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009:我洗心革面了!
    怪不得,夏家人今天态度如此“温和”,撒泼也控制在一个范围内。

    28大杠的崭新自行车把夏家人给震住了。

    夏家人欺负刘芬,不管夏晓兰死活,就是因为没有人替她们出头。刘勇从前管过,不过自己也穷的叮当响,说不起硬气话。他现在愿意替夏晓兰母女撑腰,也有撑腰的底气,夏家这些难缠的女人,自己就要退几步。

    夏老太不吭声儿,这两天夏大军就要回来。

    等夏大军回来,刘芬自己就会乖乖求饶,夏晓兰爱滚哪儿去滚哪儿去,反正是个败坏门风的破鞋——刘芬一块儿滚蛋也行,生不出儿子的女人,正好给夏大军再找个新老婆。

    夏家不富裕,可夏家出了个金凤凰嘛,还愁没人嫁给夏大军?

    夏老太念头通达了,也不管夏晓兰搬走那些破衣服,看三人离开,嘴里叨叨着:

    “出了夏家大门,再想回来就难了!”

    刘勇那个杀神走了,其他人才敢出来。

    “妈,您就真让她们这样走了?”

    老三家的想着,还是要把刘芬叫回来干活。

    夏老太得意洋洋把自己的想法讲了,三儿媳王金桂自然要拍马屁。

    “那可得娶个能干的新二嫂!”

    大儿媳张翠不乐意,她女儿考上大学那是自己的本事,还真的管夏家所有人,连夏大军娶后老婆都要揽着?张翠在夏家存在感很低,但她无疑是夏家三个妯娌中最聪明的一个。刘芬是头老黄牛,做的最多却不讨喜;王金桂是个一点就燃的炮仗,拍马屁总也说不到关键处。

    张翠三言两语就转移了话题:

    “也不知道子毓他们到没到学校,这孩子也不说拍个电报回来。”

    “电报贵,子毓是省钱,还是家里穷,要不然能给孩子多带点钱去上学!”

    夏老太眉心的皱纹深的能夹死苍蝇。

    王金桂暗暗撇嘴,把夏家的家底都揣身上了,还不够拍个电报钱?

    夏老太想着夏子毓在京城念大学要受什么委屈,心里就觉得不得劲儿,转眼又下个决定:“他们仨兄弟去修河堤,赚来的工钱也赶紧给子毓汇过去!”

    张翠自然要推辞几句,夏老太偏要给,张翠只能勉为其难替女儿收下奶奶的心意。

    这可真是同姓不同命了,夏晓兰撞了柱头连医院都不能去,夏家的钱却是随她堂姐夏子毓花用的……夏晓兰要是在现场听见这些话,只怕能和夏老太干一架。

    ……

    夏家人不心疼夏晓兰,她也是有人心疼的。

    至少刘勇就很心痛:“这地方咋能能住人,晓兰你昨晚就该带着你妈来找舅舅。”

    夏家太狠心了,不是把晓兰逼到没办法,晓兰从来都吃不了苦的,又怎么会搬到河滩老破屋来住?刘勇牙咬得咯吱咯吱响,对夏家人的厌恶是到了极致。

    “赶紧把东西收拾了,跟我回家去!”

    刘芬迟疑着,“大军回来了咋办?”

    刘勇真是恨铁不成钢。

    “你要处处维护夏大军,当哥的没意见,他毕竟是你男人!可他除了是你男人,还是晓兰的亲爹,他尽到当爹的责任了?连我都听说晓兰的事,夏大军是聋了听不见?”

    刘勇气得原地打转。

    夏晓兰冲她舅摇头,示意他不要说了。

    刘芬已经是多年的惯性思维,能跟着夏晓兰搬出来住已经是硬气一回。

    “舅舅,我想自己做点小生意,您看行吗?”

    夏晓兰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把自己倒卖鸡蛋的计划给刘勇说。她真的觉得舅舅是个难得的明白人,说话做事儿特别敞亮,不是那种愚昧迂腐的。

    刘勇听完了没有马上发表意见,从兜里掏出一包大前门,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抽完半支烟,刘勇才说道:“舅舅说句实话,你想赚钱是好事儿,是懂事了。但这生意吧,不合适。”

    夏晓兰没有打断刘勇,她上辈子能爬到高管的位置,除了有拼劲,还有她从来不自恃聪明。

    80年代是很落后,但这年代肯定是有聪明人的。

    夏晓兰要是把当下的人都当傻子,她早晚会跌个大跟头。

    “您说,我听着呢。”

    见夏晓兰脾气是真长进了,刘勇咧开嘴笑:“舅舅要说的不对呢,你也先别生气,我就是提个建议嘛。这生意利小人也累,说不定还会惹来是非,咱们换一个轻省点的生意中不?”

    农民进城卖点鸡蛋,用篮子拎着就行。

    一次性要往城里送100个以上的鸡蛋,运输很麻烦,收鸡蛋也是个麻烦事儿。

    鸡蛋这东西它易碎不经存放,运到城里的蛋要是一时间没卖完呢?

    何况夏晓兰这脸长得有点招摇,刘勇也不放心让她四里八乡去收鸡蛋……这生意起早贪黑的,赚个辛苦钱,适合男人来干,不适合夏晓兰这样的年轻女孩儿,尤其是特别漂亮的女孩儿。

    这些事,夏晓兰都考虑到了。

    从最初的喜悦之后,她也意识到这张脸惹是非。

    蓬门多绝色,蓬门又养不起绝色,搁旧社会蓬门的绝色是要进奉给贵人的。高门大户藏起来,进出有排场,才能确保安全。

    夏晓兰眼下没有那条件,只能自己买把剪刀防身。

    刘勇说的都是大实话,夏晓兰苦笑:

    “我本钱小,只能先靠这鸡蛋生意养活我和我妈两个人,我把她从夏家带出来,不是让她担惊受怕饿肚子的。别人生的女儿是金凤凰,她生的是个讨债鬼?我早晚会让她过上好日子……舅舅,我以前太不懂事了,让你们伤心了!”

    刘勇一个大男人都觉得鼻头发酸,刘芬肯定受不住啊。

    一边哇哇的哭,一边还分辩:

    “谁说你是讨债鬼了?妈过的咋样不重要,重要是你要过的好!”

    三个至亲的人只差抱头痛哭了,夏晓兰借着这样机会剖析了自己的内心,让亲近的人知道她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刘勇见外甥女主意挺正,也没继续拦着她:

    “你要做这生意,怎么也要几十块本钱了,你那里还缺多少,舅舅给你添上!”

    夏晓兰还缺多少?

    她兜里只有6块钱……夏总露出了罕见的窘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