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幻之无限抽奖〕〔都市之最强玩家〕〔异界召唤之神豪无〕〔战少,一宠到底!〕〔偏执老公任性宠〕〔我能召唤人机〕〔只短一笔〕〔龙傲武神〕〔神尊嗜宠:魔妻狂〕〔修罗不能活〕〔精灵之传奇训练家〕〔美男榜〕〔大周九千岁〕〔人族尊严〕〔卫临巅峰〕〔史上最强子嗣系统〕〔女总裁的近战保镖〕〔玉咒〕〔至尊蛊医〕〔我的契约老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070:只买贵的!
    接一杯热水都能碰见人贩子,夏晓兰觉得自己挺倒霉。

    这女人想干嘛?

    夏晓兰才不会忍下一切和对方周旋,她没那功夫,直接问她是不是人贩子,胖女人羞恼不已,要把夏晓兰扯到一边:“走走走,我们找人理论去!”

    “你就是人贩子!”

    夏晓兰力量上不敌胖女人,她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周诚给的电击器。

    她正准备给胖女人来个狠的,周围的人已经议论起来,有人上来劝架。

    “大姐,人家小姑娘好像不认识你呀?”

    “你抓着人家胳膊不放干啥……”

    “不会真的是人贩子吧,听说火车上有专门偷小孩、骗女人的人贩子,遇见年轻女同志就说要介绍到南方去赚大钱,结果是把人卖掉!”

    “乘警呢,快去叫乘警来。”

    反正不能被拖走,夏晓兰对这些劝架的人也挺警惕,她不能确定其中有没有胖女人的帮手。

    胖女人也不说她和夏晓兰是否认识,就是撒泼要求夏晓兰道歉:

    “你说谁人贩子?小小年纪随便诬赖人,不是个好东西!”

    夏晓兰被她烦的要死,没有当众拿出电击器,却狠狠踢了胖女人小腿一脚。小腿骨的疼痛感很强,胖女人一下就松手了,她又要去抓夏晓兰,夏晓兰已经大喊着“抓人贩子”,趁机退出了众人的包围圈。

    “你站住!”

    乘警来了,被那个没和夏晓兰说过话的眼镜中年男人给带来的。中年男人背着手,说话特别有气度:

    “同志,我们买了卧铺票要求的就是安静,这女人吵吵闹闹的,可能真是人贩子。”

    这里是火车上,想跑都没地方,胖女人顿时就没有嚣张气焰。

    不过她仍有些色厉内荏:“你们说谁是人贩子?你们都是一伙的,污蔑好人!”

    是不是人贩子,查证一下就知道了。夏晓兰先把自己的情况讲了,介绍信给交给乘警验看。

    “我早上接热水时遇到她,她就缠着我问东问西,刚才更是抓住我不放,警察同志,我真不认识她,也不想和她有啥交往。”

    胖女人自然要替自己辩解。

    没啥证据,乘警也只能把胖女人批评教育一番,警告她不许再接近夏晓兰。

    “有啥了不起……”

    胖女人嘀咕着,狠狠瞪了夏晓兰一眼,垂头丧气溜回自己的车厢。

    乘警盯得太紧,胖女人和她男人在下一站就提前下了车。

    这不是夏晓兰的胜利,她只是逃过了一次危机,可谁知道会不会有其他人被胖女人骗?

    “谢谢您。”

    夏晓兰回卧铺车厢后,主动打破宁静,向戴眼镜的中年人致谢。

    对方拿着报纸,点点头,却也没提其他。

    本来也是萍水相逢的旅人,火车旅途中短短的相处,帮忙叫来乘警就是有正义感,这人气质不同一般人,可能是个有身份地位的。

    人家不想多交谈,夏晓兰也不惹人嫌。

    不过她再吃东西时,就把带着的食物都放到了靠窗的小桌上:

    “您尝尝?”

