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以身试爱:高冷总〕〔都市少年仙医〕〔帝国吃相〕〔重返三百年〕〔冠盖如顾〕〔美女为姜〕〔史上第一全职女帝〕〔极品蛊师混都市〕〔妖孽至尊兵王〕〔都市至尊狂兵〕〔军少的腹黑娇妻〕〔快穿之这个愿望不〕〔凡人仙帝路〕〔披着上帝的球衣打〕〔我的超级神队友〕〔大魏武神〕〔麻辣江湖行〕〔海岛生存记〕〔皮墨儿梦游仙境〕〔重生商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129:有人欺负嫂子!(8更)
    朱家没啥了不起的大官,丁爱珍在国棉三厂里当主任,朱放父亲只是政府办公室的一个科长。

    可厉害的是朱家亲戚们也差不多是同样的配置。

    七大姑八大姨的,多少都有点小权,像张蛛网一样平时不起眼,却渗透了商都一些部门和单位。安排工作这种事花的人情挺大,卡一卡个体户的营业执照,这种事可以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人家也没说不给办,就说你不合格,再问就没有别的话。

    对夏晓兰这样急着开张的店,拖几个月黄花菜都凉了……难道把租金给了,花了大价钱装修,有现成的店面不用,还去摆地摊,夏晓兰只怕是个大傻子!

    不当大傻子能咋办?

    还敢无证经营,强行开张么。

    只要“蓝凤凰”在没有营业执照的情况下开张,朱家能收拾人的手段还多着呢,工商查也能把夏晓兰的生意给查垮了,说不定还能给夏晓兰按个“投机倒把”的罪名,要不要坐牢得看人家的心情。

    夏晓兰不是没见识的年轻人,这些套路她实在太了解。

    正因为了解才恶心,手里有点小权的人滥用职权时称不上可怕,但真的是“恶心”。

    “朱家!”

    夏晓兰气得牙痒痒。

    她在想自己用什么办法解决这件事。

    强权镇压,上策是找更厉害的人反过来镇压他们。

    中策是挑拨朱放回去和家里面闹。

    下策是把自己变成硌脚的石头,让朱家踩到她就脚痛,从此离她远远的!

    上、中、下三策要按执行的难度来看,顺序也能颠倒下。除去挑拨朱放回家闹事这条,其实下策要比上策容易,夏晓兰更容易掌控自己的行为,上策是找到更厉害的人镇压朱家……没有等价交换的资本,更厉害的人凭啥要帮她?

    朱家在商都根深蒂固,而她甚至不是商都人。

    重生的时间太短,夏晓兰只来得及让生活往小康上奔,把家从乡下搬到了省城发展,结识各种人脉本该是下一部的规划。

    她认识哪些能人?

    一个陈旺达,是七井村的村长,老革命资历,在七井村说一不二,在安庆县都有点关系。但在豫南省的省会商都,陈旺达又算不了什么大人物了。

    一个能人是胡永才,市委招待所的老采购。借着职务便利,在商都也有点人脉,是商都当地的“老油条”,但同样又受限于采购的职务,根本没机会攀上更高层的交际圈子——退一步讲,哪怕胡永才和某个领导有关系,藏着掖着都来不及,凭啥贡献出来帮夏晓兰和朱家扳手腕子?

    再远的关系,就是县一中那边,她这次期末考试应该发挥的很不错,能不能找孙校长帮忙?

    还是算了,孙校长可能弯弯绕绕认识商都教育系统的,但人家是夏子毓的“靠山”。

    这事儿不能让孙校长掺和进来。

    不能和解,不能强权镇压朱家,那就只能和朱家硬碰硬,抓到朱家的把柄!

    夏晓兰有点出神,刘勇欲言又止。

    “晓兰,上次我去朋友那里退股,康伟找了人帮忙说话,那个人说自己是侯秘书派来的,原本人家很迟疑,听说是侯秘书,马上就同意了。”

    刘勇也急的上火。

    “蓝凤凰”要是开不了张,他和外甥女的家底不至于全折本,却也全打乱了计划。

    装修的成本几乎都投入,建材都买好的,只剩下工人的工资还没结。再加上租金,这三间门店已经压住了上万元的资金……开不了张,上万元都打了水漂?

    去羊城批发衣服是挺赚,刘勇却知道有多辛苦。

    夏晓兰才18岁呢,跑一趟羊城就要在火车上呆30多个小时,来回是70多个小时硬座,也就能趴在桌子上打个盹儿,实在坐累了在车厢里走一走!

    为了把衣服推销出去,寒冬腊月的还在外面受着冻,穿得再厚,冬天在外面一站就是一整天,冷风不往脖子里灌?袖口扎得再紧,脖子上系着围巾也没用,做生意要吆喝,戴个大口罩像话么!

    刘勇是没去摆摊,可李凤梅才摆了两天摊,脚站到水肿,晚上那鞋得费老大力气才能脱下来,又烧了滚烫的水,呲牙咧嘴忍受着高温都要坚持泡半小时,不然脚上的血气不通,晚上凉的睡不着,第二天还走不了路。

    李凤梅当时一边咬牙泡脚,一边说夏晓兰不容易,做个体户不比干农活轻松。

    李凤梅遇到生意不好的时候,急的上火,嘴里长口疮。干农活是身体上累,个体户是身体和精神都累,东西都是用钱买回来的,卖不出去精神压力多大?

    赚钱这样辛苦,刘勇反对周诚和夏晓兰处对象,却心疼夏晓兰的不容易。

    有关系为啥不用啊!

    朱家不也是仗着有点小权就欺负人吗?

    周诚嘴上说的挺有诚意,刘勇想看看他到底能拿出多少诚意来。

    “您的意思是,周诚在商都市认识有权的?”

    “要不就是周诚,要不就是康伟,他俩其中一个肯定在商都有关系。”

    夏晓兰想了想,周诚在部队里不好总打搅,她就试着问了问康伟。

    康伟接到电报,嗷一声就跳脚。

    “小光,光哥,你把诚子哥的事大嘴巴到处说,现在将功赎罪的机会来了……你听我说,有人欺负诚子哥媳妇儿,不给她办营业执照。”

    和他们倒腾香烟不同,服装店是正经生意,凭啥不给办营业执照?

    不就欺负夏晓兰是乡下人,在商都人生地不熟的,没人给出头么。也他妈真是出息啊,一家子欺负一个外地姑娘!

    康伟把邵光荣给逮住了。

    邵光荣喝酒误事,发誓说不大嘴巴,却在短短两天里把事情搞得人尽皆知,都不晓得事情啥时候就传到长辈耳朵里。邵光荣无颜面对康伟,最近都躲着康伟走,猛然听到康伟说啥“将功赎罪”,邵光荣眼睛里简直在冒贼光。

    “要去商都啊?好好好,我亲自给大嫂请安……啊不,我去给我大伯请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君临星空〕〔不朽之路〕〔极品全能小仙农〕〔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