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世九界〕〔莫道情深如水流〕〔穿越未来之当家做〕〔我和26岁美女上司〕〔手可摘星辰〕〔竹马谋妻:误惹醋〕〔首长老公,太狂野〕〔我的绝色美女同事〕〔我真是个富二代〕〔霸主萌宠:老公,〕〔千亿宠婚〕〔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重生之军嫂撩夫忙〕〔重生九七当军嫂〕〔炼蛊〕〔拜见大魔王〕〔都市之地狱之主〕〔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修行的年代〕〔替嫁悍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091:朱放发飙
    朱放还没消化夏晓兰有对象的事实,整颗心又揪到了一起。

    他妈在大街上骂晓兰?

    她咋能干出这种事?

    朱放没有亲耳听到,但能猜到必然是骂得很难听,否则周诚不会找上门来。

    亲妈有多强势朱放很了解,可丁爱珍在家表现出来是很支持他和晓兰的啊,之前也同意了给晓兰安排工作,后来晓兰说要去考大学,连鳝鱼生意都不做了,安排工作的事自然没了下文。

    朱放涨红了脸,他妈是不是对晓兰说了难听的话,才让晓兰都不肯再来黄河饭店了?那时候,他知道晓兰是没对象的。

    这对象是新谈的,朱放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嘴上无意识辩解:

    “不可能,我妈不是那种人……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周诚挺不耐烦,“我亲耳听见还能有误会,朱放同志,我就是通知你一声,如果你不能约束自己的母亲,我就只能按自己的方法来处理这件事了。”

    他就是来通知一下,宣告主权,顺便给朱家一次机会。

    眼前这小子觊觎着他媳妇儿,周诚在这种事上心眼比针尖大不了多少,偏偏为了自己在夏晓兰心目中的形象,还要装出大度稳重。

    一叠大团结是1000块,桌上剩着的咋说也有八九百。

    康伟啧啧两声,指着剩下的钱说道:“你妈说我晓兰嫂子为了卖鳝鱼给饭店,勾引你,这点钱不知道够不够黄河饭店付给晓兰嫂子的货款?银货两讫的事,被你妈一说显得太恶心,这钱你收着,是我哥给的感谢费。”

    康伟这小子,只差说是给朱放的小费了。

    情敌来自己工作的地方充阔,还给自己“小费”?

    朱放受不了这个侮辱!

    周诚却已经用完了耐心,他和康伟站起来。

    两个人都很高,北方人的魁梧,朱放连个子都不占优势。

    “康子,走了。”

    周诚和康伟没有继续再和朱放周旋,两人跑来黄河饭店洒了一千块,连口水都没喝。

    “客人咋走了?”

    “一个菜还没点呢……”

    “嘘,我看是来找茬的。”

    “朱放认识那两个人?”

    朱放的人缘并不太好,他在夏晓兰面前姿态放得低,平时和同事相处他是很骄傲的。饭店里也有向他示好的女服务员,朱放一个没都瞧上。

    朱放的眼高于顶伤害了女同志的自尊心,丁爱珍的态度更叫人难堪。

    看见朱放吃瘪,大家都有点幸灾乐祸。

    有人觉得周诚和康伟太损,走上前安慰朱放,“小朱同志,你没事儿吧?”

    朱放难堪的要命,推开关心他的人,“……我没事,我要请假,家里有点事。”

    朱放跑了。

    众人望着桌上扔的钱,这钱是给朱放的,可朱放不会要啊。

    “啥人啊,跑来我们饭店摆阔。”

    “人家能摆这个阔,这钱比朱放一年工资还多了吧?”

    那个拿了小费的早数过手里的钱,15张大团结,就是150元。一叠是一千的话,桌上剩下的钱就是850?朱放一个月工资是70元,一年也才840元啊,可不是比朱放一年工资还高!

