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姐妹花的最强兵王〕〔年少有为的卡卡西〕〔伤害反弹系统〕〔神话级联盟〕〔浪迹武侠世界的小〕〔墨墨,抱一下〕〔厨娘皇后:殿下,〕〔非卿非故〕〔超级基因猎场〕〔执魔〕〔史莱姆的进化之路〕〔无耻术士〕〔明王首辅〕〔重生军嫂美如花〕〔千两道化大海贼〕〔妖妃如火:帝君,〕〔天神圣典〕〔虚空法师的奇幻之〕〔盛世绝宠:腹黑太〕〔女神凶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015:被流氓盯上了!
    背靠着亲舅舅,夏晓兰母女的日子过得挺滋润。

    特别是农忙来临,农村家家抢收粮食,夏家人田里的活儿都干不完,还真没有空来七井村找夏晓兰母女的麻烦。夏晓兰往城里倒腾鸡蛋,没两天生意就顺手了,她说话爽利,长得又顶好看,做生意有原则,但在原则范围里又极大方——农机厂和肉联厂的工人们都知道,这几天厂外面多了个鸡蛋西施,卖的鸡蛋很新鲜。

    开始每天跑一趟安庆县,不过2天,她就卖了快2000个蛋。虽然每天骑着车不停的奔走在乡下和县城很辛苦,但她的辛苦是卓有成效的,平均一天能赚10块左右。本钱少,又没有人脉,夏晓兰有一肚子赚钱的想法也只能慢慢来,每天赚这点钱她是不嫌多,刘芬却很满意的。

    到了晚上,夏晓兰回到家,母女俩清点一天的收入。布兜里的钱倒在桌上,大部分都是零散的毛票,一元的、五角的……最小的是分票,夏晓兰发誓上辈子见过的以“分”为面值的纸币,加起来都没有这几天多!

    刘芬将所有钱整理好,只觉得像做梦一样:

    “钱真的有这么好赚,别人就不知道吗?”

    刘芬的问题好啊,证明她开始思考了。

    夏晓兰就笑:“知道能赚钱,这生意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80年代当然遍地都是机遇,可也没有人人都变成亿万富翁。机遇来了,得有胆识,还得有运气!就像夏晓兰这生意,七井村肯定也有人看得眼热,一来田里的粮食等着人去收,他们腾不出人手,二来有人手的,必须要有夏晓兰这种破釜沉舟的勇气——做生意本来就有赚有赔,倒卖鸡蛋这种生意不仅辛苦,风险也是很大的。鸡蛋卖不出去怎么办?鸡蛋路上全摔了怎么办?近百元的本钱,不小心就会血本无归。

    夏晓兰就算亏了,了不起重新来过,她曾经能混上跨国公司高管的职位,这一点点小失败根本打击不到她。

    可对83年的农村人来说,近百元的亏本,那是大半年才能攒到的钱,说没就没了,家底不厚的又能经得起几次赔本呢?

    夏晓兰将钱收起来,“鸡蛋这生意再过几天也不好做了,我不是让舅舅帮忙收鳝鱼吗?我想拿到省城去试试。”

    刘家的稻田里,都能轻轻松松弄几十斤泥鳅、鲫鱼和黄鳝,乡下还真不缺它们。

    泥鳅做不好有股土腥味。

    稻田里养的鲫鱼也就后世被捧的厉害,现在的人谁要吃它?耗油、刺多、肉少……它都排不到‘四大家鱼'里,可见这玩意儿有多么不受欢迎了。而且比喻某种时兴的事物常用“过江之鲫”,想象一下鲫鱼的数量有多少!

    黄鳝就不一样了,它是大补之物,不管啥时候都卖的上价。

    就算眼下,也快赶上猪肉价了,不过在安庆县也不好卖,除非拿去省城。

    鲫鱼泥鳅卖的便宜,夏晓兰懒得折腾,就让刘勇告诉下七井村的人,她除了收鸡蛋,黄鳝也要收的。不过大家现在忙着收割稻谷,除了小孩子零散拿过几斤来卖,并没有大额的生意。她也不急,黄鳝一直能抓到10月份呢。

    就算别人嫌弃的鲫鱼和泥鳅,夏晓兰也有吃法。

    夏晓兰的厨艺一般般,可她见识多呀,为了招待客户,南北菜系她哪个没吃过?

