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之帝庭崛起〕〔丧尸之全面战争〕〔天价隐婚:巨星老〕〔爆头偏执狂〕〔佣兵狂妃〕〔忍者也玩主神空间〕〔入骨暖婚:重生娇〕〔重生之一世花君〕〔大宋之最强酒楼〕〔星际之宝妈威武〕〔撞鬼就超神〕〔星光战场〕〔土豪修仙系统〕〔舰娘之红色血统〕〔扶一把大秦〕〔万界收容所〕〔我只是,菜鸟〕〔重生之八十年代新〕〔他是亡灵〕〔赤壁之崛起荆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087:凭我长得帅?
    朱放妈习惯了在裁缝店做衣服,款式可能没那么新颖,但她是个小领导,在单位要求的就是稳重大方,也就不追求新款不新款,选好的料子,做出来的衣服很有质感,适合她的身份。

    现在都流行穿毛呢大衣,朱放妈自然也是要订做两身。

    裁缝店老板一口一个‘丁主任’,把丁爱珍拍的浑身舒坦,一口气定了三件外套:

    “你这款式倒新。”

    “羊城的最新款,这衣服也就您穿出去有那个派头。”

    丁爱珍是挑剔又高傲,可家庭条件也是真的好,两口子都是领导,近百元的呢大衣一口气能做三套,裁缝店老板拍马屁是心甘情愿。

    她也没说假话,确实是羊城的新样式。

    裁缝店老板还不乐意呢,她一个店能做几套,摆地摊那丫头真是吝啬。

    丁爱珍留了订金,裁缝店老板保证先给她做,一周后就能取货。她离开裁缝店走在街上,听见几个女人说那家衣服特别好看的摊位又回来新货,这次的大衣都特别漂亮……呵,地摊货,有啥好买的。

    丁爱珍不屑一顾。

    哪知再往前走,她就瞧见了那人挤人的摊位。

    周诚和夏晓兰都不是矮个子,那么惹眼的两个人,丁爱珍咋会忽视?

    情意绵绵的夫妻档,刺痛了丁爱珍的眼睛。

    那人是夏晓兰吧?

    仔细看看,确实是夏晓兰!

    不过和丁主任印象中的夏晓兰不太一样了。丁爱珍所看见的夏晓兰,穿着工农蓝布衣裳,脚下是土气的千层布鞋,人看着瘦瘦的,蹬着装满货的大自行车。

    长得是极为妖娆,穿得却很朴素,两极分化的反差,让她儿子朱放痴迷不已。

    再看看现在的夏晓兰,格子短呢外套,微喇牛仔裤,脚下穿着一双方头粗跟的白皮鞋,完全是改头换面——日子过得挺滋润啊!原本像这样在商都市街头重逢,丁爱珍也没不会这么生气,可夏晓兰身边还跟着一个惹眼的周诚呢!

    一个拿衣服,一个收钱,男的俊女的漂亮,看上去是很般配养眼的夫妻档。

    可夏晓兰不是说不做生意了,要回去念书?

    丁爱珍警告她不要高攀朱放,安庆县一中的老师找来,说夏晓兰是好苗子能考上大学,把丁爱珍的脸打得啪啪啪响。成了女大学生,当然算不上高攀朱放,也可以看不起丁爱珍原本打算用来打发夏晓兰的服务员之类工作……从那天起,夏晓兰就真的不给黄河饭店送货了。

    丁爱珍还远远看过,换了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村妇女,朱放说是夏晓兰的妈。

    朱放见不到夏晓兰,又不敢打搅她上进,在家单相思的厉害。

    之前好歹能向夏晓兰她妈打听两句情况,前两天那边是彻底断了黄鳝供应,只说没货了。朱放回家长吁短叹,丁爱珍也心疼儿子。

    狐狸精就狐狸精吧,真要能考上大学,她也就把不喜按耐住,接受夏晓兰。

    丁爱珍自觉牺牲很大,为了儿子慈母心肠才会退步。

    转眼就瞧见据说在学校努力的夏晓兰,和别的男人在街上摆地摊……瞧瞧这出息!

