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之温瑶〕〔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天黑路不平〕〔魔武永生〕〔超凡玩家〕〔太初〕〔末世基因猎场〕〔九天仙缘〕〔大唐承包王〕〔一品修仙〕〔最强女王:早安,〕〔大魔王索隆〕〔定位寻宝系统〕〔大唐小文贼〕〔最后一个契约者〕〔不完美艺人〕〔主播女装真可爱〕〔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网游之黄昏战士〕〔我老婆是鬼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二百零五章 泱泱大国,竟无能臣
    香邑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她沉默了半晌,才问道:“所以外面传闻都是真的……他或许已经死了?”

    这样的认知,比见不到君尧还要来的难受。

    “他死不死,你为什么这么在意?”君胤反问,“公主想要嫁过来吗?嫁给六弟?”

    他说得太过直白,不要说这是一国的公主,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也不能这样子问的。

    香邑公主沉默了一下,然后笑了,“你说你是君尧的时候,我很惊艳,我承认,我欣赏六皇子,若是有机会让我嫁给他,我一定不会犹豫,但我——绝不会成为不幸的牺牲品,爱人与不爱,都是双方的,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他不在,什么语言都无能为力。”

    比起欣赏,更多的是尊重。

    她用自己的言行告诉着君胤,她要做主、她能做主自己的事情,所以不要这样试探。

    君胤见过太多的女人,因为家族的利益而不得不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其实,情爱究竟算什么?又有几个人能够清清楚楚的知道。

    要左右自己的事情,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一件多么难得事情。

    “是我怠慢公主了。”他终于正视着香邑公主了,“然而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六弟失踪了,我不知道他的生死。”

    这时,一只沉默着的秦殷忽然说话了。

    “他一定……”秦殷的手紧紧的抓着食盒的盖子,眼神有些闪烁,“一定还活着。”

    她说的太过于肯定了,透着几分的古怪,也不知道这样的肯定,是为了说服谁。

    香邑愣了一下,然后也更着附和:“对,我听闻的战神,怎么会这么简单就死掉!他一定还活着,我要帮你找他!”

    君胤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

    至此,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马车要送香邑回去,秦殷便准备自己回去了,君胤跟在她身后,也不说话,脸色有些难看。

    “殿下不要再送我了。”秦殷为难道,“您是君,我是臣,这于理不合。”

    君胤沉吟了半晌,然后道:“今日听了香邑公主的一席话,我很惭愧。”

    秦殷不明所以,他有什么好惭愧的?还在为了欺骗香邑公主的事情自责?看上去不像。

    “我是希望你也能变得自由——或许这样说不对,但是阿姮,你太客气,有时候客气的让我觉得生疏。”君胤微微叹气。

    可是秦殷的神情越来越不好,似乎是他话说重了,秦殷并不喜欢。

    自由?

    呵,什么叫做自由?

    如果香邑并不是公主,只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儿,她还会说出这样铿锵有力的话吗?远的不看,便是风华公主,也没有这样的勇气去追求所谓的自我。

    更何况,,她秦殷身上背负着的,是一家人的血海冤屈。

    君胤转移话题,也不再说这个了,“我见你没有吃什么,这是为你备的宵食,但是不要贪食。”

    秦殷却道:“殿下,我做不到。”

    她站在墙角,背后就是红色的宫墙,夜色之中,她的眼睛迎着光,那是她眼中的神采,但是,她的身后没有退路。

    “我不是香邑公主,我也没必要变成她那样的人。”她闭上了双眼,最后的一点光芒也消失了,“我自有活法,也没有人能够指责我。”

    整个东邑国都欠她一个真相,也欠她一个道歉,她可以受千夫所指,但是住在这长邑皇宫里的人不行,只有他们,没有权利对她指责。

    君胤将她拥入了怀中,他总觉得眼前的人快要哭出来了,可她只是闭上了眼。

    动作轻柔,可是抱住她的时候却十分的用力。

    秦殷没有挣扎。

    “阿姮,你便做你自己就好。”君胤道歉,“是我错了。”

    秦殷道:“殿下还欠我一个赏赐。”

    “你要什么?”

    “上朝。”秦殷道,“从此,早朝午朝,我都要参加。”

    一时之间,君胤竟不知道说什么好,怀里的姑娘想的不是风花雪月的旖旎情事,居然是想要上朝?他沉默着,脸上的神色可谓是十分精彩,可惜没有让人看到。

    秦殷却以为君胤这是拒绝了她,不禁好生失望。

    她想要参与朝政,可是她品级太低了,午朝根本不需要她,又和谷梁芷不一样,没有一个可以帮衬着爹,只能靠自己。

    就在失望之际,君胤含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便跟着我好了。”君胤无奈一笑道,“只要我还是太子一天,就能帮衬着你一天。”

    秦殷一愣,她咬着唇肉,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才是要哭了,“我是不是很卑鄙?”