    刘勇之前弄回家的泥鳅、鲫鱼都吐干净了泥沙,锅里滴点菜油,把鲫鱼小火煎到两面金黄,加水一直小火炖。鱼肉都炖烂到汤里,也就费点功夫的事,夏晓兰让家里每个人都喝鱼汤。她重点照顾的就是刘芬和涛涛,刘芬瘦的像非洲难民,涛涛不多补钙,以后身高随着刘家人就悲剧了。

    泥鳅用辣椒酱烧,加点豆腐,起锅时放点蒜苗。

    刘家这伙食安排的很好,舅妈刘凤梅对夏晓兰是满意极了。

    不过这两天刘芬不能陪夏晓兰进城,母女俩在这里住着,总不会让刘勇两口子下田收稻谷,刘芬也是要去帮忙的。

    “你一个人去县城,可要注意点。”

    夏晓兰出门前,刘芬也要下田割稻谷了,趁着太阳没出来将稻谷杆割到,还得给稻谷脱粒,现在没有机械操作,都得靠人工。

    “我知道了,妈!您也别太累。”

    夏晓兰骑着自行车往县城去,她这几天把两个厂子的鸡蛋市场份额都快填满了,不可能天天都有人买那么多鸡蛋。一次运400多个鸡蛋,一天跑两趟安庆县,今天第二次来卖蛋时,在农机厂守了很久还剩一百来个鸡蛋。

    夏晓兰就想换一个地方。

    她一般是不抄近路的,今天卖蛋耽搁的久一点,她就从一条小巷子里骑车穿过。

    她却不知道,在县城卖了几天蛋,“鸡蛋西施”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长得漂亮,每天还带着卖鸡蛋的现金,有人就琢磨着对夏晓兰下手。

    夏晓兰是有点得意忘形,毕竟她那大剪刀揣身上好几天,也没遇到过流氓。

    巷子那一边就是大马路口子,她使劲蹬着自行车踏板,车子的箩筐却被人抓住:

    “小妹,你这么慌干嘛,我们买鸡蛋!”

    陡然被人急刹车,她好险没摔在地上。自行车后座的箩筐重重着地,夏晓兰一阵心痛,鸡蛋不知道碎了多少个!

    一个人迅速窜到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另外两个男人拽着她的自行车,夏晓兰站直了身体,大剪刀已经用袖子挡着握在了手里。

    情况有点不妙,三个流里流气的年轻男人,色眯眯的将她从头打量到脚,明明为了防晒穿着长袖长裤裹得严实,淫秽的目光就像她没穿衣服……今天怕是不能善了,夏晓兰没有像一般姑娘吓得脑袋发蒙,她根本没有废话,张开嘴就大叫:

    “救命啊!!有人耍流氓非礼妇女!救命啊,他们把我堵在巷子里了!”

    夏晓兰的声音尖锐,把三个流氓反而吓住了。

    一个人连忙去捂夏晓兰的嘴巴,她拿起剪刀狠狠去捅,那个男人痛的呲牙咧嘴:

    “臭婊子,以为我们没打听过你底细?你们两个快点把她按住,臭婊子,还敢拿剪刀捅我!”

    夏晓兰背靠着墙,手里的剪刀使劲挥,嘴里的大叫没有停下来过,反正不让人近身,嘴里喊着“流氓非礼妇女”和“救命”,又有自行车挡在身前,一时还真没有人能近身。

    一个流氓没了耐心,将自行车扯开。

    夏晓兰一边大叫,一边冷笑,有人来抓她手腕,她瞅准了对方的眼睛珠子戳。

    那人退得快,眼皮被剪刀尖划了一下,忍着痛,拽住夏晓兰辫子。把她拖到面前,另一个趁机打掉了夏晓兰的剪刀。

    “臭婊子,装啥贞洁烈妇,谁不知道你是个破鞋?大河村的夏晓兰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