    钱朱放没要,搁桌上谁也不敢去拿,还是经理看着不像话,让人把钱先收着:

    “等小朱回来再转交给他。”

    大家都不知道咋回事,大早上就来了两个豪客给朱放“送钱”,送钱能把朱放气成这样,饭店的人都好奇的要命。

    朱放就是生气。

    他瞧上夏晓兰其实也没干啥坏事,不过习惯了妈宝,有事回家找妈解决——哪知丁爱珍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嘴里说着要帮夏晓兰安排工作,转过头就羞辱晓兰。朱放心里难受夏晓兰找了对象,又疑心是他妈从中作梗,才把晓兰吓得不来黄河饭店,还飞快找了对象。

    他妈到底对晓兰说啥了?

    把他的姻缘坏了也罢,晓兰都不和他见面了,咋还能冲上去辱骂她!

    周诚和康伟大清早跑来黄河饭店,肯定是给晓兰出气的,朱放多骄傲的人啊,愣是被周诚的阔气和高高在上给打击到了,以后饭店的人要如何看待他,他还好意思在这里上班?

    生气的朱放一口气冲到他妈的单位上,丁爱珍今天却有好几个会要开。

    朱放稍微冷静了下没在丁爱珍上班的地方闹,他又闷头回家。丁爱珍开完会听说儿子朱放来过也奇怪,这时间点不是在上班么,采购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朱放是很少来她单位的。来了就是有事,有事咋没留个只言片语就走了呢?

    丁爱珍下午提早下班,回家就发现朱放躺在沙发上,枕头盖着脑袋。

    听见脚步声,朱放把枕头掀跳起来,脸红耳赤,看着他妈的眼神好像在看仇人:

    “妈,你去找晓兰麻烦了!”

    丁爱珍心咯噔一跳。

    她昨天丢了大脸,当然不会轻易就算了,她在单位当着小领导,自然也认识别的朋友,肯定要把昨天的事还回去——夏晓兰不是要做个体户嘛,随便托几个朋友查一她,夏晓兰的生意不死也要脱层皮!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整个国家的经济是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分田到户让各种农产品的产量提高了,农民兜里有了余钱,能供应给城市的物质更丰富……破坏改革开放是开历史倒车,但改革开放的模式仍处在摸索中。

    个体户和投机倒把的差别并不明显。

    一个月工资几十块,商都到羊城的车票就要花掉一半,交通成本的高昂,直接将“投机倒把”给扼杀在摇篮中。夏晓兰往饭店送黄鳝,可以说是农民自产自销,尚属卖农副产品的范畴。她在街上公然摆摊,在丁爱珍看来就是“投机倒把”!

    丁爱珍还没有动作呢,就被朱放揭破,难道夏晓兰跑去找朱放告状了?

    丁爱珍坐到了沙发上,已经想好了说辞:

    “妈不是找她麻烦,是让她认清下自己身份。她一个农村丫头,你瞧上她就是夏家祖坟冒青烟,不感激零涕,还敢朝三暮四?她心太野……你被她骗了,夏晓兰身边有野男人,这样的儿媳妇我不会承认!”

    朱放整个人都要爆炸。

    他妈话说的好听,事情是承认了,就是去骂过夏晓兰,还打算要找夏晓兰的麻烦!

    朱放的生气,有喜欢夏晓兰的缘故,也有被周诚刺激的缘故,更重要是丁爱珍的态度,总把他当小孩子糊弄。二十多岁的朱放不能忍,却知道拿什么能威胁他妈:

    “晓兰又没对我承诺过啥,你把她逼得不敢再送黄鳝到饭店,现在还想砸她生意……呵呵,她对象今天来饭店找我了,我看晓兰生意没坏掉,你儿子工作倒是要丢掉了!你再去找她麻烦,你去,我现在就搬出去,不呆在这家里了!”

    朱放觉得自己是个英雄,在保护夏晓兰,也在替自己反抗独裁霸道的丁主任。

    丁爱珍看他像个点燃的炮仗丢下狠话就要往屋外冲,气得肝疼,赶紧把他拉住。

    “妈不找她麻烦了,你给我说说,她对象去饭店找你是咋回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