

    杜小南记得那个女人的容貌,因为很好看,不是女儿家的那种脂粉香气浓重的好看,是眉眼间透露出来的英气,那样的气质,是真的好看。

    如今,那个好看的女人就在她旁边,还穿着官老爷的衣服。

    杜小南往后缩了缩。

    “以后你便住在青云府上。”君胤道,“他的师傅是杜北老人,会好好待你的。”

    “那老头的弟子?”杜小南有些惊讶,她总感觉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冰冷的,含着莫名的情绪,她不敢造次,连话都不在多问了。

    秦殷便一直站在哪儿,话也不多少一句。

    刚回京城的时候,便有传闻说是太子即将迎娶太子妃,直到这一刻,看到有个女子和他如此亲近,秦殷才感觉过来,是的,君胤已经到了娶亲的年纪了。

    他——要娶别的女人。

    秦殷眼底的冷漠一点一点的,像是要破土而出,在冷冽之中开出一朵花儿来一样。

    可是,再怎么觉得难受的透不过气来,秦殷都没有说一句不是。她始终记着,君是君,臣是臣,君臣有别,非近而不敬。

    “阿姮。”君胤唤了她一声,然后自然而然的拉住她的手,带到杜小南面前,“她是小南,很是机灵的小丫头,以后有什么事,你们也能互相照应。”

    秦殷听着觉得刺耳急了,她想挣脱开来这桎梏,但是君胤握的更加紧了,接着,她听见了君胤含笑的声音。

    他说:“这是阿姮,我欢喜的姑娘。”

    一时之间,竟无人再说一句话。

    欢喜。

    他说什么呀……

    秦殷的脸躁得通红,一点小心思这会儿全都飞不见了,心里的不满被这一刻的悸动填补了个干净,再没有一点余地。

    她忍不住的勾起了唇角,又立马故作严肃的板着一张脸,脸颊却越来越红了。

    挺好。

    秦殷想。

    真好。

    杜小南有些失望,然而结果却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她的谌大哥该有更好的女子来般配,那个人是谁,都不应该是她。

    她笑了出来,甜甜的换了一声姐姐,又祝福君胤,“恭喜谌大哥啦,美人哦~”

    君胤挑眉,没错,是美人。

    他欢喜的姑娘,是何种容貌都无所谓,在有情人眼里,那便是天下最美的绝色。

    只有肖青云,皱着脸,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烦恼。

    殿下就算是喜欢秦大人……日后坐在太子妃那张椅子上的女人也不会是秦殷,因为她的身世不够好,而皇后娘娘也不会允许。

    看呀,所有人都喜欢为难着有情人,好好地,为什么要有门第之见呢?可是,再想不通,那道门槛就在那儿,翻不过去,也砍不掉。

    只是如今看着他们两个人,还是会觉得替他们高兴。

    即使为难,可是也难为了。

    所谓的旧事,便算是了结了,安置好杜小南,君胤心里的包袱也放下来了,他要毫无后顾之忧的,来打这场硬仗。

    京城的街头,夕阳已经挂在了天边了,只是还飘着一些细雨,略微的有了湿意。

    君胤和秦殷并肩走着,打着一把伞,将两人都笼罩在里头,看不见二人的神色。

    秦殷换了衣服,头上是那根君胤送的玉簪,君胤刚刚夸她的情景就好像还在眼前,她有些不好意思。

    “很好看。”君胤又说了一遍,“你还在害羞?”

    秦殷恼道:“谁害羞了!”

    真像是恼羞成怒伸爪子挠人的小野猫,看的君胤忍不住又笑了。

    秦殷望着他,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不真切,殿下何时这样笑过?他从来都是很淡漠的,这是他最应该有的样子。可眼前笑着的人,却是他最好看的模样。

    少年人,就应该鲜衣怒马,恣意而活。

    然后,她听见君胤说道:“留在我身边吧,阿姮。”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