    夏晓兰从来没说和朱放好上,丁主任却有种自家儿子被戴绿帽子的愤怒。丁爱珍的逻辑简单粗暴,她可以挑剔嫌弃夏晓兰是农村户口,夏晓兰就得恭恭敬敬听着。

    夏晓兰偏偏不按照她的剧本来,不装可怜不扮无辜,牙尖嘴利的将丁主任的脸打得啪啪响。

    丁爱珍被农村丫头打脸,打落牙齿和血吞,朱放在家里跟丢了魂一样,当妈的能咋办?

    丁爱珍好不容易才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发现夏晓兰说一套做一套,愤怒让她失去理智,冲上前扯开两个要付钱的女顾客:

    “夏晓兰,你个不要脸的,和野男人勾勾搭搭,你对得起我儿子吗?”

    夏晓兰都没顾上抬头,顺嘴就反驳:

    “你儿子是哪根葱,我要对得起他?”

    抬头一看,哟,这不是朱放他妈?

    明明是瞧不上她,夏晓兰也以为两人不会有任何交集,毕竟她都不再往黄河饭店送黄鳝……表情太精彩了,好像要把夏晓兰吃掉。

    丁爱珍都要气疯了!

    堂堂丁主任,哪里还有理智啊,她现在就是被激怒的母豹子,恨不得用最激烈的语言来羞辱夏晓兰。

    “你们买这个狐狸精的衣服,也不怕沾上骚气,她前头为了卖黄鳝给饭店,勾的我当采购的儿子茶饭不思,现在瞧不上卖黄鳝的小生意了,转眼又钓上了新男人……这男人是干哈的,能给你出钱,还是帮你吸引这些女人来买衣服?!你喜欢人家真的会娶你?没正经工作,一穷二白的农村户口!”

    丁爱珍开始无差别攻击了。

    夏晓兰可不是什么好脾气,人侮她,她必偿之。

    卧薪尝胆等着三十年河西?有仇她当场就报了!

    她挥着手上的牛仔裤就劈头盖脸冲着丁爱珍抽:“不会说话就不要说!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为了卖点东西给饭店,我至于要把自己赔上?你们朱家的门槛高,我还真瞧不上!”

    丁爱珍被她抽懵了,周诚怕夏晓兰气坏身体,赶紧抱住她。

    “别和她一般见识,你消消气。”

    夏晓兰扭来扭去挣扎,冲着周诚吼:“她凭啥说你是野男人?”

    周诚一下子变得好高兴,晓兰是因为他生气吗?

    丁爱珍要冲过来打晓兰,周诚的手像铁钳一样把她制住:

    “晓兰可没花过我的钱,你也太侮辱这些来买衣服的女同志了,她们清清白白的花钱买走商品,有钱消费,银货两讫,还能是因为我的缘故?”

    丁爱珍刚才都把这些女人搞懵了。

    好好挑选着衣服,莫名其妙冲出来一个疯女人,说她们买的衣服粘着狐狸精的骚味,钱都付了,衣服还要不要?

    进退两难中,女疯子一边喷夏晓兰,一边又把她们连带着损一顿。

    说她们因为长得好看的男同志才围上来买衣服的。

    好吧,的确有这个因素,把这话直直白白说出来,大家还要不要做人了!

    有着周诚的话,女人们也回过神来,七嘴八舌反驳:

    “你的思想太肮脏了!”

    “说话太难听,个体户不是人呀,又不是卖给你家的奴隶,人家不能换门生意?”

    “我看就是有你这嘴刁的,逼得人家原本的生意做不下去,才改行卖女装的!”

    “你这口气比市长还厉害,管天管地,还管到街上的服装摊?”

    夏晓兰是长得很狐媚,摸着良心说,哪个女人不想自己长得这样漂亮?

    夏晓兰长一张让人羡慕嫉妒的狐媚脸,做生意还斤斤计较,口水都说干才能抹一两块的零头,衣服好看是好看,掏钱时可心疼了。按理说她们该讨厌夏晓兰,有人骂夏晓兰的时候鼓掌叫好,为啥还帮夏晓兰出头了?

    一定是这个疯女人太讨厌了。

    七嘴八舌的,丁爱珍被喷得面红耳赤。

    “你身上要没有狐狸精可图的,她凭啥看上你?”

    周诚一脸认真想了足足有半分钟:

    “……凭我比你儿子长得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逆天炼丹师:妖神〕〔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君临星空〕〔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