    中年男人根本不理会散发着香味的卤肉,怡然自得吃着火车餐。

    夏晓兰确定了,人家是真不愿意搭理她……好吧,她又不是抖m。

    经过胖女人一事,几个车厢三教九流的人意识到夏晓兰的厉害,再没有类似的事儿发生,第二天早上,夏晓兰平安到达羊城火车站。

    有个黑黑的女人,高举着木牌写着‘夏晓兰’。

    夏晓兰挤过去,“同志你好,我就是夏晓兰。”

    女人裂开嘴笑,一口白牙很醒目:“我哥让我接人的,他说周诚请他帮忙。”

    夏晓兰又问了几句话,和周诚约定的答案都对得上号,这女人的确是周诚请来的无疑。

    “我姓白,叫白珍珠,我是62年生的人。”

    这就是比夏晓兰大3岁,今年21岁?名字和肤色一对比,都让夏晓兰不得印象深刻,羊城这边的日照足,女孩子的皮肤不如豫南省那边白皙,白珍珠也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大。

    但周诚找来的人也有她的长处,话不多,却也不冷落夏晓兰。

    白珍珠性格有点像男孩子,力气也很大,夏晓兰说自己是来羊城批发女装的,白珍珠直接就带她去了火车站旁边。

    批发市场总不会离火车站太远,这是符合市场规律的,大宗的货物需要靠火车运输。

    在今后很多年里,羊城的服装批发市场一度掌握着全国50以上的货品量,各省的服装批发市场也从羊城拿货,最前沿的一手货源就在这里……然而后世人尽皆知的几个大服装批发市场还没有被统一管理,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路牌指引,白珍珠给夏晓兰找了招待所,下午时分带她去有名的西湖夜市和黄花夜市。

    大棚式的摊位随便牵了电灯照明,更多的是路边摊,地上铺着花油布,衣服就那么一堆堆冒着尖。

    进货的人根本连看都懒得看,抓起衣服就往蛇皮袋里装。

    “全部5元一件,快来选,快来看!”

    “西装裤8元!”

    “秋装外套……”

    此起彼伏的声音,扰乱着心神。夏晓兰并不急着下手,一家家看过去,她提着的袋子里一件衣服都没装。白珍珠紧紧跟着她,怕她被当地人欺负。白珍珠就是典型的羊城人长相,一开口就是浓浓的地方口音,谁也别想轻易糊弄她。

    夏晓兰瞧不上那些特别廉价的衣服,要进那些货,她实在不必跑这么远。

    把所有摊位都看过一遍,夏晓兰才选中了两个摊子。同样是搞批发,这摊子没把衣服胡乱堆着,一件件挂起来,大概是熨烫过,衣服看起来特别挺有质感。

    夏晓兰轻轻摸了摸衣料:

    “老板,这件多少钱?”

    “你要零买还是批发?”

    “批发!我不止要一件的。”

    “批发13块,零售就16块。”

    别的摊位,这样的一件圆领毛衣只要几块,这家却要13元,批发价就贵了一倍。白珍珠拎着衣服,“别把我们当外地人宰!”

    老板呵呵笑,夏晓兰摸着毛衣的面料。这衣服用的毛线更软和,领口那里有一圈蕾丝花边,用透明的线缝着彩色的珠子……这样的毛衣,商都市的女人们会喜欢的,贵点也无妨。

    “有哪几个颜色,我每个颜色带两件。”

    红色、白色和黑色是主打色,夏晓兰很喜欢这款式,连姜黄色都拿了两件。掏出真金白银来进货,老板也笑脸迎人,“你这妹子爽快,我这里还有新货!”

    老板从摊子下面拽出一个大口袋,从里面拿出所谓的新款。

    夏晓兰把衣服抖开铺平,果然是很漂亮,白色和绿色的线织成了枫叶图案,领子也是翻领而不是圆领,这样的衣服商都还能当秋衣穿,天气再冷就穿在里面也行呢。

    的确是不愁卖的款式。

    夏晓兰觉得绿色的最好看,其次就是天蓝色,这水汪汪的蓝更娇嫩活泼,与沉闷的“国防绿”和“蓝蚂蚁”是不同的感觉。

    80年代的女人们不是喜欢穿工农色,而是市场没给她们提供更多的选择,夏晓兰却专门挑颜色大胆新奇的款,她相信这样的衣服能卖出去。

    喇叭裤也是奇装异服,78年《望乡》和《追捕》两部日本电影风靡华国,也让‘喇叭裤’进入年轻人的视线。大胆和不正经?年轻人们从心底渴望不平庸,他们需要不一样的打扮来彰显自己。

    商都市有人会接受这种新潮。

    夏晓兰果断出手,拿了几条喇叭裤。感谢这时候的人身材普遍苗条,一个款她最多带两个码,大部分顾客都能把自己塞进小码和中码的衣服裤子里,穿大码的女性已经算丰满,xl以上的码?要不就是胡吃海喝不缺钱的主,要不就是喝凉水都会胖的体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