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以身试爱:高冷总〕〔都市少年仙医〕〔帝国吃相〕〔重返三百年〕〔冠盖如顾〕〔美女为姜〕〔史上第一全职女帝〕〔极品蛊师混都市〕〔妖孽至尊兵王〕〔都市至尊狂兵〕〔军少的腹黑娇妻〕〔快穿之这个愿望不〕〔凡人仙帝路〕〔披着上帝的球衣打〕〔我的超级神队友〕〔大魏武神〕〔麻辣江湖行〕〔海岛生存记〕〔皮墨儿梦游仙境〕〔重生商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119:把心给他捂热(147票加更)
    王建华是被同系的学姐给瞧上了。

    学姐还不是一般人,而是本校一个教授的女儿,高知家庭,论家庭条件能甩大河村的夏家几百里距离。何况学姐本人长得也不丑,性格风风火火的,外向热情。这样的一个人瞧中了王建华,自然不会很低调,哪怕都知道王建华有个女朋友就在同校。

    夏子毓当时也有点担心,不过她性格沉稳,硬生生忍住了没有质问王建华。

    风言风语传了两天,还是王建华主动提起:“柳学姐那边我都给她说清楚了,我已经有了对象,只能谢谢柳学姐的好意。”

    “学姐不会那么轻易放弃吧?”

    夏子毓到底是追问了一句,王建华却牵起她手,有点心疼她手指的冻疮:

    “放不放弃那是她的事,我说了准备要带你回去见家长了……子毓,我们家现在处于特别困难的时期,我也不能保证要花多长时间脱离这种困境,但我会努力让你过好日子。”

    就是这句话给夏子毓吃了定心丸。

    王建华是个什么人夏子毓最清楚不过,他已经打算带夏子毓去见父母,两人的婚事就板上钉钉。

    这样的结果给了夏子毓莫大的鼓励,她所坚持的理念是对的,只要舍得付出一定会有回报。一点点钱算什么,冬天冷水洗两件衣服能冻死人不?更别提学校食堂帮忙打饭,省钱给王建华买红烧肉那样的小事。一件件小事累积在一起,改变了王建华对她的态度。

    夏子毓把衣服洗好晒干,拿给王建华时,试着说了自己的打算:

    “建华,我打算放假先回家去一趟,再和你去农场看望伯父、伯母。”

    王建华点头:“那是当然,你都出来念书几个月了,也要回去看一看家人。你那边没剩多少钱了吧,我这几个月的补助都攒着,给你买车票。”

    夏子毓的钱都贴在了他身上,王建华心中有数。

    他的衣食住行都被夏子毓包了,学校发放给他的补助才能攒下来,这钱又花在夏子毓身上也是应该。

    夏子毓没有拒绝,她脸上浮现出几分为难,在王建华的追问下才吞吞吐吐说道:

    “家里面给我寄信了,说是咱俩离开后,晓兰在家闹了一场……不知咋回事,二叔和二婶就离婚了,二婶带着晓兰回了娘家,我担心晓兰还是想不开。”

    这是夏子毓第一次大大方方提起“夏晓兰”。

    乍然听到这名字,王建华有点恍惚,脑子里又浮现出一张娇嗔艳丽的脸。

    夏晓兰长得是真漂亮,王建华活了二十多岁都没见过的漂亮,简直能照亮灰蒙蒙的农村生活,让王建华在最落魄的时候觉得日子还有盼头——但“漂亮”其实没啥用,它解决不了穿衣吃饭,也无法带给他额外的帮助。

    爱情不爱情的,在生存面前没那么重要。

    夏晓兰不如子毓贤惠,和子毓在一起完全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

    男人就是需要一个贤内助,特别是同样优秀的女人愿意当你的贤内助,那种满足感难以言喻。王建华压住心中的几分悸动:

    “话我也和她说明白了,想不开也没办法,她实在是任性。”

    当时他看见夏晓兰和二流子有牵扯是比较生气,也说了些难听的话,后来冷静一想,夏晓兰还不至于看上张二赖……不过难听的话已经说出去,王建华干脆想着将错就错,断了夏晓兰的念想。

    夏晓兰喜欢他也是没办法,决定要和子毓在一起,他就只能是“姐夫”。

    听说夏晓兰父母结婚,王建华也有点担心,却不好在夏子毓面前表露出来:

    “这些事你看着办吧,你们家的家务事,我不太好参与,不过我可以陪你回豫南,我们再一起去农场。”

    夏子毓垂下眼睑,原来还没有完全忘掉?

