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传奇战神柔情护美〕〔我在帝都建洞天〕〔战神传说〕〔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捡个总裁做老婆〕〔妖帝撩人:逆天邪〕〔贴心兵王〕〔锦绣小农女〕〔宠物小精灵之风云〕〔婚有千千劫〕〔皇家宠婢〕〔扔了妹妹所有耽美〕〔竹马谋妻:误惹醋〕〔别怕,是爱情啊〕〔九零军嫂有空间〕〔五音协奏曲〕〔永昭郡主〕〔我在仙界种田〕〔穿成总裁的初恋〕〔制霸编剧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147:柯一雄认怂(6更)
    “陈锡良”这名字夏晓兰的确是听过,不过是在电视里。80年代发家的服装业大老板,到了千禧年时,资产就上亿。那时候陈锡良才四十几岁,能上新闻不是靠生意做得好,因为他上的是法律纪实栏目,而不是财经频道。

    陈老板被绑匪绑架,绑匪张口就要5000万赎金,陈家肯定没那么多现金,陈老板和前妻生的儿子只凑出一千多万现金,钱还没送去,绑匪就撕票了。陈家只赎回了陈老板的尸体,这么大的案子警方肯定要查,毕竟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的影响——结果真相比故事会还狗血,绑匪是陈老板后娶的年轻老婆和司机,后老婆不忿陈老板要把企业交给前妻生的儿子管,一不做二不休,要不就拿5000万远走高飞,要不就把陈老板做掉,陈老板名下一半多的财产都是她的!

    夏晓兰越看越觉得眼前的陈锡良就是那倒霉的陈老板。

    她叹了口气,“陈老板,你会好人有好报的。”

    顶住柯一雄的压力没有出卖她,夏晓兰决定将来一定要让陈锡良远离后来的小毒妻。陈老板的服装厂发展的挺好,一度还是国内较为知名的本土服装品牌,在南方各城市占有不错的市场份额。结果陈老板一死,家里还摊上这种大案,等把家里的事搞好,从悲伤中振作起来的陈公子也没挺多久,千禧年后服装业变化很大,陈家的公司渐渐就没落了。

    陈锡良被夏晓兰看得发毛,让她赶紧挑货。

    整个服装批发市场都像被夏晓兰包场,摊主们巴不得她快点走。

    夏晓兰把手里一万多的货款几乎全花出去,进童装的主意被她放弃,一个店里再兼顾卖童装也太杂乱。搞服装其实挺有前途,陈锡良现在也是一个小批发摊主,到千禧年都资产上亿了!

    夏晓兰拿完货回到招待所,十分郑重谢过潘三。

    “你是周诚的女人,也是我们的弟妹,谁也不能动你,你放心吧。”

    潘三习惯了粗鲁,和夏晓兰这样娇滴滴的年轻女同志说话实在不习惯,让他放轻声音说几句话,就像被人掐住脖子一样。

    康伟和潘三呆着其实压力也比较大。

    但他又不得不来,让潘三忽然出现在夏晓兰面前,不把夏晓兰吓着啊?

    等两个男人都去睡觉了,白珍珠才开口:

    “柯一雄今天丢了大脸,我怕他报复,今晚我守在门口,你放心睡。”

    这个招待所环境挺一般,房门就是薄薄的木板,能防君子却不能防小人。白珍珠要守夜,夏晓兰劝不住,只能叫她小心。

    白珍珠拉开门,就看见潘三在楼道口站着抽烟呢。

    原来潘三自己也不放心。

    “小姑娘,你抽不抽?”

    白珍珠这样的女汉子,在真正凶悍的潘三哥面前也就是小姑娘。

    白珍珠摇摇头,过了半晌忽然自言自语说道:

    “我哥刚当兵的那年,写信和我说部队里的事,说他们团有个体能巅峰的单兵王,姓潘……”

    潘三把烟熄灭。

    “没有啥单兵王,我就是潘三。”

    白珍珠觉得潘三就是白志勇说的那个人,潘三的身手,潘三的凶悍,甚至连潘三眉毛上那疤痕,都写满了故事。

    ……

    柯一雄并没有趁夜前来报复,康伟还有点失望。

    “这人还挺能忍。”

    潘三羞辱他,就是要让他失去理智,柯一雄要是敢动手,潘三自然有别的办法。现在么,柯一雄硬生生忍了下来,潘三觉得这人是个怂货: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他昨晚不敢来,在没搞清你背景前都不敢有非分之想了。”

    夏晓兰不知道潘三是基于什么判断,她只能选择相信专业人士。

    这次根本没用到白珍珠两个师兄保护,潘三把夏晓兰和康城连人带货送上车站,又开着他那辆波罗乃茨在柯一雄的地盘上很嚣张转了一圈。到底没把当缩头乌龟的柯一雄逼出来,潘三颇为遗憾离开了羊城。

    柯一雄真能忍啊!

    他从前也是敢打敢拼的,不过有了点“家业”,就有了拖累。

    不像潘三单枪匹马,一个人敢把柯一雄的地盘都踩一遍。柯一雄知道自己的退缩行为很影响威信,特别是昨晚受伤的手下,心里对他或许已经有了想法。

    但柯一雄在那一刻真的感受到了性命危机。

    潘三没有开玩笑,他真的想弄死柯一雄,并且有这个胆子。

    对夏晓兰来说,她最近几天的日子过得比上辈子当高管还刺激。刚重生时以为凭着先知先觉个大杀四方,80年代当然处处是机遇,可机遇是和风险并存,那些个白手起家的大老板才会对外讲这种细节,夏晓兰觉得朱家的事和柯一雄的事,可能不会是个例。

    夏晓兰依旧在火车上抓紧时间看书。

    虽然刚刚期末考试没几天,夏晓兰那股紧迫感一点也没减少。

    她要跳出眼下这个出身带来的局限,一边当然要积累经济本钱,另一边也不能放弃走上层路线。上大学是个好出路,那会把她和柯一雄那样的人区分成两个层次。

    一个混混瞧上她,不是啥奇怪事,混混也有自己的审美,可能刚好就喜欢夏晓兰这一款。

    但夏晓兰仔细想想,如果第一次到羊城,就是小车开路,有潘三这样的猛人当着“保镖”,就算被柯一雄偶然看见,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用这样随意的态度上来强行撩她。

    夏晓兰一点都不觉得那叫霸道有魅力,她恶心的想吐。

    就像潘三说的,柯一雄就是仗着地头蛇的威风,欺负她一个外乡女同志没人出头罢了。

    这样的男人,就是欠揍。

    康伟打着哈欠,“嫂子你学习也太认真了,就你那成绩,考个京城的大学还不跟玩儿一样?”

    夏晓兰笑笑。

    同样是京城的大学,京城师范学院和京师大能一样吗?

    既然决定要走上层包围下层路线,她对待今年高考的态度自然会更慎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