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快穿]〕〔地狱之手〕〔我是巨人〕〔万邦来朝〕〔盗神之戒〕〔我真不是良民〕〔瑶光女仙〕〔捡到一本三国志〕〔斗魂大陆〕〔万界建道门〕〔会穿越的道士〕〔废柴逆天:至尊驭〕〔重生第一奸商〕〔末世从红警开始〕〔甜妻驯夫记〕〔电影世界开拓者〕〔哀家有喜:摄政王〕〔重生六零养娃日常〕〔变身神龙闯都市〕〔奋斗在大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123:庄周梦蝶?(3更)
    夏晓兰不知道有没有人跟着自己。

    她的手段很粗糙,不过就连白珍珠都不知道她中途会在岳阳下车,就算有人跟着她也来不及反应。

    出了站,冷风吹在脸上,夏晓兰心中的燥热消了一些,神智渐渐恢复。

    是一时冲动,或者说干脆是顺水推舟?

    她早想来看一次的地方,一次次找借口回避,被柯一雄的事一激,倒是让她中途下车,终于踏上了这个地方。沿着上辈子的痕迹,夏晓兰穿行在岳阳的大街小巷。

    有些地方和她记忆里相同,有些又不同。

    从火车上下来本来很饿,夏晓兰一点都没吃东西的想法,她一路走到了岳阳酒厂的家属区。上一辈子,她就是跟着在酒厂上班的表姨妈一家生活。

    父母去世后,别的亲戚不愿意养她,表姨妈家条件要稍微好点,就把她领回家。

    但表姨自家也有两个孩子,虽然没虐待过她,对她的看顾也实在算不上精心。夏晓兰只能尽量不麻烦别人,在表姨家里不敢多吃,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从童年到少女时期,她都是很自卑的。

    在表姨家里住了10年,后来酒厂效益不好,表姨的两个孩子也要上学,再养夏晓兰压力就很大。表姨没说什么,表姨夫整天在家摔锅打碗,夏晓兰那时候念高一,干脆搬回了自己家。

    表姨有时会偷偷塞点生活费给她,夏晓兰也在努力赚钱,90年代的岳阳真是改革开放势头最猛的几年,她到处打小工攒钱生活,为此还耽误了学习,后来考得大学挺普通,又学了个坑爹的专业,大学毕业后国家还取消了包分配工作政策——夏晓兰觉得上辈子错过的机会不少,要弥补的遗憾也不是很多,不知道老天爷为何挑中了让她重生,还重生在别人身上。

    小时候的经历,年轻时的奋斗,苦是苦,但她都已经奋斗成功了啊。

    大房子和好车开着,职场上也有地位,除了没结婚生子她有啥好遗憾的?

    唯一亲近的就是表姨,后来发达了也报答过,酒厂并购后表姨和表姨夫双双下岗,家里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夏晓兰却已经是拿的年薪了,她那时是中高层管理,工资加年终奖一年几十万,2010年左右吧,全国的房价都还没腾飞,岳阳的楼盘均价在3000元㎡浮动。夏晓兰一口气在岳阳给表姨买了两套房,刚好是她一年的收入……是,她那时候大学毕业14年,已经算初步在大城市站稳了脚跟,两年后,厚积薄发的事业更迎来了火箭般的蹿升,年收入不仅是工资和年终奖,更有公司分红,彻底步入了高管行列。

    她掏钱买房的时候,表姨夫的表情别说多精彩,夏晓兰现在都还记得清楚。

    没想到他家养过十年的孤女,后来倒比自家的两个孩子优秀太多!

    养育之恩也算报恩过啦,上辈子就完成了逆袭,难道这辈子重生就为了拯救“夏晓兰”糟糕的人生?

    夏晓兰脑子里乱糟糟的,等沿着记忆找到岳阳酒厂的家属楼,夏晓兰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她已经给自己编造了身份,就是夏家远亲。

    “大姐,请问一下,冯大民家是不是住七号楼?”

    冯大民是表姨夫的名字。

    被问的人露出疑惑的表情,“冯大民?”

    “对,您认识吗,他老婆叫曾丽,也在岳阳酒厂上班,我是他家亲戚。”

    冯大民和曾丽?

    被夏晓兰拦住的中年妇女表情迷惘,“不认识这俩人啊,你是不是找错了?”

    “那您能带我进去找找吗?”

    可能是夏晓兰脸上焦急的表情让人动容,加上这时候的人本来就比较热情,夏晓兰又换回了岳阳口音,大姐也没多少警惕心,真的带她到七号楼。

    就是这栋楼!

    夏晓兰敲开记忆中的房门,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太太打开门:

    “你找谁?”

    这人夏晓兰不认识,她心中咯噔一下,“大娘,我找冯大民……”

    老太太和中年妇女对视,两人都不认识冯大民。

    没有人认识冯大民,也没有人认识曾丽。

    表姨一家子都凭空消失,更别说是寄居在他们家的六岁孤女“夏晓兰”。

    ……

    夏晓兰从岳阳酒厂出来,失魂落魄。

    为了查证“冯大民”和“曾丽”,她甚至惊动了派出所,费了很多力气,才让酒厂帮忙查资料。岳阳酒厂倒是有个叫曾丽的,人家才20出头,比夏晓兰大不了两岁,咋可能是她上辈子的表姨妈。

    岳阳酒厂职工里没有表姨两口子。

    她要查的“夏晓兰”,更不可能找到。

    “同志,你没事儿吧?”

    跟着一路来的公安都挺不忍心,夏晓兰多漂亮呀,看见一个这么漂亮的人难受,寻常人都忍不住要安慰两句。

    没有表姨妈一家,也没有她早逝的亲生父母生活的痕迹,夏晓兰知道她和上辈子彻底告别了——心里早有了准备,那种失落和茫然依旧让她难以承受。

    “我没事……”

    公安瞧着她,你嘴里说着没事,脸上的泪是咋回事呀。

    说是来寻亲,结果也没找到人,公安还得把人给领到招待所去。

    夏晓兰浑浑噩噩躺在床上,还以为会睡不着,结果还是睡着了,做了许多梦,上辈子的记忆浮光掠影,她在梦里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哪个“夏晓兰”。

    大河村的夏晓兰?

    岳阳的夏晓兰?

    庄周梦蝶,大梦初醒,她找不到曾经的过往,似乎只能握紧眼下的人生。

    早上醒来时,仿佛是为了证明眼下的自己是真实存在的,她特别想和人说说话。因为她是公安领来住宿的,招待所的人才肯接电话给她,长途电话就是不断的转接再转接,足足等一个多小时,她才听见周诚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晓兰?!”

    ……

    周诚是又急又气,昨天白志勇的妹妹就打电话来部队,白志勇来找他,说了羊城混混“柯一雄”的事。周诚也担心夏晓兰的安全,知道夏晓兰已经坐上了回商都的火车,猜测夏晓兰到家了会和他联系——按时间,昨天就该到商都了,却一直没有消息。

    人是不是安全到家?

    还是上次帮忙的小光他亲戚,派人去于奶奶家看了看。

    夏晓兰根本就没回商都!

    周诚当时大脑是一片空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凌天至尊〕〔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