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加冕为王〕〔爆笑修仙,萌狐不〕〔大楚昭阳〕〔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昨天还能怎么皮〕〔甜妻驯夫记〕〔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华娱特效大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027:审问张二赖
    80年代的招待所,和后世的宾馆的套路是一样的。有好几种规格的住宿条件,以安庆县的招待所标准来说,有睡十几个人的大通铺,要不在潮湿的一楼,要不是地下室,住一天晚上只要1元。稍微好一点是四人间,一张床位2元。更好就是6元一间的单间,最好的当然是15元的套房。

    套房一般都是单位领导出差才有的标准。

    效益不好的单位,领导出差也舍不得住15元一晚的套间。

    安庆县招待所这套房吧一年里大多数时候都空着,周诚和康伟就是住的这种。乳黄色的地砖,深红色的实木家具,灯亮堂堂的,屋里还摆着一台14寸的电视机。张二赖从来没见过这样高档的房间,更猜不透康伟和周诚的来历。

    公安把他抓到招待所来干嘛?

    要不是公安,他们手里还有枪,张二赖心里就更没底。

    周诚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和夏晓兰呆在一起还不觉得,回来后浑身汗乎乎的不舒服。他看着张二赖那猥琐样,想到那些难听的流言,心情更加不好了。

    这种人做什么椅子,别把招待所的椅子给弄脏了。

    “你就蹲那儿,好好把自己问题交待下。”

    康伟把屋里的吊扇打开,呼啦啦风扇转起来,驱散了不少闷热。

    张二赖舔着脸,“同志,我真不晓得你们要我交待啥问题,您提点我一下?”

    周诚斜着眼看康伟。

    康伟也看出来诚子哥心情不舒畅,十分谄媚:“那不是未来嫂子的事儿嘛,我留着给诚子哥做主,找到这瘪三我就给抓来了。”

    怪不得张二赖一头雾水。

    周诚被康伟嘴里的“未来嫂子”讨好了,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冲着张二赖点头:

    “说说吧,夏晓兰的事儿是怎么回事?”

    打听夏晓兰的?

    张二赖心里活泛了,“您二位也想沾一嘴?那娘们儿可骚了,好上手的很,胳膊白,奶子——”

    一提到夏晓兰,就说到了张二赖最得意的地方。

    他说起来眉飞色舞的,只差手舞足蹈了,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周诚一脚给踹翻了。周诚这一脚可是下了死力气,张二赖撞到墙角,半天没动静。

    周诚一脸戾气,拽住他头发,将他脸抬起来。

    张二赖满嘴都是血,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周诚那一脚多半是踹伤了他的内脏。

    “现在会好好说话了吗?我只听实话,在我面前说假话的,我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

    吹吹牛会死吗?

    张二赖以前不相信,人都说他和夏晓兰有一腿后,他不知道多风光。当然最近严打,他不能在大庭广众下主动吹嘘,但别人问他,他淫笑两声,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羡慕他了。

    现在张二赖才知道,原来吹牛会死人的。

    他眼泪和鼻涕齐飞:

    “我、我说实话,我根本就没碰过夏晓兰!”

    周诚抓着他头发不放手,“无风不起浪,你和夏晓兰的流言传的到处都是,总是有原因的。说吧,你是不是对她干过坏事儿?”

    张二赖眼神躲躲闪闪,不肯说。

    周诚将他脑袋狠狠往地上一撞,咔嚓咔嚓就给手枪上膛,瞧着他那凶狠如狼的劲儿,真的会一枪蹦了他。

    张二赖将头磕的砰砰响:

    “别杀我、别杀,我说,我都说!夏晓兰长得漂亮,两年前我去七井村走亲戚,一眼就看上她了,我当时就拉着她调戏几句,七井村那个姓王的知青多管闲事给夏晓兰出头。后来我也没啥机会接近夏晓兰,就是在七井村转转,但夏晓兰泼着呢,我也一直没占到啥便宜……后来……”

    张二赖吞吞吐吐的,康伟举着凳子要砸他,张二赖就破罐子破摔:

    “后来有人在我窗户上丢纸条,说夏晓兰约我去见面,还说夏晓兰心里是喜欢我的,就是我不务正业,怕她家里人不同意婚事,就、就让我先和夏晓兰生米煮成熟饭!”

    张二赖也是被打怕了,干脆一股脑说出来。

    说到这里张二赖似乎还有自己的怨气,“结果我去找夏晓兰,她不承认有纸条的事儿,还骂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扯住她不放,那个姓王的臭小子又跑来坏我好事!听他们唧唧歪歪的,我才知道原来姓王的是夏晓兰堂姐的对象,他和夏晓兰说些有的没的,啥好失望之类的,两个人多半才有一腿!”

    自己没占到的便宜,被别人给抢先了,张二赖肯定生气。

    再说夏晓兰和自己未来姐夫不清不楚的,偏要在他面前装贞洁烈女,张二赖越想越觉得不服气。四里八乡不知道咋传出了他和夏晓兰滚草垛子的流言,别人问张二赖,他淫笑着不否认,大家就把这事儿当了真。传的越来越厉害,张二赖听说严打也挺怕,万一夏晓兰去派出所告他呢?

    幸好夏家没有人出头,夏晓兰居然自个儿想不开撞墙。

    张二赖尽量把自己摘干净,又不忘给夏晓兰泼脏水,说她和未来堂姐夫有一腿,把夏晓兰说的越烂,情况就对他自己越有利。

    张二赖眼睛被打得肿成一条缝儿,偷偷去看周诚的表情。

    他就算再会说话,别说瞒不过周诚,连康伟都糊弄不了。

    夏晓兰放着他诚子哥这样的不扑上来,去勾引张二赖?滚你妈的蛋,说瞎话也要点脸好不?!

    纸条肯定不是夏晓兰放在张二赖窗台上的。

    康伟听明白了,这中间有人捣鬼呢,目标就是毁了夏晓兰。

    “诚子哥……”

    康伟挺不好意思。

    周诚也和他计较,冷笑两声问张二赖:“你哪只手碰过她?”

    张二赖哆哆嗦嗦否认:“真没碰过,我就是扯坏了她一只袖子。”

    夏晓兰就是被这样的瘪犊子给逼得撞墙的,周诚气到极点,反而笑出声。

    “好的很!”

    康伟真怕周诚会一枪蹦了张二赖,“哥,别冲动,这地界可不能杀人……瞧我这臭嘴,哪个地界咱也不杀人,收拾他哪用脏了自己的手?”

    “交给派出所吧,严打够他吃枪子儿了!”

    张二赖吓坏了,他也猜出来点门道,夏晓兰多半是傍上厉害的男人,眼前这两个就是来替夏晓兰出气的。交给派出所?那他就死定了。

    张二赖吓得生出一股邪胆:

    “送我去派出所夏晓兰破鞋的名声就坐实了,我一定逢人就好好讲讲我和她床上事!”

    周诚从床下拖出来一口箱子,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满满一箱子都是钱。

    他拿出几叠大团结塞在张二赖怀里,张二赖还以为是封口费。

    这下发财了,几叠大团结怕不是有几千块,但周诚这钱拿的轻松,可见他箱子里不知道还有多少!

    张二赖是得寸进尺的,还没开口多要钱,周诚的下一句话就把张二赖打入地狱:

    “小伟,让招待所给派出所打个电话,我们抓到一个偷公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