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之温瑶〕〔不可名状的日记簿〕〔天黑路不平〕〔魔武永生〕〔超凡玩家〕〔太初〕〔末世基因猎场〕〔九天仙缘〕〔大唐承包王〕〔一品修仙〕〔最强女王:早安,〕〔大魔王索隆〕〔定位寻宝系统〕〔大唐小文贼〕〔最后一个契约者〕〔不完美艺人〕〔主播女装真可爱〕〔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网游之黄昏战士〕〔我老婆是鬼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佞臣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结局
    翌日,在下朝后,他以商讨政事为由,邀了“东邑帝”与几个官员一齐散步于御花园中,边走边谈。

    从头至尾,君胤一直都有意无意的针对“东邑帝”,而其因不知真正的东邑帝是有真才实学的,屡屡陷于君胤所下的陷阱中,惹的这几个随行的官员困惑不解。

    但碍于他的身份,这些人都不敢将质问提出来,在感觉到众人的表情有些奇怪后,“东邑帝”终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便匆匆结束了此次商谈。

    “太子殿下,陛下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见“东邑帝”已经走远,其中稍微大胆的试探性的问着君胤。

    闻言,君胤没有回答,只是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抬步离开。

    感觉到君胤这些日子似对自己有什么动作,“东邑帝”在请示了君祁后,便准备按照他所说的,暂时不私下跟君胤过多接触。

    但这也只是他这么想,君胤并不打算就这么停止对他的逼迫。

    他甚至没给“东邑帝”任何躲避的机会,直接带人来到了他的寝宫,要跟他商讨该如何处理赋税。

    “东邑帝”格外的不耐烦,原本是想直接将其赶走的,但碍于还有其他人在,只好作罢,不耐烦的应付了几句。

    “父皇,您这般做法要是让其他人听了去,恐是又要引得其他人说你换了个人似的了……”君胤似无奈的摇摇头,拂袖起身欲离开。

    但“东邑帝”听了,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这些天对自己的动作恐是别有意图,突然暴怒:“放肆,你说什么呢!”

    “说什么父皇难道不知道吗?”他的暴怒,让君胤眸中微不可查的漾开一道冷笑。

    他格外强调的父皇二字,让“东邑帝”听了去莫名被刺痛到什么般,气的面色通红唇瓣发颤。

    “逆子!”对上君胤的眼神他有种被洞悉的慌乱,当下只得加大了音量吼着。

    极其愤怒的吼声穿过寝宫,传在了正于外头打扫的下人耳中,霎时间众人面色齐变,不由在心中猜测君胤跟“东邑帝”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父皇,你可要知道一句话,有些东西,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君胤没理会他的愤怒,平静的说罢,便径直离开。

    只是,他转身之际似不经意打量着“东邑帝”的那一眼,另有深意,当即便让其心中猛然一震,隐隐有种不安感。

    君胤从“东邑帝”寝宫出来后,看到秦殷自阳光中走来,凤眸中年不自觉的一片柔软。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今儿个你也累了,早些歇息。”他想着她一直在外边等他已经很累了,出于心疼他想让她早些歇息。

    但,他还是没能敌得过她的坚持,最终,她还是在探望了东邑帝过后才回去。

    而此时,不安了许久的“东邑帝”还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便赶忙派人叫来了君祁将先前发生的事情都告知于他。

    “看来他已经准备做些什么了,你稍安勿躁,继续做好你的事情,我自有办法。”君祁勾着意味深长的笑,声语轻缓。

    但那眸中的寒意,却没来由的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黑夜,悄然而至,看似风平浪静的皇宫,腥风血雨已然逐渐降临。

    次日清晨,一个消息很快在皇宫中传开,将君胤推至了舆论中心。

    “哎!你听说了吗,昨儿个太子殿下将陛下气得又发病了,今儿个早朝也取消了!”秦殷才走出寝宫正欲出门,却陡然听到早早扫地的宫女的话。

    她蹙了眉头,转身正准备开口质问清楚,宫女们却先一步敏锐的瞧见她的身影,待她转身时,她们早已经跑开。

    秦殷心底微沉,加快了脚步往外头走,却还没走几步便有人来通知她今日早朝取消的消息。

    这下,她彻底拧紧了眉。

    这件事太蹊跷了!

    思及此,她动身来到了东宫中,让她没想到的是此次的风波居然如此之大,她一路都听到了众人关于君胤的议论。

    但她听的最多的,还是其不孝一事,甚至还有的,直接传出了又要废太子的传言。

    越听,她的脚步越快,当她赶到东宫时,正巧,江辰他们也在,于是乎片刻后三人一同坐于桌前商谈着。

    “今儿早上的事情想必你们也听说了,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江辰蹙眉,担忧的握着茶杯,全无心思品尝。

    不孝是大罪,这一次无论真相是如何,这些被蒙在鼓中的人显然不会去理解太子殿下。

    “无碍,咱们见招拆招即可,等时机到了,我们便可将他们一举打落。”君胤神色淡漠,显然,此事并未对他造成影响。

    秦殷赞同的点头,却时,现下时机还未成熟。

    闻言,江辰心中稍缓,正欲再次开口,门口却突然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报!安阳王求见!”

