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门霸宠之特战痞〕〔明威天下〕〔末世钻石VIP〕〔重生之侯门邪妃〕〔美漫的超凡之旅〕〔陆少蜜宠:前妻在〕〔都市透视神眼〕〔都市极品猛男〕〔不灭修罗〕〔爱情冒险家〕〔老子是一条龙〕〔万仙圣尊〕〔终极小村医〕〔绝世盛宠:废材三〕〔招魂先生〕〔戏闹初唐〕〔超维入侵〕〔影帝大大,甜到家〕〔美漫丧钟〕〔娱乐之唯一传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131:会哭的孩子有糖吃(1更)
    有些事能忍,有些事不能忍。

    这个标准不好说,夏晓兰就是特别烦丁爱珍,气场不和,幸好这不是她未来婆婆。

    她在工商局搞得一出,果然引得丁爱珍大怒:

    “她想干啥?”

    朱放爸爸琢磨了半天,“她是想把事情闹大,让局里的领导知道?”

    朱家亲戚又不是局长,而是某个科长,给办事员打个招呼,这种刁难心照不宣,办事员也熟能生巧。一张薄薄的营业执照,愣是拖了许多天,让胡永才说尽了好话,赔尽了小心。四处搭人情,都没能把证给磨下来,卡住就是卡住。

    啥时候给办理,得看朱家啥时候满意。

    丁爱珍等着夏晓兰低声下去上门认错呢,哪知夏晓兰不仅不求饶,反而在局里闹了一场。

    朱父沉吟:“她倒是有点小聪明。”

    说好了是心照不宣的刁难,夏晓兰非得揭露到台面上,朱家不能一手遮天,那几句诛心之话传到局里领导耳朵里,领导肯定要过问这件事。领导又不是朱家亲戚,谁管你朱家的心情,眼看着要年关,真的要闹的群众一片骂声么?

    夏晓兰的手续是合格的。

    租房的手续,门店的装修改造,并没有违规的地方。

    事情闹开了,还得把营业执照给她。

    就像夏晓兰说的,改革开放是国策,大家可以瞧不起个体户,但个体户要按照国家政策合法经营,愿意给国家缴税,难道国家要把这样的积极分子拒之门外?

    夏晓兰要是再跑去税务局闹一场,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税务局说不定还要把她当典型给好好表扬宣传一番。

    夏晓兰不按套路出牌,把事情捅到台面上,朱放他爸就知道大势已去。

    营业执照肯定要给办的。

    为啥又说夏晓兰是小聪明呢?

    你把这件事闹开,逼得朱家不得不暂时低头,你以后还要不要在商都做生意了?时间一长,哪个领导总耐烦管你一个个体户的事,第一次闹是有人不公正对待你,难道每次都是政府部门不公正?

    夏晓兰一日在商都,她就无法避免这种情况!

    只有和朱家和解,让自己家出了一口气,事情才算完。

    朱放他爸就觉得吧,本来是个小事儿,夏晓兰一副要鱼死网破的烈性子,反而让事情没办法收场——朱家要是因此而收手,别人该怎么看,还以为怕了夏晓兰一个没有根基的乡下人。

    “这下好了,你儿子迟早都要知道……说也奇怪,她竟然没有去找朱放?”

    不给办营业执照的事拖了好些天,夏晓兰那边也是想尽了各种办法,却一直没有去找朱放。朱放要知道了,非得把家里闹翻天。

    这可能是夏晓兰唯一聪明的地方。

    她要是再影响朱放和他妈的母子关系,不说丁爱珍要恨死她,连朱父的态度都会变得慎重。

    那夏晓兰就不能在商都呆了,想尽一切办法都要赶走她,而不是仅仅像现在这样,是让她低头。

    朱父也是在试探,一个营业执照,说难也不难,如果有人出来打招呼,那就证明夏晓兰背后是有人的。可能是她那个对象,可能是别人。

    但一概没有动静,拖了这么多天,夏晓兰选择了硬碰硬。

    硬碰硬,就是没有靠山,朱父挺不高兴。

    就这,还敢去黄河饭店把朱放羞辱一番?

    妈宝不是一个人能惯出来,朱父不如丁爱珍表现的那么溺爱,自己的儿子咋不疼?

    周诚在黄河饭店叫朱放没面子,朱父找不到周诚,就非要让夏晓兰低头!

    “朱放那里千万要瞒好了。”

    丁爱珍就笑:“朱放单位不是办个了学习班吗?我给他报名了,封闭学习班谁也打搅不到,等他学完了正好让他转岗,难道真要一直干采购么!”

    ……

    夏晓兰闹得那一出,果然是有用。

    她那几句话让办事员受了严重的批评哪里都有这种小人,也有真正办实事的领导。局里面一发话,夏晓兰那营业执照特批办理,速度特别快。

    胡永才愁眉苦脸的,这张纸它是个允许经营的证件,可它也是个烫手山芋!

    夏晓兰才不管呢,她知道能按时开业就行。

    刘勇暂时从装修中脱身,又跑去袁洪刚父母家鞍前马后,袁大娘瞧着他就高兴:

    “那死老头子还说小刘不来了,我就晓得小刘不是那种人,小刘你门店啥时候开张?”

    刘勇噗嗤嗤卖力气把袁大娘家里外里打扫干净,“这个月24号开张,我外甥女说要搞个啥剪彩仪式,我想请袁厂长到场指导指导,多亏了袁厂长我们才能把店面拿到!”

    袁大娘拍着胸脯保证,绑也要把袁洪刚帮去参加啥“剪彩”……这年头啥店开业,放一挂鞭炮就挺热闹的,小刘也真是花样多,还搞啥剪彩,见都没见过。

    袁洪刚接到老娘指示不想去,他和一个干个体经营的走那么近干啥。国棉三厂又不是服装厂,和服装店不会有什么业务往来,再说一个是年利润两三千万、职工上万的大单位,另一个所有资产加起来不晓得有没有2万的小店,他也不可能要求到搞服装店的刘勇身上。

    袁大娘就说他不孝,逼着他必须答应。

    袁洪刚拗不过亲妈,勉强同意要参加“剪彩”。他估计这个啥开业剪彩活动,自己就是最大的“领导”,国营大厂的副厂长,在国棉厂能被老油条工人刁难,但袁洪刚代表国棉厂在外活动时,其实不缺地位。

    效益好的国棉三厂,当个副厂长比当政府干部还强!

    刘勇才不会找袁洪刚出面对付丁爱珍,他和夏晓兰的想法类似,双方关系没到那份儿上。刘勇找人打探消息,就是当初给他牵线的人,对方也是国棉系统的,不过是六厂。

    听说他打听丁爱珍,人家都笑:

    “瞧丁爱珍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你能把她弄倒?”

    能弄倒也行啊,丁爱珍那人挺讨厌,当初仗着婆家的关系被提拔成干部,最初不也是车间的女工么。从前性格挺讨喜的,一当了干部就喜欢踩人。拉帮结派,那些拍她马屁捧着她的,哪怕业务能力不行也有各种好处沾。不讨厌“丁主任”的,都被她赶去坐冷板凳。

    就说这次国棉三厂有十套分房的指标,丁爱珍拿到两套,多少人眼巴巴等着分房改善居住环境,丁爱珍不按照实际需求给人分,却把这房子名额当成了拉拢人的工具:

    “三厂恨丁爱珍的人不少,郑忠福现在杀了丁爱珍的心都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