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之帝庭崛起〕〔丧尸之全面战争〕〔天价隐婚:巨星老〕〔爆头偏执狂〕〔佣兵狂妃〕〔忍者也玩主神空间〕〔入骨暖婚:重生娇〕〔重生之一世花君〕〔大宋之最强酒楼〕〔星际之宝妈威武〕〔撞鬼就超神〕〔星光战场〕〔土豪修仙系统〕〔舰娘之红色血统〕〔扶一把大秦〕〔万界收容所〕〔我只是,菜鸟〕〔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他是亡灵〕〔赤壁之崛起荆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040:夏家愁,刘家乐
    “大嫂!”

    夏大军大惊,他对夏晓兰失望归失望,却也没想到要夏晓兰吃牢饭。张翠向来是最稳妥的一个人,说这话不是主动要晓兰扯进去吗?

    张翠是得意忘形了。

    她有几分讪讪,“我是太着急了,怕张二赖说瞎话,晓兰和那二流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石坡子村的人却不信,谁不知道夏家人最怂,就算闺女受欺负了,要找张二赖算账啊。夏家可好,三兄弟都身强力壮的,就任由张二赖嚣张,反而在家里逼得家里闺女撞墙……什么玩意儿。

    这人想看夏大军三人的笑话,故意笑嘻嘻的:

    “张二赖是入室盗窃被抓的,昨天县城严打游街,他身上挂着大牌子写着他罪名。这烂人肯定要被重判的,村里人都讨厌他,这下子算是把祸害解决了。”

    张二赖只要不在村里晃荡,时间一久谁还记得那些流言,这才真是救了老夏家的姑娘一条命呢。

    等风头过了,挑个远一点的婆家嫁过去,这件事不就过去了吗?

    冷眼看着,当爹的夏大军想不通关窍,不过张二赖被抓他肯定是高兴的。

    当大伯娘的张翠笑得太勉强,三婶王金桂脸色变来变去的,也不知道在想啥。

    这就是出了女大学生的夏家?

    石坡子村的人暗暗摇头。

    夏大军也不管,“晓兰她们还不知道,我得去告诉她们这个消息。”

    走了两步才想起来,他和刘芬刚刚离婚。母女俩看着他被七井村的人打一顿,偏偏冷漠的要命。夏大军的高兴荡然无存。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回夏家。

    张翠想了一肚子话,王金桂也似有心思。

    夏老太看见只有三个回来,心中有数,肯定是没把人接回来呗,夏晓兰那小破鞋脾气大着呢。

    “咋的,她们娘俩儿还拿架子,等老婆子亲自去接?”

    夏大军摇头。

    王金桂快人快语,“娘,二嫂和二哥离婚了,刘勇找了一群七井村的人把二哥打了一顿,还逼着他按手印写啥字据。”

    夏家人都不肯信。

    但夏大军身上还带着伤,三个人也不至于说这种假话。

    夏老太顿时就哎哟哎哟呻吟起来,对夏晓兰母女破口大骂,夏晓兰是小破鞋,刘芬就是大贱人了。

    “弟妹咋会提离婚?肯定是被刘家逼的。”

    夏长征试图找回点面子,王金桂傻不兮兮的反驳:“哟,还真是刘芬自己提的,从头到尾都冷着脸,活像夏家欠了她钱没还!”

    王金桂是想不通刘芬的行为,她指望着有人给解惑。

    夏老太只觉得头都要炸掉,自从夏子毓考上大学,夏老太自觉夏家门楣都高人一等。她嫌刘芬生不出儿子,要把刘芬一块儿扫地出门,但那是夏家掌握主动权啊!

    刘芬那贱人,咋敢提离婚?

    夏老太的嗓门儿大,骂得半个村子都听见。真是稀罕事,夏大军的老婆跑回娘家十几天,早上天没亮夏大军就去接人,人没接回来,刘芬和他离婚了?!

    夏家今年的笑话,真是一年都讲不完。

    夏大军浑浑噩噩的,大男人的自尊心严重受挫,心里也打定主意,刘芬要是哪天后悔了还想回这个家,别管那女人哭得再可怜,他都不会心软!

    刘芬提离婚的消息,炸的夏家天翻地覆,大河村都议论纷纷。

    夏长征干巴巴安慰夏大军几句,私下里又让张翠把当时的情况讲了。

    “真离婚了?”

