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世九界〕〔莫道情深如水流〕〔穿越未来之当家做〕〔我和26岁美女上司〕〔手可摘星辰〕〔竹马谋妻:误惹醋〕〔首长老公,太狂野〕〔我的绝色美女同事〕〔我真是个富二代〕〔霸主萌宠:老公,〕〔千亿宠婚〕〔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重生之军嫂撩夫忙〕〔重生九七当军嫂〕〔炼蛊〕〔拜见大魔王〕〔都市之地狱之主〕〔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修行的年代〕〔替嫁悍妃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172:夏晓兰上眼药(6更)
    种小麦晚,种油菜也晚。

    别人家的油菜冒出地面都有一尺多长,而且已经开始抽薹,过完年被春风一吹,油菜薹一天一个样,先是有零星的小黄花绽放,天气越来越暖和,慢慢就开成金灿灿的一大片!

    夏晓兰的“记忆中”,这样的场景本是农村习以为常的。不过经济发展到后世,农田越来越少,留在乡下种田的农民也越来越少,成片的油菜花变成了吸引游客的美景,夏总手下几个小姑娘,还约着飞去云贵地区赏菜花!

    成片的油菜花虽美,种油菜却辛苦。

    油菜的叶子剁碎了可以喂猪喂鸡等,“夏晓兰”虽然干活儿偷奸耍滑,这种轻巧的农活却逃不掉。大冷天的要背着大背篓去油菜田里捋老叶子,捋满一背篓油菜叶要不了多长时间,冬天的霜露很重,捋完了叶子那裤脚和袖子也全湿了。

    没有每天换衣服的条件,湿就湿有啥办法,等着湿掉的袖口和裤脚自己捂干呗。

    捋完菜叶子背回家能捞到烧火的活儿最好,还能趁机烤一烤冻僵冻红的手。烧火做饭比起在寒风里出门,那就属于更轻巧的活儿,一般这种活都被王金桂和夏红霞抢先占了。

    没办法,夏老太就是讨厌着夏晓兰和刘芬,不肯分派轻省的农活给她们母女俩。

    “夏晓兰”对刘芬算不上多贴心,到底是亲母女,也不可能让刘芬连个休息时间都没有,有些时候这种活还得她出门去干。

    “晓兰,你在想啥呢?”

    刘芬推了推她,夏晓兰从回忆里挣脱:“您说田里种点啥,我就想起来夏家那个偏心的老虎婆,我去油菜田里捋叶子回来喂猪,手冻得通红,她也不让我用热水烫烫手,说家里的柴火是有定数的!”

    夏晓兰不是给她妈添堵,不过夏子毓回来了,估计夏家要折腾点事出来。

    瞧瞧夏子毓那天在白溪寺门口说的话,什么刘芬和夏大军夫妻二十年,分开很可惜,一家人有啥矛盾不能坐下来谈云云。夏晓兰听着吧就很怪异,夏子毓是为了在王建华面前展示她善良懂事的形象呢,还是另有打算?

    不算如何,夏晓兰都得给刘芬打打预防针。

    万一刘芬过了几个月好日子,对夏家那边的反感变淡,真的想回去和夏大军过日子咋办?

    夏晓兰能把刘芬当成妈,是因为刘芬对她掏心掏肺。

    她可不想多一个爸,仗着血缘关系在她头上作威作福,顺便还要和夏家那一窝极品扯上关系!

    提起捋菜叶回来,夏老太连热水都不让夏晓兰用的事,刘芬也气红了脸。

    离开夏家,刘芬想的越来越清楚,夏老太就是偏心,连带着夏大军也不把晓兰当回事。大冬天的孩子干了活儿回来用热水洗洗手又咋了,年轻姑娘家本来就不能受冻,寒气入体,将来还影响生儿育女。可夏老太就是做的出来,那些柴火大多都是刘芬闲的到处去捡的,芦苇枯黄的时候,家家都去芦苇荡割干芦苇回家当柴烧,因为芦苇叶子割在皮肤上火辣辣疼,这种活张翠和王金桂能躲就躲。

    刘芬搞回去的枯芦苇,夏晓兰要点热水都难!

