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老公求休战〕〔状元小辣妻〕〔苏蜜傅奕臣〕〔幸得识卿桃花面卫〕〔法医萌妻撩上瘾〕〔重生之仙帝归来〕〔腹黑厉少:强宠小〕〔重造天下〕〔快穿之鬼生艰难〕〔美女总裁的最强神〕〔仙界最强狗仔〕〔浪打桃花〕〔明虎〕〔颜控蜜恋史〕〔惹火甜妻:老公大〕〔冠盖如顾〕〔大唐好相公〕〔厂花夫君太傲娇—〕〔天价萌宝:我的妈〕〔绝世皇帝召唤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288:把一万块还来!(3更)
    “放屁,谁偷你钱包了…”

    小年轻在地上哀嚎,谁特么稀罕偷这穷鬼的钱包啊,他可是连李凤梅给的孝敬钱都没要,就怕节外生枝把事情搞砸。

    小年轻嘴上硬气,派出所的公安的确在他身上摸出两个钱包。

    一个是小年轻自己的,另一个就是李栋梁的,钱包里还有李栋梁的介绍信。李栋梁看上去老实巴交,按说应该是真话,卓卫萍总觉得哪里挺奇怪。

    撞倒哪能把人撞成这样?

    卓卫萍还得把人带回派出所,轮到葛剑时,葛剑坚决称自己没动过手。

    “我就是来替我师兄捡钱包,我真的没有打他们。”

    可不能两个人都进派出所,总要留着一个能自由活动的,在外面保护夏小姐啊。不得不说,李栋梁和葛剑给人当保镖没干多久,还是兼职的,俩人却已经很有保镖的素养。时时刻刻替雇主着想,把雇主的利益和安全放在第一位,这份工作就丢不掉。

    俩人被派出所抓回去没啥,那谁来保护‘夏小姐’?

    卓为萍看了葛剑一眼。

    这两人都不是商都当地人,不晓得和蓝凤凰是啥关系。卓卫萍肯定是站在蓝凤凰这边的,不是看杨局的面子,是卓公安同情着夏晓兰。连李栋梁一块儿都被带走,葛剑还不着急,其他人哀嚎着葛剑也打人,派出所的人听而不闻,就偏偏把葛剑给落下。

    “他被派出所抓去了,咋办啊?”

    李凤梅是进过派出所的,上次真是被吓破了胆子,派出所就不是正常人该去的,虽然卓公安很公正,但卓公安说了能算数吗?

    李凤梅不晓得,杨局长替蓝凤凰剪彩意味着啥。

    葛剑则是对他和师兄李栋梁的功夫有自信,他俩人生地不熟,要表忠心,也不能给雇主惹麻烦。

    “您别担心,他们痛是痛,保证查不出一点伤。”

    他们都是在白家武馆学的功夫,葛剑和李栋梁当时也算比较核心的弟子,天赋是不如白志勇,打人的力度都用不好,他们师傅说不定要被气得活过来。

    练拳的时候是隔着一层牛皮套子,牛皮完好无损,里面装着的猪肉能被打得稀烂。一开始是用牛皮装猪肉,后来皮子越换越薄,难度越来越大……要不说穷文富武,当时的人们都填不饱肚子,别人学拳用沙袋,白家武馆却要用猪肉来练拳,太奢侈,也太不容易练出头。

    后来武馆关门,有社会环境不允许,更多的还是经济上的困难。

    李凤梅听到葛剑保证还是担心,干脆让刘芬看着店,她自己跑派出所去打听消息。再次进入派出所怕不怕?李凤梅怕的要命,走近那地方都很紧张,心理阴影还没消散。

    但能不去么,李栋梁是替店里打跑无赖才被抓的。

    ……

    葛剑也不急,知道守在服装店的刘芬是‘夏小姐’的母亲后,他就在店旁边守着,也不影响店里生意,也能护着下刘芬。一来就碰上找茬的,形势这么严峻,怪不得夏小姐要拍电报让他们提早到商都。

    刘芳带着梁欢蹑手蹑脚离开百货大楼。

    李凤梅一走,店里只剩下刘芬和马薇,刘芳很想捏一捏软柿子,别的不说,让刘芬把她家一万块还来。不是清高吗,既然不同意婚事,拿她家钱干啥?

    “不许说其他事,一会儿只管问你二姨要钱。”

    刘芳怕梁欢说漏嘴,梁欢再三保证,“只叫二姨还钱,别的我啥都不提!”

    大舅妈是假疼她的,二姨也是夏晓兰的亲妈,当然是偏向夏晓兰,梁欢看的很明白。就是因为有夏晓兰在,大舅家的服装店再大,也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再说有1万块钱,能在别的地方买多少衣服,梁欢不稀罕‘蓝凤凰’里的衣服了,这地方让她没面子!

    刘芳带着女儿进了店。

    葛剑瞧见是俩女人,也没管。他和李栋梁刚到商都,都不清楚夏晓兰和亲戚间的恩怨情仇,哪能想到夏晓兰家的亲戚基本上全是极品?

    两个女人的威胁性也不大!

    刘芳走进店,就把包摔在了收银台上:

    “二姐,生意兴隆呀,我家好像有一万块钱落在你那里,你把钱带上没?没带上,就现在回家取,我等着急用呢。”

    刘芳还敢来。

    刘芬老实可欺负,对刘芳却前所未有的生气。夏家人过分,但夏家人一直就那么过分,刘芬对那些人从来没有啥期待,她本来就是嫁进夏家的,夏家人把她当外人,她不把夏家人当亲人就行!离婚就能把所有关系都断掉,不知道多轻松。

    可刘芳不同啊,是她同父同母的妹妹,是她的亲人,两人身上流着一样的血!

    刘芳要欺负的是她,刘芬顶多生生气,转头就原谅妹妹。

    刘芳是要推她女儿下火坑,刘芬就没办法原谅。一桶馊水都泼不走,刘芳上门要钱,刘芬是欠别人一毛钱都会脸红的那种,别说昧下梁家的1万元——但夏晓兰说这钱不用还,刘芬就不会承认。

    她想起于奶奶教的话,就反问刘芳:

    “你家的钱咋会在我这里?”

    刘芳冷笑,“二姐,你别装蒜,我是看在姐妹一场,才没有直接报案说你女儿偷钱。”

    “二姨,那是我妈给我存的学费,你就还给我们吧?”

    母女俩一唱一和,都把马薇说糊涂了。

    不行,要钱咋能来店里要,马薇接受过简单的员工培训,知道不能让人在店里闹事。葛剑在门口转悠两圈,听着不太对劲,冲着马薇招招手。

    “这俩人是来找麻烦的吗?”

    马薇点头又摇头,“是小老板家的亲戚,来找刘姨还钱。”

    葛剑才不管对方是来干啥,只要知道和刘芬不对付,那就需要清理下。还没轮到葛剑表现呢,一个年轻的男人走过来,他长得极为出众,走路看似随意,却在蓄力而行。

    这是随时都准备好战斗的状态。

    难道这才是他们要来商都该对付的人?

    葛剑心中警惕,年轻男人却也有同样的想法。不行,不能在店门口动手。

    周诚盯着葛剑,两人的眼神在无声较量。

    周诚一个错身走进店里,“刘姨,只有您在呀,中午我请您和舅妈一起去吃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君临星空〕〔不朽之路〕〔极品全能小仙农〕〔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