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军门霸宠之特战痞〕〔明威天下〕〔末世钻石VIP〕〔重生之侯门邪妃〕〔美漫的超凡之旅〕〔陆少蜜宠:前妻在〕〔都市透视神眼〕〔都市极品猛男〕〔不灭修罗〕〔爱情冒险家〕〔老子是一条龙〕〔万仙圣尊〕〔终极小村医〕〔绝世盛宠:废材三〕〔招魂先生〕〔戏闹初唐〕〔超维入侵〕〔影帝大大,甜到家〕〔美漫丧钟〕〔娱乐之唯一传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279:坐地分钱,见者有份(5更)
    夏晓兰把事情告诉周诚,并不意味着她啥都不做。

    她白天从梁欢口里问出了樊镇川的事,下午那么长的时间,也不仅是磨一把刀。她给羊城拍了电报,让李栋梁和葛剑立刻动身来商都。有人在身边保护着,夏晓兰要安心很多。

    本来是要让这两人预考前来的,这就提前了十几天。

    夏晓兰也不心疼钱,梁秉安扔下手提包,她翻出了一万块。

    这钱她会还给梁秉安?

    她又不是拾金不昧的好学生,梁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差点把她打包卖给樊镇川,只泼潲水和吓唬一番,夏晓兰才不会轻轻松松放过。

    精神补偿费是要点的,比起梁家给她带来的麻烦,一万块的补偿又算不上啥。夏晓兰不缺这一万块,但这笔钱夏晓兰花的没有一点心理压力。不说别的,提前把李栋梁和葛剑从羊城叫来,每天都要算工资的,总的从这一万块里的补贴吧!

    梁秉安会不会上门讨要,夏晓兰根本不在乎。

    今天她戏精附体,可把李凤梅和刘芬都一块儿唬住。

    夏晓兰再要做点啥,大家都不会反对。她和周诚打完电话,回去一看就乐,于奶奶不愧是人老成精,别看老太太有糖尿病,扫大街练出来的手脚麻利,这才一会儿功夫,就把院子的现场收拾完毕。

    刚才还洒满鸡血,现在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以84年的刑侦手段,很难恢复刚才的现场。

    破坏的太彻底了,连刘芳带到院子里的潲水痕迹,于奶奶都用水冲过。

    梁秉安的手提包被于奶奶捡起来放在桌子上。

    夏晓兰冲着于奶奶竖起大拇指:

    “您真厉害!”

    于奶奶很坦然接受了这个恭维。用鸡血假装人血骗人,这主意就是于奶奶出的,反正夏晓兰就是为出口气,梁秉安和刘芳两人看见梁欢被“捅”,一瞬间就大彻大悟不可能,夏晓兰就是要让他们尝尝痛心的滋味。

    他们能不能改变,夏晓兰并不关心。

    她可不是圣母玛利亚,还负责感化别人。

    夏晓兰把手提包里的钱拿出来,里面还有梁秉安的工作证。看来这包是梁秉安日常用的,怪不得皮质还不错。夏晓兰把灶火烧的旺旺,直接把手提包扔到了火里。

    没有谁会可惜东西,梁秉安的包,留下来给谁用?

    包是有主人的,钱却没有。

    夏晓兰把一万块给李凤梅,“舅妈,您明天找两家银行存起来,再把您家的钱取五千块给我。”

    现在的银行系统根本没联网,也没监控,谁存进去的钱是查不到的。只认存折和密码取钱,连实名制都不需要……没法实名制,86年以后,才会在全国各地依次办理居民身份证。连身份证都没有,又说啥存款实名制。

    就是说,梁秉安这钱哪怕是有记号,他把编号全部抄下来都没有。

    一存一取的,就是最简单粗暴的“洗钱”,梁秉安带着公安找上门夏晓兰都能不承认。你说拿了你的钱?捉贼要拿脏,你把钱找出来再说,咋证明是你的钱!

