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亡接线员〕〔唐悠悠季枭寒〕〔手掌仙界〕〔我是FIFA球王〕〔行舟万界〕〔注视深渊〕〔史上第一无道昏君〕〔邪王宠妻:废柴小〕〔我的超级人格〕〔狼王的娇宠〕〔萌宝来袭:总裁爹〕〔明末江山如画〕〔爷的东宫我做主〕〔海贼之冰凤横空〕〔大唐女装大佬系统〕〔游戏王之削血之王〕〔不死剑修〕〔种田刷钱〕〔战国第一纨绔〕〔史上最牛道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299:感谢周营长配合工作(3更)
    樊镇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到了地上。

    “你们!”

    “樊镇川,请配合我们工作。”

    几个人像扭麻花一样,把樊镇川强行带出门。樊镇川一双眼睛充满仇视,他身边唯一得用的司机都被人制住,根本不能反抗。李阿姨脚一软跌倒在地,手上绿莹莹的翡翠镯子正好磕在桌角,摔成了几段。

    “镇川……你们是啥人……你们抓错人了!”

    人家理也不理李阿姨的哭喊。

    领队反而和周诚握手,“周营长,谢谢你配合我们进行抓捕工作,樊镇川是个很狡猾的人,如果抓捕工作在河东县进行,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是我应该做的,樊镇川的司机刚才想要抢夺我的配枪,您看……”

    “我们懂,开枪为信号,不是我们早就说好的吗?周营长是为了保护无辜群众的安全,樊镇川的司机是他的亲信,樊镇川的犯法违纪行为,司机也参与其中,司机也是我们的逮捕的目标人物。”

    急促的来,一阵风一样的走。周诚打人的事儿,愣是当没看见。

    连樊镇川他妈都脚步踉跄追了出去,优雅和仪态都顾不上,樊镇川忽然被带走,还说啥婚事不婚事的,肯定是樊镇川的安危更重要。

    梁家三口就像被人点了穴道,呆若木鸡。

    李栋梁和葛剑也退到了门口守着,给人做保镖,就是给人打工嘛。

    雇主不方便说的话,他们就要说。雇主说话时,他们不方便在场,那也要有眼色。

    梁秉安双眼都是没焦距的,人生大起大落太快。从最开始指望着樊镇川提拔,到后来怕樊镇川报复,梁秉安的内心戏丰富极了。哪知道让他仰望且惧怕的樊镇川同志,这么快就倒霉了……反正被这样带走的,梁秉安知道就没有能完完整整回来的!

    樊镇川完了。

    梁秉安的手抖啊抖。

    周营长,夏晓兰找的对象是营长,其实军政不同体系,梁秉安根本不怕一个营长。可营长好年轻啊,还把樊镇川给抓了,那他这个冷衙门的副局长,不也一样很危险吗?梁家的条件那么好,刘芳是家庭妇女,梁秉安一个月工资才多少,他经不起细查的!

    他多年没有升迁,就觉得自己关系不够硬。

    看见年纪轻轻就当上营长的周诚,猜测对方肯定关系很硬!周诚其实是靠自己在前线卖命换来的火线提拔,梁秉安不知道嘛,只能瞎猜周诚背景厉害。

    这样一个年轻人,是夏晓兰的对象!

    梁秉安现在如果把肚子剖开瞧瞧,肠子肯定是毁青了。

    不要搞这么多,刘芬离婚时亲戚间恢复走动,那他是夏晓兰的“小姨父”,都是一家人,夏晓兰找个了不得的对象,能不拉扯小姨父一把啊?辛辛苦苦转了一圈,他是进庙不识真佛,为捡芝麻丢了西瓜——

    “晓兰,你看这……都是误会,是误会。”

    梁秉安脸上的笑很虚伪,多年锻炼出来的厚脸皮起了作用。

    他是不敢端起长辈的姿态,不过这么多年,他都端惯了,一时也改不掉,心里想的和表现出来的不匹配,僵硬又滑稽。

    夏晓兰笑笑,挽着周诚的胳膊:

    “没啥误会不误会,我就是找了个穷当兵的,没嫁成樊镇川,让你家失望了。”

    梁欢的心情也如过山车般起伏,从最初对夏晓兰对象的鄙夷,到初见周诚的惊艳,再到说服自己不能只看脸蛋,再到现在……对方除了长得精神,还是年轻的军官,还比樊镇川都厉害,梁欢的心呀,真是砰砰跳。

    刘芳的脸充血,脑子也充血,嗡嗡嗡的像是要炸掉!

    夏晓兰凭啥啊,一个乡下丫头,名声那么烂,嫁给樊镇川都是祖坟冒青烟,没有她这个小姨牵线能行吗?就算樊镇川年纪大,结过婚有儿子,就算他男女关系混乱,配夏晓兰不绰绰有余吗?

    夏晓兰不稀罕樊镇川,自己找了个年貌相当的年轻军官!

    刘芳的喉头堵着一口气,夏晓兰在大河村那些烂事儿,以为搬到省城就没人晓得了对吧?

    刘芳脑子都被嫉妒和愤怒烧昏了:

    “你又算个啥东西,在村里和人不清不楚的时候——”

    “妈!”

    梁欢急死,她妈咋能在这时候瞎说?

    梁欢倒不是替夏晓兰着想,她是怕夏晓兰和眼前的军官不处对象了,她自己也再见不到对方。梁欢有时候脑子也转得快,今天把表姐得罪的够呛,这军官对她家里人印象也一定糟糕的要命,可不能继续破罐子破摔。

    刘芳莫名其妙。

    周诚听出了刘芳要说啥,周诚都给气笑了:

    “上次这样乱传晓兰是非的无赖混子,现在还坐牢呢,我劝你说话注意点,祸从口出,我不喜欢有人说晓兰一点坏话。”

    夏晓兰在周诚眼里样样都好,一根头发丝都比梁家三口加起来还重要。

    他家教再好,那也得看看是针对谁,真当周诚是啥‘高大全’的人物么,周诚也有脾气,也有高干子弟的桀骜。

    “都是误会,她小姨是欢喜糊涂了……”

    梁秉安补救了两句,夏晓兰觉得索然无味。

    她其实很想告诉梁家人,她并不需要对方高高在上的施舍,想说她不缺钱,她就是‘蓝凤凰’的另一个老板。话到嘴边,夏晓兰终是没说出口,她为啥要在意梁家人的看法。

    何况,个体户的身份,在梁家人面前也炫耀不起来。

    个体户是丢人的,不仅梁家人这样想,现在很多端铁饭碗的人也这样想,让夏晓兰和梁家人说自己马上要考大学——那就更没必要,这样的亲戚,夏晓兰还怕对方厚着脸皮缠上来。

    经此一事,夏晓兰相信她妈也认清了梁家人的真面目,应该能硬起心肠不和刘芳来往。

    “不要去找我妈,我认为两家没必要继续走动,小姨同意我的看法吗?”

    不必要的亲戚关系,就断了呗。

    夏晓兰也不怕周诚看笑话,在周诚面前遮遮掩掩没用,周诚连更难堪的场面都处理过。那时候刚认识,周诚就听到了她的烂名声,周诚没有在她面前提过半个字,反而把张二赖给处理掉。对于周诚的信任,夏晓兰是欣喜中带着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