    “那还有假,写了三张同样的字据,大军和刘芬都按了手印,七井村那个村长还说要把字据交到县民政局去。”

    张翠忧心忡忡,“回来的路上我还听说张二赖被抓了,说他入室盗窃要重判。你说,我们是不是要给子毓发个电报?”

    张二赖被抓,还不是乱搞男女关系被抓。

    夏晓兰是牵连不进去了,这张牌也就作废。夏子毓去京城前,交待他们要把夏晓兰看牢点,一家人都没想到刘芬会和夏大军离婚,还看牢夏晓兰?人家压根儿不会回夏家来!

    夏晓兰已经脱离了掌控。

    以张翠的能力解决不了,夏长征也没主意。

    “明天我找个借口去县里,给子毓拍电报,再打听下张二赖的事。”

    ……

    夏家一屋子鸡飞狗跳。

    七井村刘家,李凤梅在邻居的帮助下,整治出三桌席面,请今天仗义帮忙的人喝酒吃菜。请客当然没有只请男人的,家里女人也要带来,大家很有默契不带小孩儿。计划生育政策才刚执行没两年,独生子女少,真要把家里孩子喊来,三桌是绝对坐不下的。

    堂屋里摆了一桌,陈旺达坐上座。

    陈旺达也没带几个人来,除了他老妻,就只有孙子陈庆。

    来吃饭的都没想到菜色这么丰盛,土豆烧排骨、韭菜炒鸡蛋、干煸泥鳅,鲫鱼汤豆腐汤,大葱炒猪肝,还有用蒜炝炒的青菜心,桌子最中间摆了一大盆羊肉烩面当主食……刘勇没买到好肉,干脆弄了点羊肉回来。

    羊肉烩面堆的老高,羊肉一片片的毫不含糊。

    就是过年也没有这么丰盛的吃法。

    刘勇还在每张桌子上放了烟和酒,被请的村民都咂舌。

    “勇哥,你今天太破费了。”

    “这桌菜,没得说!”

    陈旺达也没扫兴,笑着说刘勇赚了几个钱就瞎糟蹋。

    刘勇端起酒杯,“达叔,我今个儿是真高兴!阿芬和我小妹不同,她是逆来顺受惯了的,也怪我年轻时混账不懂事,自己没本事,不能替她撑腰……您知道,我爹妈走得早,两个妹妹都嫁的不算好,我混账!”

    酒还没喝上,刘勇就开启了自我批判大会。

    他说的也不是假话,陈旺达点头赞同:

    “你小子年轻时是挺混账,好在成家后懂事了,你媳妇儿没少操心。”

    李凤梅身上的围裙都没脱,听到陈村长的肯定,她挺不好意思。她嫁给刘勇之前结过一次婚,婆家嫌弃她过门十年没生育,把她赶出了家门。后来又经人说媒嫁到刘家,刘勇都三十多岁了还不懂事,李凤梅躲在被子里哭得时候也不少。

    好在儿子的出生,让刘勇有了责任心,这两年家里日子才变好了,刘勇也对她体贴起来。

    刘勇马上说感谢媳妇儿的操持这个家。

    李凤梅对他妹妹和外甥女好,刘勇心里有数,感激着呢。

    陈旺达又说到夏晓兰母女俩户口的事儿,“我这两天陪你跑一趟,去把她们娘俩的户口迁回来,这件事越早办越好。”

    刘芬有点局促,不过夏晓兰给她到了一杯酒,她也小口抿了。

    来吃饭的人当然不会那么没眼色,心里咋想不说,嘴上都说刘芬是苦尽甘来,好日子就在前头呢。

    夏晓兰和她妈坐在一起,另一边恰好是陈庆。

    夏晓兰心中一动,“陈庆哥,我一会儿有件事想请教一下你。”

    陈庆拿着筷子都不敢夹菜,他不是没有和同龄女孩儿相处过,学校的女同学也和夏晓兰差不多大,可、可她们谁都不长成夏晓兰这样啊……陈庆和夏晓兰坐在一起,脸就红红的,幸好干农活晒黑了看不出。

    想着夏晓兰要问他事儿,他急急忙忙答了一声“好”,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

    “晓兰,过来和各位叔伯长辈们说说话!”

    刘勇叫她,夏晓兰高高兴兴跑过去,陈庆望着她的背影,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