    本来就是干个体户的,在夏晓兰家搜到上万元算啥,只要编号对不上,梁秉安也没法证明钱是他的。

    夏晓兰就是要让梁秉安心痛。

    这钱花着多爽快,反正是白来的,她随手就分了李凤梅5000元。剩下的5000元,她准备和于奶奶对半分,天降横财见着有份,她自己留个2500元,也够支付李栋梁和葛剑提前来商都的报酬。

    李凤梅就多嘴问了句为啥只取五千?

    “给您的呀。”

    “我可不要!”

    李凤梅是半点金钱瓜葛都不想和刘芳家车上,她在刘芳面前特别敏感,怕用了刘芳家的钱,以后和刘芳对骂时腰杆子不够硬。

    说到底,李凤梅还是太淳朴,不如夏晓兰脸厚心黑。

    夏晓兰劝不住,就问于奶奶,“那咱俩一人一半,您敢不敢要?”

    于奶奶直接拿了桌上的五千,“不敢要?你这么大方,我就收下了,不用让你舅妈又存又取的,我都一大把年纪了,敢花这钱。”

    于奶奶自觉还是出了点力,梁秉安扔下的钱她为哈不要!于奶奶想到自己的存款数额上涨5000元,她满是皱纹的严肃面容一瞬间都放柔不少。为啥不要,她的钱都是给家人攒着的。

    刘芬和李凤梅瞠目结舌。

    总觉在今晚,这一老一少之间的多了很多默契!

    ……

    夏晓兰笑眯眯向自己男朋友告状,又愉快把梁秉安的一万块钱分掉。

    梁秉安一路开车回河东县,一家三口都被折腾到半死不活。梁欢是身心俱疲,刘芳和量秉安是心累。这么狼狈,不可能还去梁家二老那里接梁宇,刘芳才不会让公婆看笑话。

    三人偷偷摸摸回家,生怕吵醒邻居,让别人瞧见他们的狼狈。

    刘芳先给梁欢收拾,梁欢身上各种味道都有,被亲妈捎带上的潲水味儿,还有她被夏晓兰吓得尿裤子的尿骚味儿。也有又哭又闹折腾的满身汗味儿,几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别提有多酸爽。

    “你快去洗澡,妈给你拿睡衣。”

    刘芳也一身潲水味儿,还是把卫生间让给梁欢先用。

    梁欢把自己洗了一遍又一遍,用掉了大半块香皂,还觉得自己臭。最后是刘芳怕她着凉,不许她再继续洗。刘芳给梁欢递衣服,梁欢拿毛巾裹着自己,刘芳却眼尖,发现梁欢的腰上有一处青紫。

    “那小贱人给你打的?!”

    梁欢摸了摸腰,“她之前把我关在服装店的杂货间,后来打开门,我还以为要放我出去,结果腰后面又麻又痛,我就昏了!”

    再醒来,她就出现在于奶奶家院子里,被绑的结结实实,看着夏晓兰磨刀,被吓得尿了裤子。

    梁欢觉得,腰上那一下不像是打的。腰后面挨打,她咋会失去意识?

    梁欢和刘芳自然想不明白,周诚送给夏晓兰的电击器,连羊城的流氓都没用上,梁欢第一个尝了鲜。夏晓兰没电脖子,怕强度没控制好,把梁欢给电死了。这是电击的缺陷,能是人瞬间失去行动能力,却有极小的几率造成心脏骤停,国外的警务人员在执法时会配给电击枪,国内一直是禁用的。

    梁欢今天收到的惊吓很大,刘芳冲冲洗了澡,才去陪女儿睡。

    梁欢到时睡着很快,身体上的疲惫没法抵抗,就是睡的很不安稳,总是惊醒。刘芳也没合眼,到了凌晨四点,梁欢睡熟了,刘芳才从她房间出来。

    梁秉安也没睡。

    根本睡不着,坐在客厅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烟灰缸里的都装不下他熄灭的烟蒂。

    瞧见刘芳出来,梁秉安阴沉着脸:

    “不能让夏晓兰嫁过去了,我想来想去,她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狼崽子,等成了樊镇川老婆,说不定要反咬我们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