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老公求休战〕〔状元小辣妻〕〔苏蜜傅奕臣〕〔幸得识卿桃花面卫〕〔法医萌妻撩上瘾〕〔重生之仙帝归来〕〔腹黑厉少:强宠小〕〔重造天下〕〔快穿之鬼生艰难〕〔美女总裁的最强神〕〔仙界最强狗仔〕〔浪打桃花〕〔明虎〕〔颜控蜜恋史〕〔惹火甜妻:老公大〕〔冠盖如顾〕〔大唐好相公〕〔厂花夫君太傲娇—〕〔天价萌宝:我的妈〕〔绝世皇帝召唤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001:我是破鞋?
    夏晓兰是被哭醒的。

    她记得自己带领下属完成了一个很有难度的并购案,随后参加了庆功会,在下属们的频频劝酒下,夏晓兰也喝多了。

    不过意识还没彻底迷糊,回家路上,还听见新助理和男友打电话,“人家送夏总回去呢,她一个人住,嗯嗯,没结婚呢……你说夏总一个女人,赚那么多钱也啥用,不也没把自己嫁出去?”

    夏晓兰半醉半醒的,没和新助理当面计较。

    事业再成功,没有婚姻的点缀,女强人总是容易被人嚼舌根。特别是夏晓兰作风强势,相貌平平,公司有人背后说她人丑年纪大还眼光高,能嫁出去才有鬼呢——夏晓兰不计较有人拿她个人生活说事儿,不过新来的助理嘴巴不严,脑子也笨,居然以为她喝醉了,敢当着面这样谈上司的八卦。

    过两天还是把人调走,换个新助理吧。

    回到家,请的保姆张阿姨絮絮叨叨念着让夏晓兰少喝点,女人多爱惜自己一点。

    夏晓兰把自己扔在柔软的大床上,一觉就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背景是80年代,梦里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她一生气就撞了柱子。夏晓兰觉得好笑,她根本就不是那种会自杀的性格呀,就梦里那些事儿,以夏晓兰多年白手打拼的经历来看,算个屁呢。

    不过这个梦也太清晰了。

    夏晓兰耳边有女人低声的哭泣,吵得她头疼欲裂。

    被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潮乎乎裹着身上难受,夏晓兰觉得自己被汗水泡着,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就被一张黑黄脸吓了一跳!

    “晓兰你醒了?你这个丫头,是要吓死妈……呜呜呜,晓兰你头还疼不疼?”

    黑黄的脸,一阵风都能吹倒的干瘦身材。

    夏晓兰想,自己这梦怎么还没醒?!

    女人的眼泪哗哗流:“晓兰,答应妈,咱不干傻事了中不中?”

    夏晓兰胡乱点头,女人就用袖子擦了眼泪,愁苦的脸上露出一点笑意:

    “妈给你弄吃的去,你等着!”

    女人带上了房门,夏晓兰忍着头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黑漆漆的木头床,动一下席子下铺的稻草就窸窸窣窣响,发黄的蚊帐被铁钩卷到床柱子两边,洗的褪色的被子上一共有四个补丁,床边上一根细绳子,连接着简陋的电灯。

    夏晓兰扯了绳子一下,灯亮了,估计连15瓦都没有,屋子里还是很暗。

    她忍着头痛下床,屋子里唯一像样的家具是靠窗摆着的梳妆台,玻璃镜里映出一张小脸:尖尖的下巴,大眼睛,鼻子挺拔秀气,竟无一处不美!头上还缠着渗血的白纱布,更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柔弱……夏晓兰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人们常说的狐狸精长相啊!

    这当然不是她的脸!

    夏总要是长得有这张脸三分好看,也不用被人在背地里嚼舌根了。

    夏晓兰一笑,镜子里的人跟着笑,眼波荡漾,能叫人心里酥软;夏晓兰龇牙咧嘴做着怪表情,镜子里那张脸居然也难看不起来。这就很欺负人了啊,夏晓兰想起自己原本的长相,说是相貌平平算是抬举了,在没有花大量的金钱包装下,她其实长得有点丑。

    这个世界也不全是看脸,越高的层次,越看重实力。

    但她出身贫寒,又无外力可借,前期奋斗真的很难。在她辛辛苦苦打拼时,同样是跑业务,脸蛋好看的女业务员有个屁的专业水平,娇嗔着就能拿到订单。她每天熬夜学习专业知识,却连一个负责人都见不到……如果她长得稍微好看点,或许不用兢兢业业奋斗了小20年才能品尝成功的味道。

    房子、车子、存款和职位,她辛苦攒下的家业都没享受太久,只是睡了一觉,她居然变成了同名同姓的另一个“夏晓兰”。生活在1983年,今年刚满18岁,长了一张顶好看的狐狸精脸,却想不通要撞柱自杀的“夏晓兰”!

    原本的“夏晓兰”死掉了,不知道什么原因,30年后的夏晓兰在这具身体里醒来,睡梦中接受的记忆乱七八糟的,却又让夏晓兰感同身受。

    嘎吱。

    门被推开,瘦骨嶙峋面色黑黄的女人端着个掉漆的搪瓷缸子进来:

    “晓兰,妈给你蒸了鸡蛋,快趁热吃。”

    女人小心翼翼,态度甚至有点卑微,她是夏晓兰的母亲刘芬。

    夏晓兰张张嘴,一声“妈”还是没喊出来。

    她不知道要拿什么态度对待刘芬,记忆里“夏晓兰”对刘芬的态度很恶劣。是继续当一个不孝女,还是趁机说自己撞坏了脑子,洗心革面当一个好女儿?

    夏晓兰还在迟疑,半掩的房门被很粗暴的推开。

    几个人拥进房间,领头的就是夏晓兰的奶奶,带着刘芬以外的两个儿媳妇,还有几个孙子孙女,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高颧骨的夏老太眼睛里在喷火,一下抢走了刘芬手里的搪瓷杯,还将刘芬给推倒了。

    “你生了个搞破鞋的小婊子,把夏家脸全丢光,还敢偷家里鸡蛋给她吃?骂她两句还假惺惺撞柱头,当老娘吓大的?!想死就去死,撞头没用还能跳河!”

    口气之恶毒,却不是亲奶奶该有的慈爱口气,倒像是夏晓兰的仇人。

    刘芬爬到夏老太脚下,扯着婆婆裤脚不放:

    “娘,孩子才刚刚醒,您给她留条活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君临星空〕〔不朽之路〕〔极品全能小仙农〕〔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