    同样是孙女,大冬天时,夏子毓就能呆在暖烘烘的屋子里什么都不用干。

    夏老太还怕她乖孙女写字时手凉,又是托人从县城买不影响手指活动的白棉线手套,又是一小时就给夏子毓灌满热水袋暖手……夏子毓睡觉的房间,和夏老太待遇是一样,炭火晚上是不熄的。

    想到这些糟心事,老实人刘芬也气得牙痒痒。

    “你现在就是想去捋叶子喂猪,家里也没有养。你瞧妈这记性,你看书做题的时候,我都忘了要给你灌两个热水袋搂着!”

    现在可不是在抠门的夏家,她们有这个条件了,夏晓兰也能搂着热水袋只管复习。

    夏晓兰赶紧拦住她妈:“不用不用,屋子里已经有烤火的炭盆了,人在学习和工作的时候太舒适也不行,暖了起来就犯困,我像现在这样做题,脑子才清醒。”

    夏晓兰没有糊弄刘芬。

    吃的太饱,血液都集中在胃肠部分帮助消化,供应给大脑的就少了,根本不适和吃的太饱学习,效率会很低下!太暖和也是相似的道理,气温过高人就犯困,稍微冷一点,大脑的反应和身体都处在一个活跃状态,更适宜高效学习。

    刘芬将信将疑。

    不过夏晓兰的心机没白费,刘芬又在心中给讨厌的夏家人记上一笔。

    和夏大军复婚?

    她才不会害女儿!

    ……

    年初三,李凤梅回娘家可是好好风光了一把。

    她当时嫁给刘勇时娘家人人都反对,觉得李凤梅二婚丢掉了李家的脸。

    她就该死皮赖脸呆在之前的男人家,本来就是不下蛋的母鸡,还不允许人家男方打骂几句?李凤梅受不了那日子,不敢在和前夫过日子,可回娘家后兄弟们都不愿意,恰好刘勇一大把年纪没娶老婆,介绍人把这两人一撮合,李凤梅听说刘家没有老人在,家里就是刘勇当家做主,也不嫌弃刘勇穷,自己就同意嫁。

    两人扯了结婚证李家才知道。

    李凤梅娘家人气得很,涛涛的外婆心疼女儿,把私房钱塞了不少给李凤梅。

    李家条件不好不坏,就是容不下一个离婚的妹妹丢人,嫂子也不愿意李凤梅在家吃闲饭……李凤梅是感同身受,所以刘勇把刘芬和夏晓兰领回家时,她一点不愿意的意思都没有表露过。

    嫁给刘勇也很是过了几年苦日子,每次一回家,嫂子就像防贼一样跟着,就怕李凤梅带着孩子回娘家吃饭又拿钱。刘勇到了丈人家,除了老岳母对他和颜悦色,几个大舅子都对他很冷淡。

    也怪刘勇自己不争气,你穷就算了,还是个游手好闲的,看不起你是应该的。

    今年再陪李凤梅回娘家,刘勇就备下了厚礼。李凤梅的妈年纪大了,刘勇从商都买回来的奶粉和麦乳精各提了两罐,白糖、挂面那是必须要有的,此外还有一条猪后腿有十几斤重。

    这礼物拎到李凤梅大哥家,涛涛舅妈简直想不到,再对李凤梅说话,态度就十分亲热了。

    “你们咋今天才回来,涛涛姥姥昨天就盼着你们来,我昨天也把菜准备着,到晚上都不见人。“

    大嫂前倨后恭,李凤梅能说啥?

    要不是她老母亲跟着大哥一家住,看她上不上门。

    为了老母亲的日子舒坦,她还得敷衍嫂子两句:“我们也是在家待客,涛涛他小姑昨天来给我公公婆婆上坟。”

    李大嫂恍然大悟,原来是和有钱的小姑子又和好了,怪不得今年的礼这样重要。

    “都是亲戚,几年不走动肯定要生分,刘家就涛涛他小姑最有本事,你不哄好这小姑子,傻不傻?”

    李凤梅无话可说。

    刘芳嫁的男人有本事又咋,她可没占过对方一毛钱便宜。

    不过大嫂误会这东西是靠刘芳才有的,李凤梅也懒得解释。服装店的生意全靠夏晓兰张罗,她都是沾外甥女的光,凭啥要把娘家人一块儿叫上前吸血?

    “嫂子,那奶粉和麦乳精都是两罐,有一半是咱妈的!”

    李大嫂原本要把东西都提回房间,顿时干笑两声,“啥一半是妈的,这都是给妈补身体的,我给她拎屋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