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亡接线员〕〔唐悠悠季枭寒〕〔手掌仙界〕〔我是FIFA球王〕〔行舟万界〕〔注视深渊〕〔史上第一无道昏君〕〔邪王宠妻:废柴小〕〔我的超级人格〕〔狼王的娇宠〕〔萌宝来袭:总裁爹〕〔明末江山如画〕〔爷的东宫我做主〕〔海贼之冰凤横空〕〔大唐女装大佬系统〕〔游戏王之削血之王〕〔不死剑修〕〔种田刷钱〕〔战国第一纨绔〕〔史上最牛道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329:汤叔叔你在这里出差?(加3)
    “开开门,有人吗?开开门……”

    海风把人的声音吹得残破,多亏了男人的手劲大,把门板拍的在晃动,小饭馆的人才听见动静。

    夏晓兰都准备睡觉了,听见外面有动静。她和刘芬住的房间就正对着饭馆营业的地方,从窗户里往外看,两个男人被淋成了落汤鸡,正在和老板交涉。

    他们也想住一晚,老板有点为难。

    愿意让夏晓兰三人留宿,是夏晓兰和刘芬看起来没啥威胁性。夏晓兰还长得那么漂亮,很难拒绝她的请求。可是让两个陌生留宿,老板不放心啊。这屋子不仅当饭馆做生意,还是他一家老小的住所,跑走私的人十个有八个心狠手辣,老板不想接待不明身份的外地人。

    夏晓兰也不想多管闲事,可她仔细一看,两个被浑身湿透的男人,赫然是汤宏恩和司机小王!

    不是说出差去了?

    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夏晓兰一肚子疑惑,也不能看着小王和汤宏恩被赶出去啊。

    她穿好衣服又起床打开门:

    “汤叔叔!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上您。”

    汤宏恩的眼镜摔碎了,布满裂纹,还有许多雨水,让他的视线都是雾蒙蒙的。

    夏晓兰的声音耳熟,再走近一点,汤宏恩就认出对方了。

    “你怎么在这里?”

    汤宏恩挺奇怪,小王却大喜过望,没有什么比困境遇熟人更让人高兴。小饭馆的老板不留他们,小王自己是年轻人倒没啥,能让汤宏恩在风雨中赶路么!

    “小夏,你快和这位同志说一说,我们真不是什么坏人。”

    司机小王的口气,亲热的不得了。

    老板瞧瞧双方,这还是认识的?

    夏晓兰看两人十分狼狈,赶紧向老板说情:“您就留他们住一晚吧,外面大风大雨的,他们两个连路都看不清,又能往哪里去?两人我都认识,都是有正经工作单位的同志,出门在外落了难,不会忘记您的帮助之恩……再不济,您给他们俩找两身干衣服,煮两碗热汤给他们喝总行吧?”

    老板不好意思拒绝,“可我家里面真的没有空房了!”

    “没事儿,我们不是占了两间房吗,挤一挤就行。”

    李栋梁和刘芬都出来了。

    汤宏恩一身狼狈,实在看不出是啥大人物。等他换了老板借的衣服出来,戴着一副镜片碎的像蛛网的眼镜出来,滑稽归滑稽,李栋梁难道还认不出对方吗?连雇主夏小姐都要站在路边等的领导,不知道怎么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咕咕咕,小炉子上煮着鱼汤。

    鱼汤里加了很多姜片,汤宏恩和小王一人喝了两碗,才缓过劲来。

    汤宏恩一点都没怀疑夏晓兰是别有用心在“偶遇”,他的行程只有秘书和司机知道,夏晓兰并不认识他的秘书,也不可能故意等在这里。

    那就真是有缘了。

    镜片碎了,视线不太真切,汤宏恩一路疲惫加淋雨,这时候身体已经挺不舒服。

    他还是打起精神和夏晓兰聊了几句,问她来渔村做什么。

    “我来特区看朋友,也给您带了点豫南的土特产,打电话说找王哥,那边说您出差了。这不是我妈也一起来了特区,我就想带她看看海,天气变化的太快,今晚我们只能在这里住一晚。”

    夏晓兰又给他带了土特产。

    汤宏恩就想起那些红枣和山药,觉得心里有点暖。人在落难的时候容易感性,平时汤宏恩可比现在理智。

    他还想起来在羊城酒楼见得那次,夏晓兰好像就带着一个中年女人吃早茶,那就是她妈妈。

    这丫头鬼精鬼精的,一身商人的精明气,却也挺孝顺,又带她妈来特区看海了……特区的海真没啥好看的,渔村都又破又小。

    汤宏恩这样的人很不容易被打动,争着送礼的人那么多,汤宏恩连收都不会收。

    也是夏晓兰运气好,汤宏恩不相信命运,却总觉得夏晓兰几次出现的时期特别巧。

    一次是他接到工作调令,从京城到羊城的火车上。从北方到南方,汤宏恩对自己的工作环境了解的也并不多。恰好和夏晓兰同一个车厢,农村丫头都敢南下闯荡,汤宏恩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迟疑的。

    第二次是他想要到特区工作,正在犹豫间,又瞧见夏晓兰带着她妈妈吃早茶,农村丫头在短时间内行头大变,说明在羊城淘到了第一桶金。这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契机,也是汤宏恩的契机,羊城还是太保守了,他愿意来特区,从无到有,和特区一起成长。

    第三次,是汤宏恩去视察工地。夏晓兰胆大包天,想从建筑工地上赚钱。

    第四次,就这眼下,汤宏恩带着司机小王在这种偏僻地方也能碰上夏晓兰。

    或是迷惘中,夏晓兰不经意能给他启发。

    或是困境中,这丫头活的生机勃勃的,好像啥困难都不放在眼里,让汤宏恩印象深刻。

    汤宏恩也没解释自己出差为啥会在渔村,他和夏晓兰聊了几句,体力不支,就去休息了。汤宏恩、司机小王,还有李栋梁,这三个男的不得不挤一间房。

    刘芬不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问汤宏恩是谁,夏晓兰说是在火车上认识的,还帮过她。

    母女俩睡到半夜,夏晓兰听见有人敲门,她一下子惊醒了。

    “夏小姐,他发烧了。”

    是李栋梁的声音!

    谁发烧了?

    李栋梁不知道该咋称呼汤宏恩,“是汤……汤先生发烧了,特别烫。”

    汤宏恩发烧了。

    他和司机小王冒雨走了很远,才找到码头的小饭店。汤宏恩毕竟是中年人,工作繁忙疏于锻炼,比不上小王年轻力壮,同样是淋雨赶路,小王睡得死沉沉,汤宏恩半夜发起高烧。

    李栋梁是练武的人,睡觉很警觉,再加上和一个领导同屋,李栋梁也睡不踏实。

    发现汤宏恩半夜呼吸频率不正常,李栋梁拉亮电灯就瞧见汤宏恩烧的脸通红……司机小王还迷迷糊糊的嘟囔两句,听了李栋梁的话也吓醒了。

    小王显然很慌乱。

    李栋梁只能去通知夏晓兰,雇主对这位汤先生很看重,李栋梁也不傻。

    汤宏恩意识都不太清醒了,夏晓兰问老板有没有退烧药,先找出来应应急。

    饭馆老板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没有没有,你们赶紧把人送医院去。”

    雨还没停,风却小了。

    饭馆老板是怕自己的药把人吃出个好歹,夏晓兰也不能抓着别人打一顿,强迫老板把退烧药交出来。

    “最近的医院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医毒绝世:帝尊的〕〔从姑获鸟开始〕〔凌天至尊〕〔鬼王传人〕〔最强透视〕〔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