    她想起了君胤的身份,他……也是有苦衷的,自己却把这个苦衷给置之身后了。

    “当然卑鄙。”君胤很不客气,“所以你要补偿我。”

    秦殷还没有反应过来,轻柔的触感便印在了额头上,只是这感觉很快就消失了,霎时间,她的脸红了个通透,即使在夜色之中,她都觉得自己无所遁形。

    嘴角缓缓地扬起,又很快的垂了下去,秦殷咳了两声,“殿、殿下……”

    “你要是叫我二哥哥我会更开心。”

    “……”秦殷考虑着要不要把自己手里的食盒扔到他脸上去。

    春风轻柔,她的耳边只剩下君胤浅浅的笑声,她微微低头,也情不自禁的弯起了嘴角。

    真好。

    夜色很好,晚风很好,佳人也很好。

    君胤想,他愿倾尽一生,守护这些美好。

    或许他也做错过什么,而这些错误或许还会继续下去,但是,终有一天,他也会得到自己的救赎的。

    “阿姮。”夜色下的最后,秦殷听见君胤叹息般的恳求,“你再等一等……等一等我……”

    等?要怎么等?

    秦殷没有说话,她不想要打破这个人的美梦。

    又或许,其实是自己的美梦。

    ……

    秦殷终于能够名正言顺的站在朝堂之上了,她抬着头,不卑不亢,没有一丝的情绪,看的几个臣子对她是意见繁多——这个秦大人,一点也不懂得尊重前辈。

    更何况,她还是靠着巴结太子殿下才一点一点的爬到了现在的位置,东邑国讲究真才实学,朝堂上哪位大人不是靠着自己的本事走到了如今,秦殷这般做法落在酸儒的眼中,委实是不妥当的。

    还有一个人也看她不顺眼,那便是谷梁芷,不过她看秦殷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秦殷该做自己的事,全当看不见谷梁芷。

    后三日,使者团还没有到达南兆,八百里加急的军报倒是送回来了。

    驻扎在许州的兵马遭到了偷袭,公孙明受了重伤生死未必,四王爷君彻只是伤着了手臂,是要把敌人给追回来,好在明王在公孙明的支持下,不仅退敌了,还打了个胜仗。

    这算是明王殿下打的第一个胜仗了,虽然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朝堂内外都有些欣喜,东邑帝却没有那样的高兴。

    “公孙受伤了,哪位爱卿愿意前去?”他这样问,竟无人敢接。

    泱泱大国,竟无能臣。

    东邑帝不责怪大臣们,这些年来,他崇文,大臣当中文臣也最多,年轻的将领有没有他都不在乎,有一个六儿子守着东邑国的大门,他几乎百岁无忧,直到有一天,儿子不见了,敌人打过来了。

    他只是有一点伤感。

    数十年前,那带领着东邑的好儿郎为他开疆辟土的将领……他去哪了?

    对了,好像姓莫,可是,东邑帝已经快忘记了,他的容颜,连名字都快记不得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猜忌武官,重用文臣,为自己的无力一步一步打下基础,埋下后患。

    “父皇。”君胤站了出来,看着面无表情的东邑帝,他亦十分的平静,“让儿臣去吧。”

    年轻的太子殿下,如今已经十分的沉稳了,他虽然年岁不大,却和六皇子一样,是从小就领兵打仗过的,才智过人是诸位大臣看得出来的,有他,如有继承。

    东邑帝怔忪了一下,他没有想过让太子出征,哪怕是一败再败,君胤也不该在这个时候……念想在心里戛然而止,东邑帝有些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才是太子、才是云赫军出征的时机呢?

    说实话他舍不得这个儿子,但是那个他舍得吗?

    沉默了半小时后,老皇帝闭上了眼睛,“让老四回来吧,太子率领云赫军前去,不要辜负了朕的希望。”

    “父皇!”君祁诧异,“四弟只是伤了胳膊,还没有要到回来的地步!您现在让他回来,不是的告诉天下人,您不相信他吗?儿臣恳请父皇再给他个机会!”

    相信又能怎样?不相信又能如何?

    东邑帝半闭着眼睛似乎十分的疲惫,“并非不可相信,只是不愿意让我国的子民再受半点罪。”

    他绝对不是一个好战的皇帝,在他看来能够让战争结束的方法,无论是什么他都愿意去做。

    所以他答应了君胤的请求,让他代替明王,让他率领云赫军出征——若能结束这一场战争。

    可是到最后,他都不相信战争能这样轻而易举的就结束了。

    “太子。”他道,“朕如你的愿,你可能如朕的愿?”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