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言道〕〔怨魂狩猎者〕〔重生七零军婚似火〕〔世界末的好房东〕〔凤霸天下:重生医〕〔极品兵王逍遥游〕〔重生之权道情途〕〔唯一主宰〕〔九封天下〕〔他不是泥石流,是〕〔重生九零之娇宠小〕〔英雄联盟之雪霁初〕〔明朝败家子〕〔神尊别跑:女配今〕〔抗日之少年战将〕〔修真界唯一锦鲤〕〔全服通缉:季警官〕〔看见我的刀了吗〕〔豪宠天外妻:影后〕〔护国公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263:一笔勾销?(1更)
    夏晓兰也不想在这时候说,她答应了刘芬要在七井村建新房,陈庆也住在村里,两人还有要见面的时候……但不说吧,也是对陈庆的一种伤害,陈庆明显就是要告白,等他说出来夏晓兰再拒绝,多伤害年轻人的面子呀。

    感情的事不能拖泥带水,夏晓兰也没有养备胎的想法。

    要不是顾忌到高考,夏晓兰早会对陈庆讲明白。

    现在么,陈庆显然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夏晓兰说有了交往几个月的男朋友,陈庆啥也不问,沮丧和失魂落魄,走路都是双脚无力。

    “我先回去了。”

    把陈庆留学校里,志愿的事让他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去京城上学,陈庆还有反悔的机会。

    七月骄阳似火,夏晓兰走出学校,就瞧见夏子毓在那里。

    对方被门卫老赵拦着,自持身份不肯和老赵争吵,但依旧气得脸颊发红。

    “我现在回母校都不能进门了?这是谁给你的权利!”

    “只要是你们家的,除了晓兰同学,都不能进。”

    老赵也是很耿直,看夏子毓的眼神根本不掩饰警惕,要回母校哪天不行啊,非得挑今天!老赵可知道,今天是估分填志愿的时候,放夏子毓进去,她跑去捣乱使坏咋办?老赵不是拿鸡毛当令箭,孙校长的确说过嘛,凡是夏家人都不能进学校,怕影响到夏晓兰同学。现在虽然高考完了,毕业照没拍,夏晓兰就不算毕业,老赵坚持着这点。

    夏子毓还没被人如此对待过,老赵直接把她当成了洪水猛兽。

    她在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别管从前在安庆县一中,还是到了京城师范学院,夏子毓骄傲自己的人际关系。现在却被一个小小的门卫拦住,老赵这样的人,夏子毓在县一中时也不会多看两眼。

    她不想和门卫争执,那是有**份的事。

    但她又真的很想进校,今天就是估分填志愿的时间,如果夏晓兰……正僵持着,夏晓兰就走出来,手腕上打着石膏,身上也还看得出来受伤的痕迹,身后跟着两个男人,一左一右的,看她的眼神更是毫不掩饰的警惕。

    夏晓兰一双眼睛格外好看,似笑非笑看人时,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夏子毓,你这么早就来恭喜我?你可真急躁,今天只是估分,成绩还没公布呢。”

    夏子毓抿着唇,为她爸的断手而不值。

    既然夏晓兰这么说,看来手腕上打着石膏,却没能影响对方参加高考,今天都来估分填志愿了!

    张翠说夏长征的手是被夏晓兰报复,是夏晓兰躲过了算计,反找人来砸坏了夏长征的手,张翠都被搞得神经兮兮。夏子毓想,如果能阻断夏晓兰的前程,那用她爸的一只手换……别说她这个当女儿的心狠,事已至此,那也是值得。

    可夏晓兰照常参加了高考,今天还表情轻松愉快的来估分填志愿,一股火气就直冲夏子毓的天灵盖。

    “夏晓兰,你不要得意太早,我爸的手是你找人打断的吧?你这是要坐牢的!”

    夏晓兰一脸敷衍:“怎么,我那前大伯,断了手?那可真是不巧,我前段时间也被车撞了,伤的也是手!好在伤势不重,没影响我参加高考。”

    夏子毓生气的不就是这点吗?

    她从京城回来,听了张翠的话,就催着派出所赶紧破案。

    派出所那边也很为难,现场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所有痕迹都是夏长征本人留下的,案发时已经是晚上9点,偏僻的后巷,路灯的灯泡坏了大半年,那一片儿的居民走夜路都会绕开后巷,夏长征晚上被人袭击,早晨才被环卫工发现送到医院。没有目击者,84年更找不到什么监控,派出所也一筹莫展。

    黑灯瞎火的,夏长征也没看见是谁袭击他。

    直接说夏晓兰?

    那也要派出所有人信啊!

    身材纤细的女同志,怎么能撞倒身强力壮的夏长征!

    又硬生生把夏长征的手砸断,夏晓兰也拿不起作案工具吧。夏长征是去结“尾款”的,知道他要去那后巷的,除了张翠,也就只有约好的混混。夏子毓又去找几个混混,他们全部在家里养伤。

    伤势也一样,右手骨折。

    夏子毓确信了,这是夏晓兰的报复!

    虽然混混们坚称自己是摔的,夏子毓却不信这种巧合,断的都是右手,不是夏晓兰找人干的还能是啥?夏晓兰的心狠手辣,连夏子毓都惊诧。她当然知道夏晓兰不好惹,从前……从前在家的时候,夏晓兰就是个心黑的,一朝得势就会翻脸不认人,夏子毓千方百计阻止夏晓兰出头,也因心里隐隐畏惧对方。

    她是真的畏惧着夏晓兰,冥冥之中,属于夏晓兰的东西,就算被拿走了,也会换一种方式还给夏晓兰!

    夏子毓隔着衣服,摸到兜里那方正的东西,她难道真的收拾不了夏晓兰?

    “晓兰,我爸的手断了,以前那些事,我也不想再和你纠缠了,就算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让人弄断了我爸的手,咱俩的恩怨算是两清了,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再见也当陌生人!”

    夏子毓习惯装腔作势,现在说这话反而多了几分真诚。

    夏晓兰十分奇怪,这不像是夏子毓的为人,事若反常必有妖,别管夏子毓出什么招,夏晓兰都不会被对方带节奏。

    “你可不要胡说八道,我最近都忙着高考,连你爸都没见过,我为啥要打断他手?至于你,我的好堂姐,我俩的关系怎么能算陌生人呢。你放心,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轻轻松松说句一笔勾销,‘夏晓兰’的一条命就这么算了?

    以后的日子还长,让夏子毓坐立不安的报复,对夏晓兰来说才刚刚开始!

    “夏子毓,我们下次见面,应该就是在京城了……对,我报考了京城的大学,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君临星空〕〔不朽之路〕〔极品全能小仙农〕〔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
  sitemap