    她付出了这么多,难道还不能完全抓住眼前这个男人的心么。夏晓兰除了有一张脸,分明就是个没用的草包,偏偏世界上大部分男人都是看脸的。

    夏子毓脑子里闪过许多念头,嘴里却带着愧疚:“我俩的事儿,到底是……对不起晓兰,我怕她想法偏激,会走错路。”

    “子毓,那是我的错,你何错之有?”

    王建华握紧那只长了冻疮的手,“时至今日,我也不觉得那是个错误,我们的缘分开启的时机不太对,但你不能说它是错误!”

    夏子毓脸上涌起淡淡的红晕。

    王建华提起“缘分”,让她想起了那晚的事。

    两个之前交集少少的考生,在考完试相互对答案,越对越觉得自己考得不错。借复习资料是两人的前缘,想报考京城的大学是两人的志同道合,月色和一瓶白干是两人的媒人……王建华说的对,这是上天注定的姻缘。

    王建华只能是她的!

    ……

    20件男款大衣,还不够商都铁路系统消化呢。

    这年头的人又不怕撞衫,款式好看的衣服是潮流,谁能穿在身上就说明了本事。

    李凤梅单独摆了两天摊子,生意也有了起色,拢共还剩几件货,夏晓兰都让李凤梅去卖,她自己则是揣着货款再次踏上了去羊城的火车。

    惦记着要买水晶吊灯,夏晓兰这次揣的钱可不少。

    眼下并没有异地存储的银行业务,大笔的钱要不就走“电汇”,要不就随身携带。

    夏晓兰第一次去羊城,身上的钱还不一千,现在是一万块都有了……最大面值的纸币是10元,一万块就相当于后世的十万那么有份量。冬天穿得厚,钱还能藏在衣服里,要是夏天又该怎么带?

    夏晓兰觉得这是个问题。

    她本身就够引人注意的,出门儿更不敢高调,独自出行时每次都穿旧衣服,就怕人贩子打着财色兼收的主意。她摸了摸周诚给的电击器,这东西能带给她安全感。

    在火车上也不能睡踏实了,夏晓兰迷迷糊糊的下了站,马上有人围上来,问她要不要坐车。

    人力三轮车和摩托车,在83年的羊城火车站都有了。在这边更能感受到改革开放的变化,整座城市的人仿佛都有了赚钱的意识——夏晓兰皱眉,她明明拒绝了要搭车,好几个人围在她身边七嘴八舌的,让她不由握紧了手里的电击器。

    “晓兰!”

    白珍珠扯开一个男的,把夏晓兰拉到自己身边。

    夏晓兰精神一震,“白姐,你回来啦?”

    上火车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她给白珍珠拍了一封电报,没想到对方真的从鹏城特区回来了,今天还来接站。白珍珠的羊城口音让那几个人忌惮,有人低声骂娘,让白珍珠不要多管闲事。

    白珍珠二话不说就赏了对方一个过肩摔。

    那男人摔倒在地,哎呦了半天爬不起来。他的同伴就嚷嚷,说白珍珠把人给打坏了,要赔钱。

    白珍珠撇嘴,“赔一副棺材板给你要不要?”

    夏晓兰都觉得这嘴损,不过白珍珠不硬气,这几个人就要欺负她们俩是女人。夏晓兰很惊艳白珍珠的身手,家传的功夫就是厉害,刚才那个过肩摔太漂亮了。

    她还在想今天这事儿要咋办,看热闹的围观群众被分开,总算有个人路见不平:

    “曹六子,你们几个又讹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君临星空〕〔不朽之路〕〔极品全能小仙农〕〔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