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快穿]〕〔地狱之手〕〔我是巨人〕〔万邦来朝〕〔盗神之戒〕〔我真不是良民〕〔瑶光女仙〕〔捡到一本三国志〕〔斗魂大陆〕〔万界建道门〕〔会穿越的道士〕〔废柴逆天:至尊驭〕〔重生第一奸商〕〔末世从红警开始〕〔甜妻驯夫记〕〔电影世界开拓者〕〔哀家有喜:摄政王〕〔重生六零养娃日常〕〔变身神龙闯都市〕〔奋斗在大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293:人人都期待见面会(8更)
    “招待所呗,这隔壁哪里能租到房子,我也不想破坏于奶奶的规矩,老太太上了年纪没啥安全感,怕自己的空间被外人侵犯,怕有人雀占鸠巢霸着她房子不走,我能理解。”

    于奶奶的严苛是有原因的。

    夏晓兰也在这里住了几个月,左邻右舍的风言风语她听到过。

    那些人说母女俩忽然冒出来住在于家,就是贪图于奶奶家的房子,于奶奶拒绝其他人住,却把房子租给夏晓兰,她也得顾及下老太太的心情。于奶奶也是面冷心热,说话不好听,不也帮忙出主意吗?就夏晓兰摊上这麻烦,寻常小老百姓谁敢留她在家里继续住。

    于奶奶现在还能拿店铺的租金,并不缺房租这边一个月20元。一年才200多块,于奶奶从前可能缺这一年200多块,她上次拿了铺子一年的租金2000元,经济上没有那么紧张的。

    夏晓兰觉得租客和房东要相互尊重,于奶奶家有空房,却不是让李栋梁和葛剑住进来的理由。夏晓兰是讲契约精神,讲原则,周诚却觉得他媳妇儿善良,特别想揉揉她脑袋。

    他真的这样干了,伸手摸了摸夏晓兰的头顶。

    “没关系,事情很快就能解决,明天就有人把狗送来。”

    只要住的不远就行,周诚跑了一天,对解决樊镇川很有信心。夏晓兰告诉他约了樊家人明天见面,周诚顿觉意外之喜:“咱俩这是心有灵犀,你不约樊镇川,我也要找他的。你明天带着李栋梁两人先过去,在市委招待所樊镇川不敢乱来,我可能要等一会儿,你别怕,我会尽快解决这件事。”

    ……

    小雨已经在收拾行李。

    樊镇川让她尽快搬走,她拖了又拖,没听说要取消婚事,也没听樊镇川说起夏晓兰逃跑的事。小雨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当时说的信誓旦旦,过后肯定反悔了,被樊镇川的权势打动了心。

    小雨怕的要命。

    怕自己去找夏晓兰的事暴露,樊镇川肯定不会给她好果子吃!

    不幸中的万幸,樊镇川毫无异样,那就是夏晓兰没把事情说出来?那小狐狸精也不知道想玩啥阴招,小雨忐忑不安,几天就憔悴不少。樊镇川还以为小雨是不愿意分手伤心难过才变瘦,大男人的自尊心是好好满足了一番的。

    樊镇川这样的,对好多男人来说是人生赢家,明天要去见即将再婚的女人,今晚情人还要帮他准备明天的衣服。

    “镇川,你真的很喜欢她呀。”

    小雨拿出一条领带比划,樊镇川嗤笑:“我瞧上的女人,就只能进樊家门。”

    喜欢不喜欢?漂亮的女人谁不喜欢!夏晓兰的脸蛋和身材都的确是难得一见的极品,樊镇川不停换女人就像在集邮,夏晓兰是迄今为止品相最好最稀少好看的一张邮票,樊镇川不得到手,心里的痒就止不住。再说了,现在还有人想和他争夺这张邮票,樊镇川更不可能放手。

    樊镇川是带着几分炫耀,随口说夏晓兰之前处了个对象,现在那穷当兵的找来商都,要和他樊镇川吆喝。小雨听了十分羡慕,那时候,她和樊镇川的关系都没公开,就是老家有点风言风语,她的未婚夫也没抗争下,听到樊镇川的名头就吓死了,火急火燎退了婚——小雨这就挺搞笑了,夏晓兰是死也不嫁樊镇川,周诚当然要和樊镇川死磕。小雨那是半推半就的,都当了樊镇川的情人,她未婚夫只是不想戴着绿帽子过下半辈子,人家选择退婚有啥错?

    可能和樊镇川呆久了,小雨早不是乡下来的淳朴姑娘,她的三观也被樊镇川给带歪了。

    给樊镇川搭配好衣服,樊镇川盯着她:

    “这几天你的东西也搬的差不多,住的地方也找到了,给你安排的工作你随时能去报到,现在你就能搬出去了。”

    现在?

    现在晚上九点过,樊镇川让她搬出去!

    别管小雨咋撒娇,樊镇川都不松口,小雨委委屈屈提着行李离开樊镇川的房子,老天爷不作美还下起雨,她被淋成落汤鸡。她倒好,不说恨樊镇川翻脸无情,却恨夏晓兰的出现,破坏了她已有的安逸生活。

    “市委招待所?”

    小雨的脸颊在滴水,她倒要跟去看看,看看夏晓兰那对象迫于樊镇川的权势不得不放弃夏晓兰,那画面一定有趣极了。夏晓兰说不想嫁樊镇川,最后还是要嫁,小雨也想看看对方自打嘴巴子的样子!

    ……

    “妈,你和我爸明天也要去?”

    梁欢缠着刘芳打听小道消息,经过被夏晓兰关小黑屋的事,她对夏晓兰是十分忌惮的。但明天樊晗他爸不是要去吗,有樊镇川在,梁欢就不害怕夏晓兰了。

    刘芳倒是不想去,她和梁秉安如今都想把自己摘干净。

    但她是介绍人,明天能不去吗?

    梁秉安父母对这桩婚事发生的变故一无所知,知道明天要见面,还很高兴。梁母暗示了儿媳妇好几次,也想一块儿去,刘芳哪里敢搭腔。明天要是见面的时候双方干架,她在婆家吹得牛皮就全破了。

    “你明天给我乖乖上学去,见不见面,是大人的事!”

    梁欢不依,“那夏晓兰也没比我大多少,我明天不去上学,我非得看见她在樊家面前低头,我那口气才咽的下去!”

    刘芳迟疑起来。

    梁欢最近晚上都在做噩梦,有她陪着睡觉都不行。白天也没原来爱说爱笑了,经常莫名其妙发呆,有时脾气特别大,有时还爱哭。刘芳寻思着是不是吓出了毛病,想带梁欢去医院看看,梁秉安不允许,怕被人误会他女儿精神有问题。

    刘芳就拐着弯问医生,现在精神科的专业医生很少见,有个医生说梁欢是“心理创伤”,通常国外遇到这种情况,是要鼓励病人正视心理创伤的原因。刘芳听得晕乎乎,医生就说按照咱们的老话,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小孩子被狗咬过会一直怕狗,打人当着她面把狗打跑,她就知道狗是可以战胜的了。”

    刘芳觉得有道理,此时想起医生的话,她就动摇了不许梁欢去的念头。

    让梁欢亲眼看看,夏晓兰在樊镇川面前无力反抗,是不是梁欢就能不做噩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凌天至尊〕〔重生军嫂有点甜〕〔一品道门〕〔君临星空〕〔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