    “他来了。”秦殷心中微惊,正喃喃间突然似想到些什么,猛然起身,道:“东邑帝!”

    闻言,江辰也急忙起身,眉间满是担忧:“他此次前来定别有目的,我们得尽快将东邑帝藏起来!”

    本来他们就很不甘心,搜遍了整座京都也没找到人,唯有太子这里没搜了,现下看来他的意图不难看透……

    “交给你们了,我来应付他。”君胤起身,见秦殷江辰从窗口离开,听着门口的脚步声已然很近,他这才从容的整理着衣裳。

    而君祁,一推门,便是瞧见了他漠然的模样,眼眸稍冷。

    “看来本王来的正是时候,太子殿下的客人才走不久啊。”君祁自顾自的一进门,便直接将眸光准确的落在了桌上还微微冒热气的三个茶杯上。

    现下秦殷两人已经离开,本就从容的君胤愈发淡漠。

    “嗯,你此次前来所为何事?”点点头,君胤引着君祁朝外头走。

    毕竟方才秦殷两人走得急,君祁又来得快,谁也没时间关窗户,他怕君祁再往屋里走,会发现窗台上的脚印。

    君祁虽是不太愿意这么快离开,但他将视线在屋内仔细的扫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后,便也只好跟着君胤来到大殿。

    “太子殿下,就这么坐着着实也无聊,不如你带我在你这东宫中参观参观如何?”君祁噙着笑,朝其拱手道,大有一番温润儒雅之意。

    他虽是笑着说的,但他特地强调了参观二字,其中所含之意,不言而喻,君胤当下也自是听的明白。

    他知道,他想找什么。

    但幸好阿姮他们在,他此次前来恐是心思白费了。

    果然,君祁一直借着要君胤带他四处逛的借口到处在找东邑帝,但当几个时辰过去了,君祁仍旧一无所获。

    “不知安阳王参观的可还满意?”最终见君祁要回去了,君胤开口似关切的问着,声语中也难得的染上一抹笑意。

    听出他话中那浅淡的讽意,君祁霎时冷下眸光,面色悄然紧绷。

    “嗯,那本王便先告辞了。”最后别有深意的睨了君胤一眼,君祁便转身离开。

    瞧着他的背影,君胤的眸光也悄然冷凝了下来,似出神的想着什么,半晌也没回神。

    “东邑帝”的病自从被君胤气出来后,不仅没好反而愈发严重,仅仅只是两日,便恶劣到连自己起身用膳也是困难。

    每每到这时候,不论是官员还是宫人,对君胤的谴责便愈发猛烈。

    直到三日后,“东邑帝”病死,君胤瞬间便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不孝,本是大罪,尤其是君胤身为太子居然气死了自己的父亲,更为罪中之最。

    不知是谁带的头,一时再次废太子的消息迅速在皇宫中传开,直到“东邑帝”的遗书被整理出来,告知众人他传位的是君彻时,暂且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开。

    群臣都很惊诧,“东邑帝”生前口口声声说要废掉太子让安阳王上位,没想到现下他逝世后传位的居然是君彻!

    一时,朝野上下皆一片哗然。

    虽说现下还没有举行登基仪式,但君彻还是“顺应”群臣意愿,派人将君胤软禁了起来。

    “那就麻烦您先暂时不要外出了,好生在东宫中歇息着。”负责将他带回东宫的侍卫面无表情的说完,迅速离开。

    君胤仍旧反应平平,只是他站于门口看向皇宫的方向时,悄然蹙眉。

    秦殷在当天下午来看的他,两人本是在商谈正事,但君胤突然间认真的说待这些事情结束后便跟她成婚时,秦殷沉默了。

    他与她是两情相悦无疑,但,有些事情还是勉强不得……

    良久,她才缓缓看向君胤,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眸中也有着眸中坚决:“你知道,我有自己的想法,我的梦想还等着我去实现。”

    看着她眉眼间谈到梦想时神采飞扬的模样,君胤的心突然软了下来,方才因为她的话所升起的些许失落,也尽数消散。

    突然间,他唇角带上些许发自内心的笑意,走近秦殷握住她的双手,道:“好,我答应你,会让你成为一代女将军。”

    没有多说,他只是眉目带笑的看着她,尊重她的想法。

    他的理解让秦殷心中生暖,当下沉默半晌后,她也同样笑着点头:“嗯!”

    君胤真的一直被软禁在了东宫之中,出去不得,直到“东邑帝”出殡时,他才被放了出来参加出殡仪式。

    众臣重新见到君胤,仍旧有些脸色不太好,对于皇室间出现这等将自己生父气死的太子,他们着实不待见。

    但正在此时,仪式举行到一半,一个无比令人熟悉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众人眼前。

    “陛下!?”前君胤一派的太子党,最先不可置信的道出了声,随即,安静哀伤的出殡仪式间,瞬间炸开了锅。

    众人都纷纷上前,似想查看个究竟,当他们在问了许多问题后,从最开始的以为谁的恶作剧的愤怒变成了震惊。

    而君祁等人,在见到东邑帝突然出现时,瞬间慌了神,他知道,自己败了。

    此地不宜久留,思及此,君祁也再顾不得这么多,狼狈的转身便逃。

    “抓起来!”但早已将他一举一动收于眼底的东邑帝,直接一声令下,君祁等人都迅速被抓获起来。

    当他们全员被抓获的那一刻,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彻底完败,众人一片欢呼。

    随后,皇宫中歇整了三日,此件事才渐渐淡去。

    只是这之后,大理寺忙了起来,安阳王做这些事情大概是蓄谋已久的,但是没有推波助澜的人,这件事情也不会到这个地步。

    东邑帝在寝宫待了很久,他也想了很多。

    他没有很多儿子,但是为什么,也会到这个地步?有些儿子死了,有些儿子想要他死,活着的那一个,是他最喜欢的,这竟然让他觉得有一点的庆幸了。

    “若是想要的话,来和朕来说,亲自来说……”东邑帝自言自语着,“即使不能给你,可是道理朕还是会和你讲的。”

    什么是能要的什么是不能要的,他这个做父亲的,会亲自教他。

    人之暮年,才发现自己这个父亲当的有多失败。其实国家也治理的不是很好,不然,怎么会又有秦殷那样的质问?

    他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安阳王和明王再怎么谋反,始终是东邑帝的儿子,大理寺想要办他们还是要看着点天家的面子的,更何况,从始至终,东邑帝都没有传来话来,想来是要网开一面了。

    可即使再怎么网开一面,这一辈子恐怕也是要在幽禁当中度过了。

    东邑帝的身体并没有全好,体内的余毒让他的身体更差了,他没有精力再处理这些这政事,便决定将皇位传给了君胤。

    “接下来的事便交给你了。”郑重的拍了拍君胤的肩膀,东邑帝迈着缓慢的步子,消失于他的视线。

    不多久,君胤成功登基,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诺,让秦殷去军营中历练。

    离别的那日,君胤很不舍,拉着她的手许久也未放开。

    对此,秦殷颇为哭笑不得,但还是软了声语开口劝慰道:“没关系的,我只是去京郊的御林军中而已,隔得不远,见面又不难。”

    又不是去什么远的地方,只是京郊,若是骑着追月,来回怕是连半天都不要。

    “那你要天天回来。”

    “……陛下,这恐怕有些为难。”

    “阿姮,不要这样生分。”称呼他为陛下,总让君胤觉得有些不适应。

    秦殷侧身抱住了他,微微笑着,“我答应你,一日日的回来。”

    终有一日,或许他们都会放下心中的那个结,然后,再更加勇敢的往前走着。

    听了她的保证君胤这才缓缓放开了她的手,神情认真的点点头:“嗯。”

    索兴也隔得不远,在秦殷历练期间,他们两人才能经常相见。

    无论是谁,都有放不下的梦想,不是吗?

    远嫁的风华公主居然登上了皇后的位置,可见其实并没有什么懦弱的人,只有没有下定决心的人。

    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风华传回来一个消息,她见着六皇子君尧了。

    君胤看着密函,好半天都没有动一下,与其说是聚精会神,不如说是在失神。

    其实是知道他还活着的,那来历不明的解药,他是故意的吧。

    他登基三年,风调雨顺,太上皇卸了重担,身体倒是好了起来,如今不问世事,整个东邑国都是君胤在做主。

    他放云赫军守着边疆,再不是握在手里,无人侵犯,其实日子过的也算可以,君尧回不回来都没有什么了。

    秦殷刚回来,换了身衣服,看到君胤坐着发呆,她便笑了笑,走上前问道:“陛下在看什么,看的这般入神。”

    “风华的信。”把信递过去,秦殷也就自然而然的接过来看了。

    “三年前的事情,为何现在才说?”秦殷好笑,“只是,六殿下果然还是活着的。”

    如此,就好了。

    君胤想要亲她,被秦殷推开了。

    “怎么?”

    秦殷脸微红,“我只是换了衣服,还没有沐浴……”

    在校场待了一天,浑身都是汗,君胤不嫌弃,秦殷自己都是嫌弃的。

    君胤失笑,“哪有你这样的妻子。”

    秦殷撇嘴:“你娶到我还不乐意?”

    如今的云赫军,即使大部队在边疆,可是管着的仍然是君胤,只是君王忙碌得很,他便交给了秦殷。

    他是东邑国历史上第一个,将手里的兵权交到妻子手上的君王。不是没有大臣反对过,君胤只说了一句话,“她会证明给你们看的。”

    高高在上的君王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轻轻的,却是不容抗拒的坚定。

    他做到了自己承诺的自由,是言而有信的人。

    秦殷又想到了当年江辰问自己的话了,“如果你的心愿实现不了怎么办?”

    她为了君胤一退再退,君胤又何尝不是?更何况,人的心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我去沐浴。”秦殷亲了亲他的脸颊便离开了,空留君胤一个人坐在案前。

    许久,君胤打开了另一封信。

    那是尘封已久的,故人留给他的信。

    (全文完)佞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千亿盛宠:闪婚老〕〔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